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嘛勾引人家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1 字数:3508 阅读进度:20/87

投资处,行里人管它叫大项目处,专门处理国家重点扶持大项目,从项目可行性分析开始,到分期放贷款,阶段性评估,一个项目做几年,十几年,打交道的都是大企业高层,一来而去,办事员就很有人脉。而去整个部门效益好,奖金高,是行里令人垂涎的好出去。投资处一个30几个普通职员,都坐鸽子笼。唐明顺每天跟陆佩瑶在行里餐厅一起吃午饭,吃完了就跟到她办公室,跟投资处的同事们东拉西扯,还是跟在下面储蓄柜一样,嘴里没一句正经。陆佩瑶不知道同事们怎么看自己跟唐明顺,自己早晚要跟男友结婚,这么莫名其妙沾一身腥算咋回事。陆佩瑶心里多少有点烦躁,终于有一天吃早点的时候,说:“唐明顺啊,投资处的同事在问我是不是要跟我男朋友分手呢。我说我正在攒钱结婚,怎么会分手。”“嗯,你处里的人在怀疑我看上你了。”唐明顺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让他们这么以为吧,对你好。”陆佩瑶一愣,这话似乎大有深意,不由看了唐明顺一眼。唐明顺却哆嗦了一下,两人距离不到一米,陆佩瑶眼睛忽然像猫眼一样闪烁。“你跟陈振业是什么关系?他真是你叔叔?”唐明顺问。“嗯,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爸跟他是生死之交。他们俩是高中同班同学,后来一起到湖南插队落户,有一回村民围打知青,陈振业一条腿被打折了,我爸冒死背着他跑,两人都九死一生。他那条腿就是那次瘸的。我爸后背上有一条很长的疤,据说当时血流不止,陈振业用烧红的树枝烫我爸止血,防止感染。”陆佩瑶有点奇怪,“你怎么知道陈振业跟我有关?”唐明顺一笑:“你的简历是我送到人事处去的,刘行泉在上面贴了张条,写着陈振业侄女。既然你爸跟他关系这么深,你不用担心朱广宇啊。”陆佩瑶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脖子,看看唐明顺,又羞又惭,又有点愠怒。唐明顺叹了口气:“不用这么大惊小怪,行里这种事多了去了,就跟红楼梦里那句话似的,除了门口那两个石头狮子是干净的,里面猫啊狗啊都不干净。咱们行里的那些个领导,做起报告来,三五个小时不累,玩起女人来,三五个不够。你看看咱们市分行大楼……”两人一起抬头,造价4亿的30层的圆筒状钛合金大楼,在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金碧辉煌。唐明顺低声说:“像不像个阳/具直插云霄。”陆佩瑶筷子上的锅贴“啪”的一声掉碗里了:“唐明顺,你找死啊。”两人吃完,一起走回银行,唐明顺给陆佩瑶推着自行车,陆佩瑶给他解释:“陈振业跟我爸再要好,也不是至亲。请他帮个大忙,比如解决我工作问题,是可以的。但是人情只能在大事上用,而且只能用一次。毕竟他不是我亲爹,进银行后路还是得靠我自己走,像朱广宇这种事,也去求他来罩着我,那还不把人家弄烦了。”唐明顺看看她,倒有点感慨:“陆佩瑶,要是别的女孩和女孩家里人都像你这么想就好了。”陆佩瑶皱着眉头看看他。唐明顺解释:“我现在没正经的女友,但是我过去,年轻的时候,交往过几个,事情太多,女孩自己的事,家里的事,家里亲戚的事,大到女友找工作,亲戚家孩子上中学,小到什么演唱会拿几张免费票……”“哦,你爸妈觉得很烦。”“是有点。我妈曾跟我谈话,意思是家里不在乎女孩家庭背景如何,但是希望我能找个社会关系简单点的。我爸两袖清风,不喜欢管闲事,家里麻烦事全得我妈张罗。我妈性子急,没耐性。”唐明顺叹了口气,“不过那是我年轻时的事了,现在我已经彻底堕落。我妈只要我肯正经交个女友,肯结婚,让她干啥都行。”两人已经走到了分行门口,唐明顺把她车锁好,两人跟认识的同事打招呼,又是乏味的一个工作日。陆佩瑶金融专业毕业,没学过项目评估,到投资处后,天天在那里看书,前面那些财务资金,整体资产核算的内容难不倒她,后面那些土地房产机械设备就看得云里雾里了。陆佩瑶抓着书本问唐明顺。唐明顺摇摇头:“我是读工程的,没学过房地产经济学。不过我有个非常要好的高中同学,她老公是人大资产评估专业毕业的,现在在一个大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我帮你联系一下,这个周末让她老公系统得给你讲解一下。你这两天抓紧时间看书,有什么问题都写下来,到时候一并问。”唐明顺的女同学叫胡烨,跟她老公住在刚装修完毕的婚房里,唐明顺也是第一次到他们新居。