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易失踪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7 字数:3197 阅读进度:26/87

陆佩瑶背对着孟达,站在那里,慢慢的撩起了自己裙子,那一刹那,孟达屏住了呼吸。忽然,餐厅门发出一声轻响,陆佩瑶大惊,回头看孟达。孟达伸手搂住她,两人往窗帘里面一缩,用手抓住窗帘卷过来,透过边缘往外张望。门开了一条缝,有人从灯光明亮的走廊里先往里面窥视了一下,看见里面一片黑暗,于是干脆打开门,伸头进来环视一圈,确信没人,就从身后拽了一个人一起进来,把门关上,而且“咔哒”一声反扭上了门锁。陆佩瑶跟孟达彼此对看了一眼,原来进来的是分行营业部行长陈伟民和李丽娜。两人一进门就紧紧搂在一起拥吻起来。下面几十秒是两人的轻重不一的喘息声。陆佩瑶不由跟孟达面面相觑。陈伟民今年41岁,身材中等,相貌英俊,老婆是一家进出口公司的经理,据说收入颇高。陈伟民38岁就当上了分行营业部行长,算是早达,夸他的人称他为年轻有为,但是行里不喜欢他的人居多,都在背后骂他就是个地道的马屁精,白天拍刘行泉马屁,晚上拍老婆马屁,自己屁也不是。陈伟民是刘行泉一手提拔的,算是他的嫡系人马,刘行泉无论说啥陈伟民都严格执行。除此之外,陈伟民自己要办的事情,统统叫别人签字。明明是按他指示办的,文件拿到他面前了,还要惺惺作态一番,所以背后被办事员们骂得个贼死,说他是“赤/身/裸/体穿过大雨,毛都不湿一根的货”。不过陆佩瑶跟陈伟民没怎么打过交道,她的级别太低了。孟达对陈伟明仅仅可以说认识,他的级别太高了。陈伟民跟李丽娜激动万分的吻了会,两人分开了点,陈伟民拉着李丽娜走到当中那张大桌子前,背靠在那张桌子上,把李丽娜抱在怀里,低声说:“丽娜,这两天想我不想?”李丽娜轻轻哼了一声:“你说呢。”“是上面想还是下面想。”“都想。”李丽娜说,忽然跪下,解陈伟民的裤子,一把拉到膝盖,然后嘴巴凑了上去,陈伟民顿时发出一阵似痛苦似快乐的呻/吟声,陈伟民一面呻/吟一面解开李丽娜旗袍的盘扣,手伸进去捏她双乳。厅里一片寂静,从窗户透进来的光把一切照得透亮,陆佩瑶和孟达可以清楚的看见李丽娜半露在外面的乳/房和陈伟民的手指,也能看见陈伟民的阳/具在李丽娜嘴里进出。陈伟民低低呻/吟着:“啊,就这样,对,在沟里再舔几遍。最上面,对,舌尖,顶进去,好爽……”孟达搂着陆佩瑶,陆佩瑶背贴在他胸前,两人一起往外看着。孟达忍不住了,拉了拉陆佩瑶的手,陆佩瑶吓得一哆嗦,孟达把她手无声的塞进自己内裤里,陆佩瑶一面看外面,一面用手抓住孟达的坚硬,但是她手指移动不得法,孟达苦笑,没几下就不要她弄了,把她手抽出,搂紧她腰,撩起她裙子,掏出自己,紧紧贴着她连裤袜,无声的慢慢的顶,幅度不敢过大,怕发出声音。这边,李丽娜已经站起来了,陈伟明脱掉裤子,李丽娜一面脱旗袍一面说:“上面也脱了,否则会弄皱的。”于是两人脱了个精光。李丽娜身材曲线玲珑,皮肤光滑细腻,令人垂涎三尺,陈伟明修短合度,一点没有发胖,身材健美。李丽娜上身伏在桌子上,陈伟明站在她身后,抱紧她臀部插了进去,然后两手伸到前面去揉她双乳。李丽娜轻轻呻/吟着。陈伟民先缓慢的抽/插了几分钟,速度慢慢加快,两人身体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喘息呻/吟声响成一片。孟达忍不住了,小心的撩着陆佩瑶的裙子,示意她把连裤袜褪下,陆佩瑶缓慢的拉下连裤袜,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孟达从后面抱住了她,微微曲下身体,扶着自己巨大的肉/龙,缓缓顶在她凹处,感觉到那一处的湿润狭窄。这时候,陈伟民忽然拔了出来:“我们到桌上去。”李丽娜担心的说:“桌子别塌了才好。”“不会,结实着呢,你这么推它都纹丝不动。”两人爬到桌上,李丽娜仰躺在上面,陈伟明把她两腿举起来,屈着推到她胸前,然后自己跪着插了进去,再伸手抱紧李丽娜,几乎要把她拗成两截,自己则像做俯卧撑一样,大力抽/插起来。两人撞击声越来越响,呻/吟也越来越大。孟达看得忍不住了,手臂牢牢箍紧了陆佩瑶,下面开始发力微微一顶。陆佩瑶差点痛得“啊”的一声喊出来,赶紧把手塞自己嘴里咬着,但是人不由自主的发抖。孟达拉出陆佩瑶的手,用自己的手掌代替,让她咬着,然后另一只手按住她腹部,再次发力。