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这个男人所困扰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37 字数:3439 阅读进度:15/87

过了几天,刘行泉去孟达办公室汇报工作,说完要告辞的时候,孟达说:“刘行长,你们行的那个小陆,陆佩瑶,现在在行里做什么业务啊?”刘行泉一愣,看了孟达一眼,小心应对道:“应该是储蓄吧,陈伟民规定大学生进行第一年都必须做储蓄。”孟达点点头:“上次她说她被借用到信用证业务部去一个月,我想她读国际金融的,做这个倒专业挺对口。”刘行泉对此事一无所知,但是看孟达似乎面色不悦,不由心里暗骂陈伟民,孟达明显对这个陆佩瑶有兴趣,陈伟民居然不把陆佩瑶的任何风吹草动在第一时间汇报给自己听。刘行泉想想:“陆佩瑶做信用证业务么?她叔叔,哦,我说的是那个陈振业,把她托到我这的时候,说是要让她进投资处的。我告诉他分行各处不能直接进大学生,只能直属营业部进人后再往上抽,他说可以,所以我就先让小陆去营业部历练,等过个三,五年,再让她到位。”陈振业是上海有名的大企业家,上市公司总裁,亿万富翁。孟达好笑:“陈振业的侄女,他们怎么不一个姓。”刘行泉也笑:“我也这么问他,我说老陈,你到底有多少兄弟姐妹,怎么每年都要往我这塞一堆的外甥侄女啊。他说这个特殊,原来陆佩瑶她爸,跟陈振业是高中同班同学,又是当知青时一起到湖南上山下乡的。我见他说得郑重,貌似交情非浅,就把陆佩瑶留在分行,没让她到下面支行去。”孟达想想,入分行投资处的话,就跟营业部彻底脱离了,跟朱广宇自然更是拜拜了:“嗯,应该给大老板一个面子嘛,他的要求应该开绿色通道,那就让这个陆佩瑶早点到位。”刘行泉为难:“这个,毕业不到一年就入分行投资处么……”孟达抬头看了他一眼,刘行泉立即改口:“嗯,借调,先借调三年再说。”孟达思考着:“嗯,那就从12月12日开始借调吧。那天早晨一上班就通知她。”刘行泉莫名其妙的看看孟达。孟达解释:“那天是她生日。”刘行泉无语,心想:借调三年,你还不见得对她有三个月的兴趣呢。不过,借调一个人,同时给了孟达和陈振业两人面子,还算划算。就在刘行泉在孟达办公室的时候,他的机要秘书唐明顺到一楼储蓄柜给大家送晚会上的照片:“按自己人头认领啊,缺胳膊断腿的有份,少半拉脑袋的就别拿了。”唐明顺给正埋头算报表的陆佩瑶送了一张去:“陆佩瑶,看这张,拍得有水准吧。我把一张压我办公桌玻璃台板正中间了。这张给你贴哪?可得找个醒目的位置。”陆佩瑶抬头扫了一眼,照片上两人站在舞台中间,拍摄角度的问题,陆佩瑶几乎靠在唐明顺胸前,两人亲密得像对情侣。陆佩瑶一笑:“嗯,拍得不错。”此刻大厅里客户不多,徐经理跟几个没客户的同事围了上来,小刘笑着说:“哈哈,糖糖,真压你玻璃台面正中间了,给你那些女朋友看见了,还不活撕了你。”徐经理笑嘻嘻的拿出透明胶来,把照片贴陆佩瑶柜台内侧:“小陆,给你贴这,行里人人都能看见,外面客户看不见,你男朋友来了,保证看不见。”陆佩瑶笑:“给他看见更好,让他有点压力。他要是对我不好啊,有人张大嘴巴等着呢。”唐明顺大笑:“咋把我说得跟癞蛤蟆似的,世界上有长得像我这么帅的癞蛤蟆么?对了,这周还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呢,要我周末去相亲。我给你们看看照片啊,你们觉得长得咋样?”打开皮夹,给大家看照片。“唐大公子,你怎么还相亲啊,那么多女朋友也不嫌累”大家都把脑袋凑了过来,“这女孩,才几岁啊,你怎么摧残未成年少女。”“二十五,我也怀疑这照片别是十六岁时拍的吧,专门糊弄相亲的。上次我就遇到过,照片上简直天仙下凡,见面一看明白了,下凡原因是因为超重。”唐明顺是行里有名的花花公子,二十八/九岁年纪,身材高瘦,相貌英俊,风度翩翩。他很有来头,他爸是市府办公室的秘书长,他妈是市城建局的一个副局长,他是独子。唐明顺生活奢侈,出手阔绰,没人说得清楚他收入的来源,反正行里这点工资肯定不够他花的。唐明顺自称是永不结婚的男人,坦言自己女朋友比衣服还多。