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之舞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2 字数:3591 阅读进度:21/87

唐明顺请大家在一个旋转餐厅吃晚饭,要199一位。陆佩瑶抢先一步,把钱给付了。唐明顺大急:“你干嘛,你还没过见习期呢。”陆佩瑶说:“你就让我请吧,今天打搅各位了。你怎么也要让我尽尽心意。”唐明顺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跟她扭打:“那行,算我欠你的。”自助餐非常丰盛,有各种海鲜,日本生鱼片,美式烤牛排,法式点心。餐桌也布置得非常漂亮,雪白的桌布,每桌点着一支红色的蜡烛,窗外是十里洋场的辉煌灯火。陆佩瑶兴高采烈地吃了一盘又一盘,胃口好得让在场的两位男士甘拜下风。唐明顺又好气又好笑:“喂,你是不是嫌太贵,要一次吃够本啊?”胡烨羡慕的说:“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真是好,怎么吃都不会胖。”陆佩瑶嘴里塞满东西,不好意思的笑笑,口齿不清的说:“我觉得这里的菜味道特别好。”胡烨点点头表示同感,看了看桌上插的广告:“这里圣诞节提供情侣套餐,698一对。你跟你男朋友,还有你闺蜜和江涛都可以一起来嘛。”陆佩瑶不好意思说太贵,只好点点头:“是,我去跟他们推荐。这里真是又漂亮又好吃。”唐明顺想起来了:“对了,胡烨,你们不是五一要举行婚礼嘛。伴娘找好了没有,陆佩瑶是我们行里的最佳伴娘,又会应酬,又会唱歌,喝酒千杯不醉。请她当伴娘,要提前半年预定。”“真的啊,那就请小陆帮忙了。对了,糖糖,你那辆奔驰也借我当主车吧。”“行。你打算要几辆婚车?我全包了,统统都是奔驰好不好。”唐明顺想了想,“主车别用我那辆,我朋友有辆奔驰600,用他的。”陆佩瑶倒不好意思了:“别听唐明顺说得那么玄乎,我也会喝醉的。十一那次,我一天赶了两场婚礼,晚上那场,就喝多了,差点吐了新娘一身。第二天嗓子就哑了,整整三天不能说话。”饭后唐明顺送陆佩瑶回家,一路上唐明顺思考着怎么跟陆佩瑶说自己没意思跟她认真。陆佩瑶却在仔细看胡烨老公给的课程资料:“都是晚上上课的的快速培训班,得找个离我家最近的才行。”“你男朋友不接送你上下课么?”“他家离得远,而且他上班压力很大。不是说有多忙,而是他刚工作,要好好表现。”唐明顺转头看了看她:“你怎么老为他找借口,接送女朋友,不是一个当男友义不容辞的职责么。还有,像今天这种事,我想他也有同学朋友吧,怎么他对你一点都不上心?”“不是,”陆佩瑶赶紧为男友辩护,“不是他不上心,是我没告诉他。他要考博,我哪敢用这种琐事烦他。我工作上的事情从来不告诉他的。他也刚工作不久,又跟他领导处不大来,自己就够烦恼了,我不想增加他压力。”唐明顺微微吃惊:“你连朱广宇打你主意的事都没跟他说过。”陆佩瑶脸红了:“这种事,跟他说,不是纯粹给他添堵吗?他又没能力帮我解决。”“虽然没能力帮你摆平,但是总能给你点安慰吧。如果一个当男友的连点安慰都不能给女友,那你还能指望他什么?”唐明顺不悦。唐明顺手机忽然响了,唐明顺按了一下车载电话。“唐哥,我们在银宫呢,开了个KTV包厢,你也一起来好不好?”“找我买单是不是?”唐明顺笑,想了想,“行,我马上过来。”陆佩瑶家也到了,唐明顺看看陆佩瑶:“明天不上班,晚点回家行不?跟我一起去跳舞好不好?的士高,交谊舞,唱卡拉OK,都有,12点整还有歌舞表演。”“节目这么丰富!”陆佩瑶顿时脚痒,“的士高,是随便跳跳,还是跳得尽兴?”“怎么个跳得尽兴法?”唐明顺好奇了。“嗯,随便跳跳,这衣服也行。要想狂跳一通,穿这么多怎么行啊。”陆佩瑶里面穿着套裙装,外面裹着一件过膝盖的羽绒大衣,脚上蹬着一双高帮小羊皮靴。“哦,你那么喜欢跳的士高,好,今晚让你跳个尽兴。”“我在大学里是艺体队的,还是运动会啦啦队长。如果有场地,我可以穿大学里跳劲舞的衣服。”唐明顺大笑:“行啊,你想上台表演都行。你去拿衣服吧,可以到了那里再换衣服。”老远就看见银宫俱乐部的霓虹灯闪烁,面街的一侧是的士高舞厅。唐明顺带陆佩瑶进去,里面音乐声震耳欲聋,空中霓虹光球旋转,地下万头攒动,忽然灯光全灭,一个白色强光灯“啪啪”乱闪,地下的跳舞的人都像被拍照一样一格格移动,然后霓虹灯再次亮起,无数光斑飞旋。陆佩瑶眼馋的看着舞厅正中的一个高台,一个穿超短裙的女孩在上面领舞,随着音乐身扭动身体,姿势优美的挥胳膊舞腿。唐明顺说:“怎么,你想上去跳?”陆佩瑶大声问:“什么?”唐明顺凑到她耳边,大声再说一遍。陆佩瑶摇摇头:“这是舞厅请来的吧,他们怎么肯让我上。其实我跳得比她好,她跳得好看,但是不够强劲。”