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铃声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9 字数:3987 阅读进度:28/87

从酒会的那个晚上后,陆佩瑶和唐明顺就疏远了,疏远到就遇到点头打个招呼了事,事实上他们两人一看见对方就觉得尴尬。陆佩瑶开始跟李丽娜走得很近,几乎天天中午跟她一起吃饭,周末陪她逛街购买结婚用品,指望着有一天能拎上礼物到她家去认识她爸爸——上海税务局市局副局长。陆佩瑶压抑着自己,不做得太露骨,毕竟非亲非故,就是个同事。陆佩瑶对自己说:要耐心,要自然,放长线才能钓得到虾米后面的那条鱼。还没见陆佩瑶的曲线救国策略有啥进展,春节过后,王浩然的在职读博问题却忽然解决了。所长不光同意他在职读博,还在全所例会上夸他好学上进,叫全所职工都向他学习,又在私下里告诉他,会经常带他去局里走动,把他介绍给上级领导。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是,所长让他去参加上半年局里的举办的税管员培训,看这样子,大有下半年调他当税管员的意思。王浩然告诉陆佩瑶这些消息的时候,虽然面带笑容,但似乎并不太兴奋,却把陆佩瑶惊得心扑通乱跳。陆佩瑶也是个有工作经验的人了,知道这些事的发生绝不可能是因为所长忽然对王浩然赏识了,而是只可能是另一种原因:外力作用。那谁在里面起作用了?不会是孟达吧?难道孟达去跟税务局那头打招呼了?陆佩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去问才合适。陆佩瑶问王浩然:“你所长为什么会忽然对你态度180度大转弯?”王浩然支吾:“不太清楚,正要去打听。”貌似对此既不太好奇,也不太意外。陆佩瑶觉得男友的态度有点奇怪,但是她自己也心里有鬼。两人心照不宣的一致轻松放过了这个话题,虽然理论上来说,他们怎么都应该对这块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追根究底的——难道不想馅饼掉第二次么。王浩然不光不想继续讨论,而且只想迅速的转移话题:“瑶瑶,情人节快到了,我们怎么庆祝一下?”陆佩瑶翻白眼:“还能怎么庆祝,去鸡粥店吃三黄鸡。”王浩然低着头轻声说:“我的年终奖,爸妈留给了我一些。我想去宾馆开个房间。瑶瑶,行吗?我真的很想好好的跟你在一起一次。”王浩然忽然抬头,眼里有深深的痛苦。陆佩瑶心头一惊,过去还没见王浩然这么苍白的脸色,王浩然神情像是要哭。“好的,浩然,让我们去订个房间,就情人节那天吧。好永远记得那个日子。”陆佩瑶柔声说,上去抱住自己男友。王浩然却忽然瑟缩了一下,一秒钟后又把女友抱在了怀里,小心翼翼的吻她。陆佩瑶没想到,王浩然居然去4星级宾馆开房,还定了情人节套餐,再加上买香槟买花,1000大洋没了。陆佩瑶心疼了:“浩然,我们还要装修,结婚,度蜜月,后面的事情多着呢。”王浩然亲亲她:“想把这个晚上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陆佩瑶实在肉疼得紧,但是也不好扫王浩然的兴。情人节那天,陆佩瑶下班后,去卫生间换了衣服,梳了头发,化了妆,然后捧着王浩然派花店送来的玫瑰花,坐电梯下去。投资部在25层,行长办公室在22层。电梯下行,到22层时停了一下,唐明顺一脚踏了进来,陆佩瑶不由暗暗叫苦。此时离下班已经有点时间了,电梯里就他们两人,唐明顺上下打量陆佩瑶,陆佩瑶手捧玫瑰,身上穿着一套单件的紫江红色紧身呢裙,宽肩,束腰,裙摆窄窄,到膝盖上方,里面是黑毛衣和黑连裤袜,下面登着一双小羊皮靴,在冬天里穿春装,更显得娇媚动人。唐明顺看着陆佩瑶手里满天星装饰的红玫瑰:“怎么,赴情人节约会?”“嗯。”“跟谁啊?”唐明顺讥诮的说。“跟我男朋友。”