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永堕轮回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40 字数:3668 阅读进度:19/87

孟达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去搂陆佩瑶。陆佩瑶往另一侧缩:“我今后再不见你了。”“真的?既然是最后一次,那我得抓紧机会。”孟达把陆佩瑶拽过来,靠在自己肩上,右手按在她胸上,掐住她一只乳/房。陆佩瑶挣扎了两下。“开车呢,别乱动。”陆佩瑶无奈,只得随便他摸,每到红绿灯的时候,孟达就集中注意力捏陆佩瑶,每次都恰恰捏到她有点疼就松手,然后指头再慢慢用力。几次后,陆佩瑶乳/房充血,高高耸起,酥/痒难当,呼吸不均,不明白为什么被孟达一碰,感觉就全然不同。孟达把车停在学校操场旁边的树荫下,远远有学生跑步打球的声音传来,四周反而更显沉寂。“到后座上去。”陆佩瑶摇摇头,低声说,“我不想对不起他。”“难道非要我说,美女,乖乖听话,否则我就用强了?”孟达在陆佩瑶耳边低低的说。陆佩瑶无奈:“哎,我罪不可恕,要永远堕入轮回,不能成佛。”孟达本来以为她要说堕入地狱,结果听见说是要堕入红尘,不由的笑了起来:“成佛,那多乏味。”在汽车的后座上,孟达辗转的亲吻着陆佩瑶,嘴唇,鼻子,耳垂,耳根,脖子,都是好整以暇的轻柔的触碰,仿佛打算漫漫长夜这么吻个没完。两人身体也没贴得很紧,孟达一只手搂着陆佩瑶,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慢慢的抚摸,不轻不重,从胸沿套裙的曲线而下,腰肢,小腹,然后开始按在她膝盖上,伸进裙子里面去,沿着大腿而上。陆佩瑶将两腿并拢,用手按住,她裙子本来就紧,这一摁,顿时把孟达的手夹在两腿之间,孟达的手指还没触到她腿/根,当下也不强求,就在腿内侧轻轻的抚摸着。陆佩瑶见他心平气和又没啥大动作,倒有点放心,干脆放纵自己享受他的爱抚,但是没多久开始感觉不对了。全身的神经被孟达若有若无的触碰弄得敏感起来,随着他手指和嘴唇的每一下移动,说不出的酥麻难忍,心头开始烦躁,说不清楚自己想干嘛,情不自禁的往孟达身上蹭。孟达感觉到了,手开始用力,人侧转过来,压在她身上,嘴开始深吻,舌头在她嘴里挑/逗着,把她舌头吸进自己嘴里,又是吮又是咬。陆佩瑶开始喘/息,用手推他,想挣脱。孟达干脆把陆佩瑶推倒在后座上,脱掉自己上身的西装,然后身体压了上去:“古往今来,多少女人想被男人压在身下,感受到我体重了吗?”陆佩瑶头半枕着车门,眼神迷离,嘴里哼唧着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感受着孟达雄浑的气息,完全被压倒被征服的感觉。孟达开始脱她那条紧身一步裙。陆佩瑶大惊:“不行。”“放心,你连裤袜那么厚,我就是想也戳不破。我今天晚上不想干什么,只想让你体会我,我要让你饥渴。”孟达脱下她的裙子,分开她两腿,开始顶她,上面又开始亲她,两只手隔着衣服用力捏她双/乳。连裤袜既柔软又弹性十足,跟没穿一样,孟达的每一下都像直接顶在陆佩瑶身上。陆佩瑶上面下面都被弄得不可开交,忍不住呻/吟起来。“别吵。你这样容易让我失控。”孟达去堵她的嘴。陆佩瑶无奈,只能强忍,但是身体却开始微微抬起,迎/合孟达,两只手伸进他羊绒毛衣里面去,隔着衬衫在他背上乱抓。孟达忽然放开她,自己坐了起来,陆佩瑶莫名其妙,随身随影的跟着他,还想粘在他身上。孟达轻轻的笑了:“我在吃饭时候说过,今晚上我要让你看我,摸我。”陆佩瑶受惊:“不要。”但是孟达已经解开了自己皮带,拉下裤子拉链,把里面白色的衬裤和内/裤都拉下来一些。陆佩瑶转过头去。“转过头去干嘛,车里这么黑,你真看得见?”陆佩瑶忍不住一笑:“既然看不见,你还要我看。”孟达把她身体拉转过来,又去拉她的手:“摸我。”陆佩瑶不肯,挣扎,孟达微微一用力,轻易的就把她手放进自己内/裤里:“抓住。”孟达呻/吟了一声。陆佩瑶脸更红了,孟达巨大的勃/起着,又粗又硬又长。陆佩瑶感觉到了孟达的欲/望,她自己也心动不已。过来几秒,孟达的喘息停止了,奇怪的问:“怎么不动,你不会么?”“什么?”陆佩瑶莫名其妙,回过神来,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不对,哎,什么都要我教。”孟达抱怨了一声。陆佩瑶缩手了,有点诚煌诚恐的望着他,担心自己不能取悦于他。孟达感觉到了,把她手重新拉回来:“没事,瑶瑶,看来你真是没太多经验。不过这都是本能,很容易的。你肯定是又紧又小,会把我裹得特别舒服,我等着你在我身/下让我疯狂的一天。不过,我今天晚上得多索取点了。你坐到我身上来。我本来是只打算让你摸我的,既然你不会,那我就得自己动手,摸摸你了。”陆佩瑶脑子有点清醒了:“别,我们到此为止吧,再下去,跟做没什么区别了。”“跟做没什么区别?这话可是你说的,那好吧,我就做了。”