唐明顺笑了起来:“没问题,你想上,我一定让你上。”陆佩瑶将信将疑:“那行,我去换衣服。”陆佩瑶从卫生间换好衣服出来。唐明顺不由得头一晕,原来陆佩瑶穿着一套耐克的拉拉队衣服,明艳的宝石绿,短袖小坎肩,露出整个腹部,下面是一条超短百褶蓬蓬裙,露出笔直诱人的长腿,脚上穿着一双耐克运动鞋。唐明顺把她送到台下,跟台下的保安说:“多叫几个人过来,围着台子。别让人来捣乱。”一曲终了,台上女孩下来,陆佩瑶把装衣服的大包递给保安,然后跳了上去,一上台就有人吹口哨。陆佩瑶得意的向四周抛媚眼,眼睛连连放电。音乐再次响起,的士高激动人心的咚咚声。陆佩瑶向空中慢慢举起两手,忽然全身用力抖动几下,动作幅度极其强劲,顿时引起一片叫好声。这下陆佩瑶情绪高涨,开始随着音乐节奏用力扭动身体,手随着节拍在空中打圈挥舞,腿横踢,长发猛甩,每个动作都性感得不可言语。唐明顺在台下看得目瞪口呆,陆佩瑶明显是专门排练过的整套动作,舞得极其熟练强劲,刚才那个女孩跟她一比就太不专业了。几分钟后,的士高的鼓点密集起来,人的心脏都随着那节奏咚咚作响,要跳出胸口。陆佩瑶向空中猛挥双手,忽然一条腿绷直,另一条腿向上猛踢,高过头顶。唐明顺吓得几乎要跳起来,还好,她那条蓬蓬裙外面是裙子,里面是连档的紧身短裤。唐明顺在一片叫好声中抹抹额头上的汗。受到鼓励,陆佩瑶动作幅度更大了,两腿在空中轮流踢起来半圆弧的飞旋,忽然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往地下一撑,头朝下,两腿在空中反踢起又落下,连连打了两个旋子,惊心骇魄,非体操运动员不能完成。下面掌声雷鸣。陆佩瑶在台上蹦跶,踮起脚尖360的飞速旋转,双手乱抓,染成深栗色的长发空中乱舞,有些粘在汗湿的脸上,忽然她脱掉上身的小坎肩,顺手往下一抛,这个动作明显也是练过的,正好扔在唐明顺面前,唐明顺赶紧一把接过。陆佩瑶里面穿着配套的运动短背心,只相当于一个文胸,手臂,腹部都裸/露在外,双/乳绷得紧紧的随身体颤动,在细腰村托下,显得挺拔丰满异常。陆佩瑶劈开两腿,身体左右晃动,两手车轮似的打圈,然后半蹲下身体,两腿轮流踢出,再一跃而起。台下口哨响成片。一曲终了,陆佩瑶猛得向空中高高跃起,双腿在空中前后踢开,“呯”的一声落在台上,表演了一个完美的劈叉。舞厅里半数人一起高声欢呼。陆佩瑶站起来,像明星一样,得意的挥手致意,送出一串飞吻,身上的汗水在聚光灯下闪光,全身亮晶晶的。唐明顺冲她招招手,陆佩瑶一面往台下飞吻一面走过来,明显还恋恋不舍得跳下。唐明顺又好气又好笑,等她走到台边,两手一伸托住她细腰,把她抱了下来。陆佩瑶浑身是汗,唐明顺的手感受到了她的身体的滚烫和汗湿。音乐又响起了,唐明顺冲保安做了个手势,保安围了过来,给他们开路,唐明顺拉着陆佩瑶的手,从人群中穿过,从一侧的钢梯上到二楼舞池,又沿着一条窄梯上到半空中的过道上,保安打开一道隐蔽的小门。唐明顺从保安手里抓过陆佩瑶的衣服包,把她拽出了的士高舞厅。后面门一关上,音乐声顿时轻了下去,但是振动传到脚下,心脏还能感受到那种刺激。陆佩瑶抬眼一看,原来他们是在一个过道里,两侧是办公室。唐明顺拉着她一直跑到最里头的办公室门前,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来开门。陆佩瑶惊奇:“你怎么会有办公室钥匙。”唐明顺把门打开,把她拉进去:“因为我是这个俱乐部的股东之一,而且是大股东。”“啊,不是说官员亲属不可以经商吗?”“对,所以知道这事的人不多,你别跟别人说。”唐明顺走到办公室一侧,拉开另一扇门,里面是个带卫生间的卧室,“来洗个澡吧。”卫生间是全封闭的,陆佩瑶洗完澡后,随手打开门透气,同时用挂在墙上的吹风机吹头发。一团白茫茫的雾气从卫生间散了出来,带着沐浴露的香气。唐明顺本来坐在床上等,这下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走到卫生间,拿过梳子和电吹风帮陆佩瑶吹头发。镜子上的雾气渐渐消散了,两人朦朦胧胧的倒映在镜中。头发还没完全吹干,陆佩瑶光着脚走出卫生间,坐在床上穿袜子鞋子,刚洗完澡的皮肤白得透明,栗色的长发披在脑后。唐明顺站在一侧看着,说:“陆佩瑶,有没人说你坐床上的样子像狐狸精,引人犯罪。”陆佩瑶笑了:“措辞好听点行不行,别人都说我像狐仙的。”陆佩瑶站了起来,把头发甩在一边,侧着头,微曲着身体,再次用梳子梳头,两只大眼睛迷迷蒙蒙的。唐明顺感觉到无形的压力袭来,越来越大,令人窒息,忽然转过身去。“怎么啦?”陆佩瑶惊奇,笑了起来“过去同寝室的女生是说我梳头的样子最令人受不了。”“不要逼人太甚。”唐明顺叹气,“我是个男人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