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自助酒会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6 字数:2524 阅读进度:25/87

转眼到了一月底,王浩然的博士生入学考试已经考完了,自我感觉十分良好,未来的导师也已经暗示没问题。但是王浩然向所长透露的时候,所长却皱起了眉头:“读博又要上课又要写论文,会影响工作的吧。”王浩然解释:博士生其实没多少课要上,主要是做课题,在职读是没问题的。但是所长不乐意,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想在我这干,就别想再继续深造,如果想读博,那就辞职滚蛋。王浩然真是要郁闷死了,他读博的目的是为了在税务局发展,辞职读博那还读个屁啊。陆佩瑶安慰他:“别着急,9月才入学,现在还有大半年呢。所长的工作可以慢慢做,我们想法子去给他送点礼,人的想法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再问问我爸爸,能不能转弯抹角跟你局里的领导搭上关系。”王浩然苦笑:“其实他就是要卡我一把。如果我有钱或者有关系,这事就不是个事,问题就是我既没钱又没关系。”陆佩瑶说:“稍安勿躁,事在人为。”春节临近,行里两件大事,都跟吃有关。一是全行职工新年大餐,周五晚上在分行餐厅举行,10人坐一张圆桌,后勤部操办,这倒也罢了。另一件是,自助酒会,宴请全行中层以上的干部及各级领导和关系单位,在一家五星级宾馆举行,总务处操办,会上要请领导讲话,即兴表演节目,最重要的:要抽奖。唐明顺忙得团团转,找陆佩瑶和李丽娜帮忙。陆佩瑶当主持人,李丽娜负责颁奖。两人还要表演节目。唐明顺假公济私,给自己买了套高档白西装,给她们两人各订了一套上万元的礼服,陆佩瑶是西式晚礼服,李丽娜是中式旗袍:“宴会完了,衣服就归你们了。所以咱买好点的,你们结婚的时候也可以派用场。”李丽娜五一要结婚,也请陆佩瑶当伴娘,恰好跟胡烨同天,一个中午,一个晚上。李丽娜笑:“那你送佛送到西,把结婚用的仿真首饰也给我们买了吧。”唐明顺说:“行。”给两人一人买了套斯瓦洛斯奇水晶。唐明顺还雇了化妆师来给她们跟妆,做发型:“先让这人给你们做熟了,结婚那天,也让这人给你们跟妆。那天的钱我现在就付给她,反正行里请客一笔糊涂账,不花白不花。”春节放假前的周六晚上,酒会如期举行。孟达进门一眼看见陆佩瑶就几乎不能呼吸。陆佩瑶穿着件袒胸露背的酒红色丝绸晚礼服,上身束得紧紧的,胸部突出,腰肢纤细,肤若凝脂,下面裙摆拖地,栗色头发烫完了又梳成发髻,垂下细细的一条条螺丝卷,斯瓦洛斯奇的人造水晶像钻石一样在胸口耳垂上闪光,说不出的妖娆妩媚。孟达控制着自己,勉强把眼睛移开。刘行泉一看孟达脸色,赶紧把陆佩瑶叫过来,让她陪孟达聊天喝酒,自己借故走开了。7点整,唐明顺先请市领导和行领导上台讲了几句,然后宣布晚宴正式开始。来宾们端着盘子走来走去,陆佩瑶端着一杯葡萄酒站在大厅的一根装饰华丽的柱子下面,跟孟达四目相投,默默无语。陆佩瑶穿着一双7公分的高跟鞋,还是跟孟达差了大半个头,两人一个低头一个仰头,控制着要吻在一起的冲动。偏偏唐明顺不识时务的跑过来,服务员刚送上椒盐澳洲龙虾,他给陆佩瑶拿了一个,送了过来。“孟助。” 