孟达佯装要把她摁倒。陆佩瑶无奈,用两手抵制:“别,求你。”“那就坐我怀里来。”陆佩瑶不动。“让我干还是让我摸,你自己挑吧。”陆佩瑶哭笑不得:“你真无赖。”孟达把她拖到自己前面来,交叠着坐在自己腿上。孟达拉下内/裤,直接顶在陆佩瑶连裤袜上,这下两人都感觉强烈了。孟达身体微微一挺,两人都忍不住一起低声呻/吟。没顶几下,两人都头脑一片混乱。孟达解开陆佩瑶上身的外套,扔在一边,陆佩瑶里面穿这紧身高领兔羊毛毛衣,孟达脸在她身上蹭:“好柔软。”手在外面搓捏了一番,越来越重,把陆佩瑶弄得双/乳像要爆破。孟达把手伸进了她衣服里面去,先在后面解开文胸,然后伸到前面,托起双/乳,大拇指从里向外捻动,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往外拉,陆佩瑶感到又痒又痛,忍不住呻/吟。“把头转过来,吸我舌头。”孟达说。两人上面吻着,下面顶着,孟达的手不停的又捏又揉陆佩瑶的双/乳。陆佩瑶大脑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波弄得魂飞意夺。不知不觉中,孟达的一只手伸了下去,伸进连裤袜,开始揉她的小腹。陆佩瑶想要反抗,但是随着身体在揉动中摇晃,下面时候有什么隐秘的感觉升起,陆佩瑶从来没感觉到过的,不由的全身酥软,随便孟达动作。孟达的手更往下了,伸进陆佩瑶内裤里面,触到了三角地带。陆佩瑶一惊,脑子有点清醒了,把孟达舌头吐出:“不行。”“就用手摸摸。”“这样有什么本质区别,等于什么都做了。”陆佩瑶急。“对我来说,区别很大。我能满足吗?我能说我已经干了你吗?”孟达左手收紧,让陆佩瑶不能挣扎,右手继续下探,“别动,我挑/逗你一会,就让你回家,今天到此为止。”孟达凑在陆佩瑶耳边,咬着她耳垂,低声说:“我不会让你达到高/潮的,我要让你渴望,我等你回来求我干你。”孟达手往下,中指探入花丛,按在最上面那处娇嫩,不住的轻触打圈。这下陆佩瑶惊得快跳起来了,身体开始打哆嗦,激动的结结巴巴:“怎么……怎么……回事?”孟达惊奇的说:“哦,这也没体会过,哎,真是什么都不懂。”孟达开始用指尖专心的刺激那一处,小心翼翼,如拨动密码盘,没多久,就感觉到有一个小点在慢慢变硬,突起。陆佩瑶快昏过去了,无数细微的感觉升起,从没有过的紧张,酸痒,焦虑,渴望。陆佩瑶开始哭:“求你,别,受不了了,这,这太怪了。”浑身发抖。孟达叹气:“这都没感受过,看来你男友技术真不行。好了,还有最后一个步骤,今天到此结束。”孟达中指一伸,插/了进去。陆佩瑶顿时身体一挺“啊”的一声大叫,企图站起来。孟达赶紧按住她:“等等,奇怪。这也太紧了吧。”陆佩瑶下面的重重褶皱紧紧的咬着孟达的手指头,压力四面八方的挤过来,想阻止异物入侵,使孟达想到如果这是自己肉/棒的话,会受到多大阻力。孟达把手指插到头,陆佩瑶大急,但是想起医嘱,倒反而不敢动了,只急得的小声哀求:“求你,别动,抽出来好么。”孟达用手指头在最里面摸索着,感觉到指尖刮到什么障碍物。陆佩瑶急的哭了起来。孟达亲了她一下:“宝贝,别哭。忍忍。我看看怎么回事。”孟达把中指抽出来,企图同时插入两根手指。“疼。”这下陆佩瑶真不干了,用力挣扎。“等等,瑶瑶,你还是处/女?”陆佩瑶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孟达喃喃说:“怪不得,这倒让我非占有你不可了。”冲动难抑,一翻身把陆佩瑶推倒在后座上。陆佩瑶急:“不是,我不是处/女,真不是。”孟达怀疑:“不是处/女更好,那我就干了。”一伸手就把陆佩瑶脸朝下压得趴在后座上,另一只手把她连裤袜剥到膝盖,陆佩瑶挣扎两下,纹丝不动。她在孟达手里,像玩偶一样不堪一击。陆佩瑶曲身被压在后座上,雪白滚圆的臀部暴露在空气中,在车厢幽暗的光线下,黑毛衣和黑连裤袜的中间,白得触目惊心,丰满妖娆,充满青春的活力,下面藏在暗影里,朦朦胧胧看不清,更增加诱惑。孟达心头一颤,伏身压住,扶住自己的龙头,对准了那处柔软,先尝试着顶住。他今天本来并不打算占有她,于是只微微挤进去一点,那份滋润柔软,顿时将他紧紧的包裹,吮/吸。孟达脑袋里如有一万个炸弹在爆炸,再难忍住,顿时一用力,插了进去。陆佩瑶疼得浑身发抖,哭着求饶:“别,求你,你说过你从不强迫女人的。”孟达前端已经进去,感觉到了那份紧致正在被他撑开,这时候让他退出,实在有点考验他意志,但是陆佩瑶泣不成声。孟达叹了口气,抽了出来:“还是把第一次留给你未婚夫吧。我不想毁了你。”孟达开车把陆佩瑶送到家门口,陆佩瑶鼻子还在一抽一抽。孟达停下车,把她再次搂在怀里,吻她:“生气了?”“没,只是还有点疼。像两腿间夹着什么东西。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陆佩瑶有点不好意思的把眼泪抹干,冲孟达笑笑。孟达叹气:“本来是想让你在床上想我的,现在我恐怕得在床上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