陆佩瑶忽然生气了,自己也不明白的就冲口而出,“他在宾馆订了房间。”唐明顺脸白了,陆佩瑶则尴尬万分,一个没结婚的大姑娘跟一个男同事说这种话算啥意思啊。陆佩瑶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唐明顺却默默转过身去,背对着她。两人沉默无语的熬到电梯下到底楼,真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陆佩瑶到时,王浩然坐在大堂沙发上等他。两人一起上到房间,陆佩瑶把花放下,两人拥吻。王浩然说:“走,我们去吃晚饭。”把带来的香槟埋在冰桶里。两人跟着领座员走到两人的座位前时,陆佩瑶忽然身体抖了一下,本来她靠在王浩然身上,立即身体挺直了,并且推开王浩然揽在她腰间的手。王浩然奇怪:“瑶瑶,怎么啦?”陆佩瑶支吾:“没什么。”她看见孟达跟另外三个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而且,领座员居然就把他们领到那张桌子旁边的一张空桌上。陆佩瑶崩溃,她今天运气怎么这么好,全世界都要来见证一下她跟王浩然第一夜么?王浩然莫名其妙的左右张望了一番。两人坐下,王浩然小声说:“瑶瑶,我们旁边那桌好像是那个市长助理孟达,你看像不像?另外三个也有点脸熟,好像报纸上也见过。其中一个像是那个有名的进出口公司老总,叫什么来着。”陆佩瑶低声说:“张明端,亿万富翁,我们行里的贷款大户。别盯着人家看。那种身份的人怎么会坐这,应该进包厢吧。”“今天晚上的包厢要提前好几个月订,临时来的,只能坐大厅。”王浩然小声解释。陆佩瑶这顿饭真是吃得闹心,孟达就坐在两人侧面不说,王浩然神情也怪怪的,老是盯着她看,眼神似乎是深情,又似乎是伤感。总之,陆佩瑶除了菜没吃出味道外,什么味道都吃出来了。孟达他们好像在谈什么事,一直坐着没动。陆佩瑶跟王浩然吃完了,站起来,王浩然上来搂住她,还顺便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陆佩瑶不好推开,只好由他搂着腰走出去。王浩然一面走一面还低声说:“瑶瑶,你没吃什么东西,要不要点点什么叫服务员送到我们房间?来份芝士蛋糕怎么样?”偏偏这时候,旁边那桌没人说话,陆佩瑶怀疑孟达听见了。陆佩瑶绝望的想:今晚上我真是霉星高照。回到房间后,陆佩瑶先去洗澡,洗完裹着浴巾躺在床上,听浴室里王浩然发出的水声。陆佩瑶开始发呆,觉得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过了会,王浩然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把房间别的灯都灭了,就剩下头上的一盏壁灯,陆佩瑶想去关了,王浩然轻轻按住了她的手:“瑶瑶,让我好好看看你。”王浩然把两人的浴巾都拉掉,陆佩瑶亲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王浩然跪在她身边看了她一会,轻轻的压倒在她身上,开始从头到脚细细的吻她。陆佩瑶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了孟达刚才坐在旁边桌子上,该死,他知道他们今天晚上在这里过夜。陆佩瑶脑子里乱糟糟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啥,王浩然在她身上干什么,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王浩然上上下下亲了半天,然后慢慢分开她的双腿,缓缓顶住了她下面。然后返过来吻她的唇。陆佩瑶知道要开始了,这下注意力集中点了,伸臂搂住王浩然,嘴巴张开,接纳他的舌头。王浩然和陆佩瑶舌头缠绵着,王浩然手伸下去,扶住自己的坚硬,顶在她的凹陷,然后抱紧了她,往上发力。