女同学领着他们两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参观。房子在浦东的一个环境优雅,设施高档的小区里面,高层电梯楼,100多平米的三室两厅,装修得虽然不算豪华,但是精致淡雅,客厅里是奶黄色的意大利皮沙发,玻璃茶几上摆着水晶装饰性花瓶,上面系着一个绿色的丝带。冬日的阳光从阳台射入,窗明几净,明丽动人。陆佩瑶一直在上海老城区长大,还没见过这么大,这么新,这么明亮的房子,也没见过这种现代风格的装修,不由的赞不绝口。唐明顺笑倒:“瞧你那土包样,咋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为了让你的大眼珠子掉出来,我再告诉你件事,这房子是他们俩自己买,自己装修的,没问父母要过一分钱。”这下陆佩瑶真是嘴巴张大大:“哦,老天。”胡烨笑着解释:“我在外企工作,做IT。他在事务所工作。我们俩薪水不错,再加上为了结婚,我们平时很省。”胡烨月薪八千,她老公月薪六千,这对在国企工作的陆佩瑶来说,是不可想象的高薪。再说下去,原来胡烨跟江涛同一个公司,也做研发。“你知道江涛吗?他是我闺蜜的男朋友。”“哦,江涛啊,很熟啊,他跟我一个梯队。他可是我们公司的大帅哥,他的房子就在我们对面那幢楼。”胡烨把陆佩瑶带到窗边,指给她看,“你闺蜜有眼光。这个男孩很不错的,很勤奋很踏实,本科毕业进公司三年,技术比人家研究生毕业的还好。现在他是6级,这个元旦他如果晋级成功,升到7级,就会有六千多一月的薪水,我觉得他晋级没问题。”陆佩瑶羡慕:“啊,那我到时候得狠狠敲他们一记竹杠。”陆佩瑶在餐桌上摆开她的书,胡烨老公开始给她系统的梳理资产评估的要点:“你最好去上上夜校,我知道有几个讲得好的,等会我把他们的信息抄给你。”唐明顺跟胡烨两人出去买菜,回来后,唐明顺系上围裙,胡烨洗,唐明顺烧,给大家准备午饭。中午的时候,胡烨看唐明顺把鲈鱼鱼肚上的肉撕下来,剔掉鱼刺,放陆佩瑶的碟子里。女同学跟她老公两人眼睛对视了一下。午饭后,唐明顺建议大家先午睡。于是女同学跟她老公睡主卧,陆佩瑶去睡次卧,唐明顺倒在客厅沙发上睡一会。陆佩瑶从次卧床上拿了条羊毛毯来盖在唐明顺身上,又把一个枕头垫在他头下。唐明顺随便的把头抬一下,任陆佩瑶伺候。胡烨看在眼里,微微一笑。下午,胡烨老公继续给陆佩瑶上课。剩下的两人没事干,女同学陪唐明顺参观小区。新兴小区的环境设施非常好,到处是绿化带,有下沉式的中心广场,很多家长带这孩子在那里玩。唐明顺感叹:“昌平盛世,长乐未央。”胡烨笑:“这回这个是认真的吧,虽然年龄小了点,打算啥时候结婚?”唐明顺大惊:“别,别误会,只是个女同事,她有男朋友的,她自己说都快结婚了。”胡烨吃惊:“那你干嘛还勾引人家。唐明顺,你缺德不缺德啊。”唐明顺狼狈:“哎,你这什么话。我帮她忙,怎么变成勾引她了。”胡烨皱着眉头,严厉的盯着他。唐明顺苦笑:“行了,别这副样子,跟要把我吃了似的。这个陆佩瑶没像你想得那么单纯好骗。有一回大家在聊天,有人说起大学时追女孩,就说刚入学的女生最好追,新生接待会上瞅见一个漂亮的,上去给她拎行李,送她到寝室,给她打瓶热水,女孩就感动了。你猜陆佩瑶怎么说?”“怎么说?”“她说‘一个漂亮女孩会为给她拎个热水瓶感动?她就这么没见过世面?反正男人就是给我提鞋我也感动不了,别说提热水瓶了。’”胡烨不由一笑:“看得出来,她是个被男朋友伺候惯了的人。你进门帮她脱衣服换拖鞋,她想都没想,就站那里手一伸脚一抬。”唐明顺忍不住说起这几天困扰他的一件事:“上周,她生日,我送了束红玫瑰给她。结果,她那天一共收到了三束花,两打纽西兰进口的长茎玫瑰,一打荷兰进口的双色郁金香。你看,这些花一打差不多就是工厂里工人的半月工资,还得提前好几天预订,除了我外,谁还那么大手笔?但是她下班把花全送同事了,因为她要赴男朋友约会,其中没一束是她男友送的。”“哦,那她男友危险啊。”胡烨看看唐明顺:“糖糖,你没事吧?你情绪不太对头。”“我没事。”唐明顺不由的一笑,“我都什么年龄的人了,早没心情玩这种猫捉老鼠游戏了。放心,我对她没什么企图。她刚进银行,什么都不懂,我帮帮她。”“别去招惹人家正经小姑娘。不要乱祸害人。”胡烨不满的看了唐明顺一眼,“玩也该看看对象。”“不是跟你说了嘛,她有男朋友的,据说她男朋友条件很好。”“她男朋友条件能跟你比?你自己不打算结婚,就别弄得她把好好的要结婚的男朋友丢了。”“你今天怎么一个劲冤枉我啊?你觉得她对我有意思么?我真没发现她对我有意思啊。”“她对你很信任。”胡烨想了想,“信任是被欺骗的开始。”唐明顺不由一笑:“哈哈哈,行行行,服了你了。好,我今天就告诉她,我不可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