震惊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51 字数:2520 阅读进度:30/87

陆佩瑶最终在兴奋满足和筋疲力尽中睡去,等她醒来,早已日上三竿。孟达已经走了,床凌乱不堪,诉说着昨夜的疯狂。陆佩瑶脑子清醒了,不由的无地自容,匆匆忙忙穿好衣服,下楼,却在桌上发现孟达的纸条:瑶瑶,我已经给刘行泉打电话为你请假了,你今天去不去上班都没关系。这串钥匙中一把是门钥匙,一把是车钥匙,车就在车库里,你把车开走,这样你就可以随时回来找我。我会夜夜等你,却并不强求你夜夜的来临。下面没有签名,却压着一串钥匙。陆佩瑶犹豫了一下,在孟达的留言下写道:感谢你赐予我终身不忘的美丽夜晚,同时也请你原谅我无法自控的迷失。你是我的梦中人,但我生活在真实里。让我们就像那个“X”一样,相交于昨夜后,永不再重逢。写完后,陆佩瑶也没有签名,背上自己的包,走出了别墅的大门。陆佩瑶到银行时都快11点了,她从后大门进大厅去搭电梯,一进去不由的心中叫苦,原来唐明顺正斜靠在大厅经理柜台边,在跟经理和保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看见她进来,懒洋洋的站直了身体,走过来,一起等电梯。陆佩瑶身上还穿着昨晚上去赴约时穿的裙子,她的行服留在办公室里。电梯下来了,陆佩瑶硬着头皮跟唐明顺一起进去。过了10层后,电梯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唐明顺本来是背对她而立,此刻转过身来,似笑非笑:“这么晚才来上班,昨晚上折腾了一个通宵么?” 陆佩瑶低头,不理他。“昨夜过得如何啊,有啥特别的感觉?” 唐明顺口气里全是嘲弄。陆佩瑶继续不吭声。“看来过得不咋的,浪费了一个春宵。是因为你男朋友技巧问题么?我倒可以教他。”陆佩瑶火往上冒:“好吧,你既然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昨晚上我第一次体会了高/潮。”“第一次?你过去没体验过吗?” 唐明顺这回真的吃惊了,一时倒没想到要去挖苦她。陆佩瑶脸红到脖子,生气的说:“我有义务陪你在工作单位讨论我的私生活吗?”唐明顺不响了,两人沉默中电梯到了22层,唐明顺正想走出去。陆佩瑶忽然说:“哎,唐明顺。”唐明顺止步,电梯门又合上了。“糖糖,我想……我的意思是,我们能像普通同事那样相处吗?”陆佩瑶低声问。唐明顺沉默了几秒:“可以,好的。从今天开始。”电梯到了25层,唐明顺走出电梯井,转身从楼道走下去。现在陆佩瑶几乎每天都跟李丽娜一桌吃午饭,刘行泉的准儿媳妇,计财处的朱云霞也经常来加入,因为朱云霞也在装修房子,计划下半年结婚。唐明顺有时也会来加入,他对现在流行啥总是那么内行,而且手里总有一些来路不明的打折券。四个人常常占一套四人桌椅。陆佩瑶终于找到了一个只有她和李丽娜两人一起吃饭的机会,把自己男朋友的事说了。李丽娜倒是爽气:“啊,不让在职读博,岂有此理,明摆着卡人嘛。你放心,我托我爸去打个招呼,看他所长还卡他。”“事情已经变了。”陆佩瑶继续讲下去,“……我们不明白是咋回事,你能托你爸去问一声么?到底小王撞到啥好运了?”“撞好运了还不好。”李丽娜笑,“行,今天回家我就跟我爸说去,保证给你问个明白。”李丽娜够义气,第二天早晨给陆佩瑶挂了个内线:“中午我们细聊。”李丽娜口气郑重。