陆佩瑶疼得闷哼了一声,脑子里又开始走神:为什么每次都那么疼,不是说只疼一次的吗?陆佩瑶又干又涩又紧,王浩然不是很有经验,就觉得阻力特别大,往里面冲了几下,没进去多少,倒觉得自己快射了,王浩然有点莫名其妙。陆佩瑶吃疼,一个劲的往后缩。王浩然抱紧女友:“别,我还没进去。”“疼。”陆佩瑶从牙缝里吸气,同时想到了孟达,她记得孟达手一碰自己,甚至手没碰到自己,她就激动万分,怎么王浩然抱着自己,连感觉都没有?王浩然再往上用力,陆佩瑶继续往上缩,一会儿,两人从平躺变成半靠在床头了。陆佩瑶下身越来越干,越来越紧,也痛得越来越厉害。王浩然始终进展不大,而且老觉得自己要射,不敢太用力。两人都有点莫名其妙。陆佩瑶终于忍不住说:“浩然,不是这样的,你先抚摸我一下行吗,我现在这样,你没进去倒弄得我很疼。”王浩然泄气的说:“瑶瑶,你要我怎么弄。”王浩然差点要说:别人很容易进去的。陆佩瑶想想倒也怪不得自己男友:“没事,你记得我同寝室那个徐佳慧吗,她跟我说她和她男朋友试了好几次,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才成功。她说第一次都这样的。”王浩然心想:我可没好几次的机会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成功。这么一想,王浩然就有点急,一只手抓住陆佩瑶肩膀,另一只手扶住自己下面,想借点力。就在这时候,陆佩瑶的手机响了。王浩然说:“别接,把它关了。”但是陆佩瑶巴不得有什么事来打断一下,于是翻身抓过自己的包,把手机翻出来:“哦,是刘洁打来的,什么事。”王浩然大惊:“别接,别理她。把手机关了。”王浩然自己是早关机了。但是陆佩瑶已经接通了:“哎,刘洁,找我什么事。”王浩然忽然把她手机抢过,合上,扔了出去。陆佩瑶不满:“你干嘛,就差这一分钟啊。”王浩然说:“我不想让别人来打搅。”陆佩瑶手机又响了。王浩然恼火,用力把陆佩瑶压在身下,他刚才已经出来了,又得重新去找位置。手机不屈不挠的响着,王浩然腾不出身来去关机。陆佩瑶被手机铃声骚扰着,更没心情了:“让我接一下这电话,烦死了,这么吵没法集中注意力。”王浩然哀求:“别理她,把手机关了吧。”“接个电话不就1-2分钟的事嘛,她肯定找我有事,否则不会这么打个没完。 。”陆佩瑶想去接。王浩然死按着不放,两人在床上扭打起来。 刘洁抱着把电话打穿之心,一直一直拨个不停。陆佩瑶开始发怒了:“你干什么,我不要你这么强迫我。”陆佩瑶使劲挣扎,王浩然力气大,陆佩瑶挣脱不了,慢慢的两人都力气耗尽,陆佩瑶被王浩然制服了,王浩然分开她的腿,顿时哭笑不得,原来他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软下去了。王浩然伸手去搓,但是他紧张,恐惧,焦虑,烦躁,虽然愿望很强,但是欲*望全无,整个情绪都不对,电话铃声不停的在那压迫他,一下子勃/不起来了。陆佩瑶这下倒反而安慰起男友来了:“我们休息会,再试。我先接下电话。”王浩然忽然大怒:“陆佩瑶,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忍了你很久了,今天晚上,我不把你干了,我誓不为人。”王浩然一把把陆佩瑶推倒在床上,重新压了上去,但是自己的肉/体不配合。陆佩瑶火冒三丈:“你滚开。”陆佩瑶把男朋友推开,要跳下床,王浩然不让,两人又是贴身肉/搏。王浩然越急于把事情办了,就越/勃/不起来,又愧又怒,又急又愤,整个大脑一片混乱,心里狂暴得直想发疯,忽然一伸手“啪”的打了陆佩瑶一个耳光。陆佩瑶吃惊,两人对视愕然。陆佩瑶对着王浩然下/体就是一脚,王浩然大叫一声,在床上弓起了身体。陆佩瑶跳下床穿衣服。手机铃声响个不停,她也没心情接了,穿完衣服拿起手机直接关了,然后离开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