唐明顺跟孟达打了个招呼,他跟孟达很熟,所以也没多少客套,直接把盘子往陆佩瑶手里一塞,“这可是我眼疾手快才抢到手的,慢半拍就没了。”顺手拿过陆佩瑶手中的酒杯,想都没想就喝了一口。酒杯一侧还有陆佩瑶的口红印。陆佩瑶尴尬,孟达微微一笑:“我到刘行长那里去看看。”转身走开了。唐明顺开始给陆佩瑶去龙虾壳。来宾们差不多吃饱喝足后,刘行泉给唐明顺打个了手势,于是摇奖开始。其实每位来宾都有一份昂贵的纪念品可以领,摇奖摇出的都是大件,所以也没几个,摇到号的上台领奖,然后为大家即兴表演个节目。摇奖结束,陆佩瑶跟唐明顺上台表演了一段男女声二重唱。孟达不由的又是一震。后台往半圆形舞池打了干冰,在茫茫白雾中,陆佩瑶和唐明顺手挽手出现,唐明顺穿着白西装打着银领带,越发显得英俊潇洒。陆佩瑶则换上了那次在复旦听他做报告时穿的栗色薄呢裙,袒露双肩,头发重新打理过了,长波浪打着大卷笼罩着上半身,大眼睛闪闪烁烁,优雅妖媚,在雾中如狐仙现身。音乐声响起,原来是陆佩瑶自己写的一首歌,《无望的爱》,唐明顺叫俱乐部乐队给配的音。陆佩瑶靠在唐明顺胸前,举起话筒唱道:“当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照亮我灰蒙的世界我的陨落就不可避免漫漫长夜,这无望的爱我怎么才能告诉你我多么心甘情愿”唐明顺一手搂着陆佩瑶的腰,一手举起话筒接着唱:“当你第一次走入我的视野点燃我冷漠的情感我从此后就魂萦梦牵漫漫长夜寂寞中忍耐我怎么才能说明白我早已积重难返”音乐转为高亢,两人侧过身来,互相搂着腰部,一起高声合唱:“我的意念穿透时间空间在无法相依的痛苦中与你缠绵漫漫长夜我不祈求回头是岸 这无望的爱情我愿意迷途不愿返”然后两人又重复合唱部分的高音,结束。大家一起鼓掌,欢呼。陆佩瑶向台下飞吻,眼睛落在孟达身上,瞬间电光一闪。孟达十分动情,心“砰砰”乱跳,嗓子发干,眼睛发涩。台上唐明顺也十分动情,控制着自己身体轻微的颤抖,拉着陆佩瑶走了下去。下面舞会开始,自由活动。大厅灯光暗了下来,舞池上方的球状霓虹灯开始旋转,洒下一地光斑。大家吃东西的吃东西,喝酒的喝酒,闲聊的闲聊,跳舞的跳舞,想回家的到门口领完礼物就可以走人。孟达看见唐明顺在跟陆佩瑶跳舞,跳完一个又跳第二个,忍不住恼火,这唐秘书长的儿子也太不识相了。刘行泉一看孟达脸色不好,赶紧上去:“小唐,我跟小陆跳一个,你找刘丽娜去,她在后台忙不过来了。”唐明顺心想你一60岁老头跳哪门子舞啊,专门踩人家脚。但是没办法,只好把陆佩瑶的手交给刘行泉。然后跑后台去帮刘丽娜整理包装盒。刘行泉根本不会跳舞,勉强带着陆佩瑶转了半个圈,就把她交给孟达了。孟达大踏步的带着陆佩瑶,舞池顿时嫌小,两人一分钟不到就转了个圈。陆佩瑶笑了起来:“你跳舞,简直像吹军哨,一,二,三,开步走,莫回头。”孟达默然无语,直直的看着她的深褐色的眼珠,手指头开始微微发力,陆佩瑶感觉到了孟达的冲动和压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坚硬,虽然两人部位并没有接触。孟达开口,声音微微发哑:“我们出去。”“现在”“嗯。”“别人会发现的。”孟达是在场的最高领导,要是失踪,确实会引起注意。“不管他们。”“嗯,那你先出去,我再过一会出来。”陆佩瑶环顾四周,发现溜走的人真是不少。一曲终了,孟达松开陆佩瑶,然后借上厕所的名义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