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50 字数:2808 阅读进度:29/87

电梯的不锈钢门像镜面一样,陆佩瑶清晰的看见了自己的头发乱成一团糟,脸上有那个耳光留下的红印,嘴角还有血渍。曾经那么高傲那么温柔那么爱自己的男友,在毕业后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变得那么卑微那么暴戾那么只想在肉体上占有自己。陆佩瑶呼出了肺里的一口长气,把一切狠狠的推到脑后不去想,顿感心如止水,无悲无喜。陆佩瑶下到一楼大堂,从电梯出去径直往外走。忽然有个人从电梯旁的咖啡座上站了起来:“陆佩瑶,等等,站住。”陆佩瑶站住,但是没有回头。整个晚上,她都有所预感——孟达果然在等她。孟达从后面赶上来:“怎么了?”陆佩瑶低头无语,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孟达叹了口气:“走吧。”孟达大步走向停车场,陆佩瑶衣襟带风的跟在后面。坐进孟达车子后,陆佩瑶眼泪一下子上来了,孟达递给她一盒纸巾。陆佩瑶把脸埋在纸巾里,无声啜泣。孟达把车驶离宾馆,融入夜上海辉煌的车流。过了会,陆佩瑶哭完了,醒了醒鼻子,感觉好多了,抬起头来,两眼平视窗外。孟达一手开车,一手把她揽过来,靠在自己肩上:“想说说今晚上是怎么回事么?”陆佩瑶苦笑了一下:“没什么好说的,都搞不清楚错在哪步。”孟达笑了:“看来没成功。瑶瑶,你是非要把第一次留给我么?”陆佩瑶冷冷说:“我没有第一次。我15岁那年就被人强/暴了。”孟达震惊:“怎么回事?”陆佩瑶不吭声。“可是你那时应该还在读中学啊,你的生活环境,怎么会?”陆佩瑶声音冰冷的说:“那人从伦理上来说,是我继父。好了,这事你不要再问一个字,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提。”孟达默然,过了良久,慢慢说:“我的第一次是在我13岁的时候。那时我住在部队大院里,跟我一起玩的都是跟我一样的高干子弟。那年暑假,我们一群孩子一起去海边度假,在那里遇到一个比我大4岁的女孩,也是个高官的女儿,非常漂亮,非常时髦,非常开放。我对她着迷极了,她不拒绝我。于是我就跟她有了第一次。”“男孩本来就发育晚,当时我年龄也确实太小。她一次之后,就不再理我了,我控制不住自己,一次次的去找她。她开始不耐烦,当着我的面,跟别的男孩亲热,他们都比我年长,比我成熟。我痛苦极了。”“那件事对我打击很大,整个青春期都不敢跟女孩交往,我第二次跟女孩发生关系的时候,都21了。那八年里面,我很痛苦,很恨她,恨她那么轻易的夺走了我的处/男身,又不把我当回事。”孟达笑着摇摇头,“虽然人都会记得自己的第一次,但是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拥有一切却失去自我的时候,就会发现,所有的往事都早已一笔勾销,人只能生活在现在。”孟达回头看看她:“你那么聪明,领悟这点会比我更早。”陆佩瑶也看看他,冷冷的说:“我都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恨的,男人真是既自私又贪婪。你对一个女孩着迷,她又成熟又美丽,本来处于你不能企及的高度,却同意跟你交往,还让你把第一次献给了她。多么美好的回忆。要是我能把我的第一次献给我深深迷恋的人,我死都愿意。我不怕一次后就被抛弃,这一夜足够了,整个人生的辉煌。”说完,陆佩瑶生气的转过头去。孟达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一路无语,孟达的车最终停在一栋带花园的小楼前。陆佩瑶一怔,从神游太虚中醒来:“这是哪?你不送我回家吗?”“瑶瑶。”孟达轻轻叹气,“我们进去好吗?”陆佩瑶坐那思考,过了良久:“不,我要回家。虽然今天晚上我和他冲突很大,他甚至还打了我一个耳光,但是我们从认识到现在已经4年多了,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目前我们只是刚从学校出来,一下子进入社会,不适应。