下面缓缓插入,陆佩瑶顿时痛得眼冒金星,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咬孟达的手,忽然嘴里感觉到了一股血腥味,赶紧松口,却已经把孟达的手上的皮给咬破了。孟达暗暗叹气,知道这个姿势不行,角度不对,陆佩瑶会痛得要死要活。如果她跪趴在地上会好些,但是现在还不能做这么大的动作。孟达退了出来。陆佩瑶还在疼痛,身体微微发抖。陈伟民忽然又停止了,把自己抽出,喘气。李丽娜翻身,把陈伟民推倒在桌上,自己爬到他身上,对准了,慢慢坐了下去,坐到根部时,两人一起叹息。然后李丽娜开始移动,开始时慢慢的,但是不久就越来越快,像骑着马在驰骋,过了会,李丽娜和陈伟民一起大声呻/吟,李丽娜美丽的长发在空中乱舞,丰满的双乳高高耸起,不断跳动,婀娜的身体上下耸动,前后摇晃,皮肤上有汗光闪现,妖娆艳丽,不可名状。忽然,李丽娜和陈伟民一起发出一声极快乐又极痛苦的长吟,李丽娜一下子伏倒在陈伟民身上,就此不动。孟达希望那两人做完了赶紧出去。确实,李丽娜休息了会,开始爬起来打算穿衣服。陈伟民却制止了她:“别,下回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趁现在还早,稍等会,我们再做一次。”孟达心里暗骂,真想冲出去说:办完了,还不快滚。李丽娜闻言还真把衣服又放下了:“哎,这偷偷摸摸的日子何时是个头。哎,没个头。”陈伟民难过的把她抱怀里:“你五一就要结婚了。我有多痛苦。”李丽娜白了他一眼:“他一年才回来几天啊。倒是你,天天跟你家那个母老虎在一起。”陈伟民马上举起一只手:“我发誓,我跟她在一起,几乎啥都不做,一年都没几次。哎,就是她把我管得太严了,没正当理由别想溜出来。”两人正说着,忽然门外由远至近有人在喊:“陆佩瑶,李丽娜,陆佩瑶,李丽娜。”那人一面喊,还一面乒乒乓乓的开合各扇门。陆佩瑶顿时脑袋嗡嗡做响。李丽娜大惊失色:“是唐明顺,他找过来了。”陈伟民忙说:“别慌,我锁了门了。”果然,唐明顺走到这扇门前一推,没推开,又拧了两下门钮,就去下个房间了,走到头,又返回,搜对面的房间,嘴里还嘀咕着:“怎么回事,两个都失踪了,衣服包包都在。行里真是怪事多。”唐明顺去远了,大概继续找去了。这下,陈伟民跟李丽娜也不想再来一次了,两人慌慌张张的穿衣服。李丽娜小声抱怨:“陆佩瑶去哪了,她怎么早早就不见了。”陈伟民嘀咕:“谁知道,那个朱广宇盯着她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肚子里去,也稍微斯文点好不好。”“哼,我才不相信他能得逞呢。”“那是,看看陆佩瑶那副骚样就知道了,她哪是一般人搞得定的。不过行里看上她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她那张借调令就来得蹊跷。我去问过刘行泉,他什么都没跟我说。”忽然陈伟民顿了顿,迟疑的说,“别是刘行泉自己看上这个陆佩瑶了吧?现在唐明顺正跟她打得火热,行里敢动这个小爷看上的女人的,可没几个。”李丽娜已经穿好了:“说到唐大公子跟陆佩瑶,你说他啥意思?这陆佩瑶可是有男朋友的,都快结婚了,他非得在里面插一杠子,偷偷腥也算了,还那么高调,别弄得小陆丢了男朋友,他又拍拍屁股走人了。”“他才不在乎呢,这些年为他寻死觅活的女人多了去了,他还不照样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丽娜,还是我们好,我对你可是一片痴情。我连我老婆都几乎不碰的。”两人走到门边,陈伟明打开门,小心的往外张望了下,回头说:“我先出去,你听见没声音,再出来。”“好。”陈伟明先走了,李丽娜过了半分钟,也走了出去。陆佩瑶回过头来,跟孟达面面相觑。唐明顺这么一间一间的找,陆佩瑶也没心情流连了。孟达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吻她:“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陆佩瑶轻轻说:“但求心相许,非关月有无。”陆佩瑶整理了一下自己衣服,怀疑已经揉皱了,这唐明顺眼睛毒,可别被他看出来才好。陆佩瑶想起唐明顺脸上的口红印,对孟达说:“你出去后,先去洗手间看看,脸上有什么痕迹。我先走了。”孟达点点头,恋恋不舍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