陆佩瑶不由的一呆。但是李丽娜在营业部做公司业务部的出纳,每天数进数出的数目十分巨大,陆佩瑶不便去打搅。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午餐时间。李丽娜跟陆佩瑶一人端着一个托盘占了角落的一张桌子,两人还没开口,唐明顺过来了,一屁股坐下。陆佩瑶那个火啊:“唐明顺,滚一边凉快去,没看见我们正忙着嘛!”唐明顺也火了:“喂,好你个陆佩瑶,这是行里的餐厅,不是你家的饭桌,我是吃你的还是喝你的了。”李丽娜制止:“你们别吵了,糖糖又不是外人。我觉得他知道也好,能帮你出出主意。”唐明顺一愣:“怎么?出啥事了?”李丽娜眼睛盯着陆佩瑶,慢慢的说:“昨天我回家问过我爸了。小王的事情原来就是我爸去给小王那个区的局长打的招呼。佩瑶,你知道那个叫刘炳全的公安局局长吗?”陆佩瑶一愣,心中隐隐感觉到不妙,大大的不妙:“认识,我高中同学,我最要好的朋友,刘洁的爸爸。”“嗯,刘炳全跟我爸很熟,老交情了,他托我爸关照小王,说小王是他的女婿,并且说他女儿快结婚了,到时请我爸去喝喜酒。” 陆佩瑶呆若木鸡,喃喃说:“这怎么可能。哦,当然,应该说,多么的明显……”陆佩瑶忽然间发现其实平时有多少蛛丝马迹,他们在一起时,多少互相交换的眼神,多少不经意时的动作,多少话里有话……被她统统的忽略了,因为那是苦追她两年又苦恋两年多的男友和她最亲密的闺蜜。陆佩瑶忽然一笑:“陆佩瑶,你这个瞎子。”站起来,把托盘里原封未动的午饭拿到垃圾桶边倒掉,放好托盘,然后走出餐厅。唐明顺追了出来:“佩瑶。”陆佩瑶抬起一只手:“唐明顺,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不好,求你,别跟着我。”唐明顺停住了,陆佩瑶下到5楼,走到屋顶花园,站在那里足足发了5分钟愣,然后打开手机,找号码——她要给江涛打电话。电话接通了,陆佩瑶把事情大致讲了一下,然后问道:“江涛,你告诉我实话。你那天跟我说,你提出分手,让刘洁好受一点,是不是就是指这事?”电话那端,江涛沉默了一会:“对,我早知道了,我等她提分手,但是她没提。就只能我来提了。”陆佩瑶气愤的声音直打哆嗦:“那你不告诉我!”江涛又沉默了一会,轻轻说:“其实那时刘洁还没有完全搞定你男朋友,我想这也是她没主动提分手的原因。我想也许你男朋友最终选择了你,那我又何必做这种小人。”陆佩瑶气得在电话里大喊:“就算他选择我,这种垃圾男人我也不要。”吼完了,呆了一呆,忽然发现,这话有死撑面子之嫌——王浩然并没有选择她。陆佩瑶冷静了一下,问江涛:“你是怎么发现的?”电话的那头,江涛嘴角不由的泛起了苦笑:“哎,陆佩瑶。其实他们挺明显的。你主要对他们太信任了。你每周就周五跟王浩然见一面,他们两个倒几乎天天见面的。刘洁单位离王浩然的税务所不远。刘洁每天下班后就去找王浩然,然后他们两个一起吃晚饭。刘洁周末也去王浩然家。你从不去王浩然家,所以不知道……”陆佩瑶慢慢合上手机,两手抓紧护栏,往着下面街道上甲壳虫般穿梭往来的车辆,嘴角不由的泛起了一丝苦笑:陆佩瑶,说你迟钝,你还真够迟钝,猪都比你敏感。唐明顺慢慢的走了过来,默默站在她身后。陆佩瑶回过身来冲他笑笑:“放心,不就是男友劈腿嘛,哪个女孩不遇到个十七八个的,我根本不当回事。”说完,大踏步的走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