他行为反常,我也一样。但是熬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的。人生怎么可能不遇到点困难挫折,如果我们连这点都克服不了,今后又怎么能相守终生。如果我遇到这么点诱惑就放弃自己的未婚夫,今后又怎么能跟一个男人相处几十年。”孟达啼笑皆非:“瑶瑶,刚才还有人说如果能献身给自己迷恋的人,死都愿意。”“嗯,是,我确实是这么渴望。可是人生活在现实里,应该用理智去克制感情冲动。”孟达想了想:“好吧,我不强迫你。你今天已经受得够多了,我只想让你开心,不想让你痛苦。来,你跟我讲讲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我多少是你一个值得信赖依赖的朋友吧。你可以跟我讲无法跟别人启口的事,倾诉能减轻你压力。”陆佩瑶忽然心中一动,倒想起一件事来了:“孟助,我有件事想请问您一下。”孟达愕然:“瑶瑶,怎么……叫我孟达吧。”孟达伸手把她搂在怀里。陆佩瑶微微抗拒了一下,孟达坚持,陆佩瑶终于还是倒在他怀里。陆佩瑶把男朋友最近遇到的好运跟孟达讲了一下:“是你去打的招呼么?”孟达摇摇头:“没有,如果你开口要我这么做的话,我会的,因为那是你的意愿。但是你没说过,我就不想这么做,我不想用我们的关系去羞辱他。”“哦。”陆佩瑶脸红了,多少有点羞愧。孟达皱起眉头:“这事蹊跷,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慷慨,特别在官场上。这事你得去打听一下,你叫李丽娜去问她爸。我不好直接出面,但是我会暗示她爸去打听明白。”孟达亲亲陆佩瑶的脸:“说吧,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就关心这个。” 陆佩瑶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是慢慢的笑容消失了。陆佩瑶开始讲细节,讲着讲着自己都糊涂了,“我不明白他干嘛那么急于占有我,连个电话都不让我接。是,我拒绝他时间太长了,可能令他烦躁,但是今天晚上我是存心存意的要跟他在一起的,整个晚上我们都可以慢慢摸索,就算今天晚上不行,还有明天呢,我又不会消失。他干嘛非要对我这样。”陆佩瑶咬着嘴唇,苦恼:“弄得像是一夜情似的,今天晚上占不到便宜就永远别想了,至于么。”“你们之间的感情和信任正在流失。这不奇怪,大学恋情能走到最后的能有几分之几啊。”孟达叹气,“瑶瑶,学生相对单纯,走上社会后才会慢慢暴露人的本性。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这世界并不像你预先好的蓝图,你也要能面对。”陆佩瑶点了点头,淡淡的说;“我知道,我从小就不断的在面对人生,早已经习惯了。我不信还有什么能打击得了我。”陆佩瑶说得像是自然不过,孟达心里却蓦地一阵难过:“哦,瑶瑶,别这么说。你的人生才刚开始呢,前途一片光明。”陆佩瑶大笑:“双层玻璃窗里夹住的苍蝇,前途一片光明,就是不知道出路在哪里。”孟达也忍不住笑,低头吻她,摸摸她还有点肿的脸颊,又揉揉她打结的长发:“可怜的小东西。”孟达吻着她,舌头伸进她嘴里挑逗,却小心的不弄疼她,同时手隔着衣服缓慢的揉动她的双乳。没几分钟,陆佩瑶开始挣扎。“别,别这样。为什么你一碰,我就混乱?他一碰,我就走神?”陆佩瑶多少有点困惑的说。孟达忍不住笑了起来,过了会,怜惜的说:“走,瑶瑶,我们上楼去。今天晚上你受得够多了,我来补偿你,让你享受。”“不,别。”陆佩瑶紧张。孟达亲亲她:“放心,我保证只让你享受,不占有你。我从来说到做到,你到时候求我都没用。”陆佩瑶不肯下车:“有什么区别呢,骗自己而已。”孟达从另一侧打开车门把她拉下来:“想不想再次被我压在身下,想不想念我手指给你带来的激动。今夜我会让你彻底体验做女人的快乐。”陆佩瑶哀叹一声:“你是我无法拒绝的鸩酒。因为你,我将永堕轮回,历万劫而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