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吻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8 字数:2442 阅读进度:27/87

陆佩瑶自己出来后,先溜进洗手间查看,衣服揉皱了,脸上的化妆也走样了。陆佩瑶用卫生纸蘸水擦掉化成一片的残妆,然后用手指梳理一下自己头发,但是看起来还是不成样子,唐明顺肯定能发现异常。陆佩瑶暗暗叫苦。陆佩瑶从小门溜回后台,结果看见唐明顺背对着自己,李丽娜被他挡着,两人站在那说话。唐明顺看李丽娜青丝凌乱,化妆模糊,越看越可疑,正在那盘问个不休。天赐良机,陆佩瑶赶紧溜进化妆室。那个跟妆的化妆师正无聊的在打瞌睡,陆佩瑶把她推醒,赶紧脱掉身上的薄呢裙,穿回那件酒红色的礼服。化妆师打起精神来给她重新盘发髻,陆佩瑶自己帮着上妆,二十分钟后,全都收拾好了,陆佩瑶满面笑容的走了出去。后台已经没人,唐明顺跟李丽娜回餐厅去了。已经10点多了,餐厅里的来宾走了一半,剩了一半,唐明顺一面跟李丽娜说话,一面还在东张西望,忽然看见陆佩瑶换了衣服,发型化妆整整齐齐的出现,不由的疑云大起,连李丽娜也惊疑不定。唐明顺把陆佩瑶拉到一边:“你刚才去哪了?”“随便出去透透气。”“去哪透气了,要那么长时间?”唐明顺都快火死了,刚才他从酒店大堂一直找到屋顶花园,没看见陆佩瑶人影,越找越担心,怕她出事,知道行里打她主意的不止一个两个。随着时间的推移,唐明顺紧张焦虑,担心恐惧,种种情绪都上来了,快急疯了。陆佩瑶冲他翻翻白眼,意思是:我去哪,你管得着吗?唐明顺一呆,确实,他是没这权力去管她。但是为什么衣服换了,还重新化了妆,整了发型?唐明顺越想越觉得蹊跷:“陆佩瑶,我真心问你一句,你去哪了。说句实话,我是不想有人占你便宜。”这下陆佩瑶不高兴了:“什么话,别人占我便宜。我那么好被人占便宜啊。你占到过我便宜没有。”陆佩瑶把唐明顺手甩开就走。唐明顺一呆,看这她背影,又看看四周,越想事情越是不对头,刚才是担心恐惧,现在转为怀疑,困惑,还有莫名的苦恼妒忌,再加上他晚上已经喝下几杯酒了……忽然,唐明顺走到舞池前,拿过迈克:“哎,大家静一静,我和陆佩瑶小姐为大家跳个舞助兴如何?”陆佩瑶吃惊的回头,唐明顺笑着向她打了个招呼,然后说:“调音室,请放盘探戈舞曲。我和陆佩瑶给大家跳一段探戈。”陆佩瑶大惊,唐明顺已经走到一张餐桌旁边,从桌上摆的花瓶里抽出一朵康乃馨来,然后走回陆佩瑶身边,风度翩翩的鞠躬请她跳舞,所有人都围了上来,陆佩瑶无奈,只能跟唐明顺面对面站好,唐明顺把花横咬在自己嘴里,然后跟陆佩瑶手指交叉相扣,摆好架势。音乐声响起,两人一起摆头,唐明顺明显想把舞跳得强劲,所有动作幅度都很大,迈步的时候人微微跳起,陆佩瑶配合着他,第一节拍就惹得欢声雷动。走过半圈后,唐明顺手一带,陆佩瑶身体后倾,唐明顺明显是想让所有人看这个动作,手微微把她带得侧转,然后俯下身去,将嘴唇重重的压在她唇上,舌头在吐花时伸到她嘴里,而且故意整整停留了一个节拍,陆佩瑶抬起身来,康乃馨咬在了她嘴里,舞池边很多人哈哈大笑,一起鼓掌。两人再转圈,唐明顺如法炮制,两人频繁的交换花朵,每次唐明顺都故意让她仰得特别低,停留特别久,已经有人在笑:“唐秘书,你这是跳舞啊,还是亲嘴啊。”一曲终了,唐明顺在音乐的最后一记重音里,忽然取下嘴里的康乃馨,手一用力,把陆佩瑶笔直得搂进自己怀里,两人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唐明顺的唇吻在她唇上,而且用手控制住她的头部,趁她错愕,把舌头深深的插/进她嘴里。众皆愕然,满场静寂,陆佩瑶愣了足足两秒钟,才惊慌失措的把唐明顺推开。大厅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陆佩瑶满脸飞红,但是也不好发作,只能笑着曲身向所有人表示感谢,唐明顺上来,笑着拉起她的手,气度优雅的掏出西装手帕擦了擦自己唇上染上的口红:“谢谢,谢谢大家,谢谢陆小姐。”伸手紧紧搂住她的腰,两人身体靠在一起。唐明顺把陆佩瑶带下舞池。陆佩瑶一面走,一面用眼睛扫视,看见孟达就站在舞池边上,双手随便的交抱胸前,脸色平静,但是牙关咬着,眼神冰冷。陆佩瑶心里七上八下。12点多,酒宴总算彻底结束。唐明顺和陆佩瑶两人却在停车场吵了起来,还动手拉扯。结果几个行领导跟着孟达一起走了过来。孟达脸色面无表情,但是刘行泉却隐隐感觉到孟达胸中喷薄欲出的怒意,赶紧问道:“你们在吵啥?”唐明顺和陆佩瑶两人情绪都十分激动。陆佩瑶大眼睛里眼泪滚来滚去,将落未落,长发在寒风中乱舞。唐明顺两眼充血,挥胳膊跺脚,跟平时漫不经心的样子判若两人。陆佩瑶带着哭音说:“我要自己回家,他一定要送我。”唐明顺火冒三丈,几乎咬牙切齿:“这都几点了,我不送你,你怎么回家?你为什么不让我送。”陆佩瑶看见孟达脸色平静,但是牙关紧闭,目光冷冷,心里倒有点为唐明顺害怕了,于是急急说:“我干嘛要你送,我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有男朋友的。你刚才跟我那么跳舞什么意思。你必须为你今天的行为向我赔礼道歉。”唐明顺一呆:“嗯,好吧,我赔礼道歉。对不起。”陆佩瑶气消了,但是委屈劲上来了:“我是要跟我男朋友结婚的人。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叫我今后在行里怎么做人。你唐大少爷,名声在外,多一条绯闻不多。我一个小姑娘家,进行不到一年,我去向谁说我清白。我有勾引过你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陆佩瑶这下眼泪落了下来。进银行后,所有的听到的那些不三不四的话,不清不楚的动手动脚,储蓄客户的,猥琐男同事的,下流男上级的,统统涌上心头。陆佩瑶拼命压抑着自己不哭出声,以至于双肩不断抖动。羞愧,痛苦,焦虑,失落一起涌上唐明顺心头。忽然,唐明顺双膝跪下:“对不起。”陆佩瑶大惊,赶紧上去拉他:“我不是这个意思,快起来。”“现在可以上车了么?”唐明顺跪着不动。“当然。”唐明顺站起来,打开前车门。陆佩瑶看了他一眼,却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唐明顺把两扇车门都关上,低着头,绕到另一头上车。唐明顺发动引擎,然后把车窗下下来,两人都情绪十分低落,勉强笑着向孟达和行领导道别。唐明顺开车跑了,在场的几个人被刚才那场好戏惊得目瞪口呆。陈伟民感慨:“一物降一物,唐大公子也有今天。”刘行泉偷偷看了孟达一眼,孟达神色平静。刘行泉说:“小陆有男朋友的,大家这事不要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