唐明顺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有工民建的硕士学位,毕业后却进了银行,一直给刘行泉当秘书,目前在行里的级别相当于副科。唐明顺行政级别不高,但是机要秘书这个职位却权限模糊,很多老资格的分行处长见他都担待三分。唐明顺平时说话谈笑风生,嘴里就没一句正经的,但是行里像徐经理这样跟他年龄相近的未婚科级干部,没人敢跟他亲近。唐明顺开一辆奔驰320,据说是一个朋友借给他开的。这个朋友,背后有人告诉陆佩瑶,是个开娱乐厅的老板,据说有黑社会性质。进银行5个多月来,唐明顺,让陆佩瑶说不清楚啥滋味。唐明顺人前人后,说话总是没一句正经。陆佩瑶第一次对他有深刻印象是她进行工作不到一个月的时候,那天她不知道啥原因,没搭电梯走楼道,遇上了唐明顺,唐明顺说:“你走楼梯干嘛?我走楼梯是为了锻炼身体,要不要增加我锻炼强度,让我抱你上上下下。”陆佩瑶心中恼火,进银行没几天,遇到这种客户或者同事莫名其妙的调戏倒是不少,包括银行里的电工都会不三不四的说上几句,被她用冷冰冰的眼光戳得半句话咽了回去。他妈的,这里到底是银行还是夜店。但是唐明顺,她不敢得罪,只好笑着回:“我体重太轻,建议你去抱个煤气瓶,注意一定要点燃。”从此唐明顺就开始频繁出现在她眼前,每天中午午间休息,唐明顺吃过饭后,都会跑进储蓄部来说笑一番,讲的都是他自己的风流韵事,昨天在酒吧遇到个美女,明天去相亲,今天两个女朋友争风吃醋了。陆佩瑶做储蓄,周末要轮休,遇到她周末上班的时候,王浩然就会来行里接她下班。唐明顺到时间一定会出现,每次搂着不同的女孩,从分行正门进来,靠在柜台前跟所有值班人瞎聊,把女孩介绍给大家。陆佩瑶不能说唐明顺是在针对自己,但是心里那个别扭就别提了。一来二去,连王浩然都对唐明顺看得眼熟了。王浩然看不起唐明顺,把他当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看,但是陆佩瑶却知道唐明顺没那么简单,别看同事们在一起都嬉皮笑脸的,其实大家对唐明顺敬而远之。王浩然背后说:“要是我爸是市委秘书长,我可不会这么快30了,还在银行里当个小秘书。”陆佩瑶稀奇:“那你想当啥。”“像这种出身的,可以交际到些人物吧,早该升上去了。”王浩然不屑,“富贵出娇儿,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女人,跟小职员瞎混。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好娘胎都被废物浪费了。”陆佩瑶横了自己男朋友一眼,心里想:唐明顺粉面含笑威不露,你未必有人家那水平。但是这话没说,王浩然心眼小,爱记话。时间慢慢过去,架不住一回生两回熟,陆佩瑶也习惯唐明顺总在眼前晃。唐明顺还挺体贴,中午在餐厅老跟她坐一桌子吃饭,给她拿筷子餐巾纸不说,陆佩瑶痛经,嘴唇发白,他也不知道怎么发现的,居然一声不吭的递上一片止痛片。陆佩瑶每天在银行对面小巷里的一家牛肉锅贴店吃早点,不知啥时候起,唐明顺也来了,每次她坐下5分钟内,唐明顺就会一屁股坐她对面。行里那么多人都在巷子里买早点,老看见他们两人一起吃早点,这算啥意思。陆佩瑶每天要一碗牛肉粉丝汤,5个牛肉锅贴。唐明顺每天要一碗牛肉汤面,两个鸡蛋。唐明顺说:“一女孩早饭就吃那么多,当你老公真可怜,养老婆辛苦,好在,我最吃苦耐劳。”陆佩瑶脸上微微变色。唐明顺笑着说:“一句玩笑,别这么严肃。”陆佩瑶不知道唐明顺到底想干嘛?老是这么嘴里不荤不素,但是真要翻脸,他也没啥人前说不出口的话。陆佩瑶想跟他说个明白,他又什么都没说;不跟他说明白,又被他骚扰得够呛。当然,唐明顺跟朱广宇不一样,唐明顺确实不算惹她讨厌,但是确实够让她烦。有一回陆佩瑶参加整个市分行举行的游泳比赛,初赛过了,进入复赛圈。周末唐明顺特地来找她,带她去游泳馆训练,校正她游泳姿势。陆佩瑶穿着深蓝的单件式泳衣,裸/露后背,长发高盘,走到泳池边上时就已经够令人侧目。两人在水下近距离面对,唐明顺穿着紧身的游泳裤,陆佩瑶注意到泳裤前端明显绷紧了,唐明顺也意识到陆佩瑶感觉到了,两人就有点说不清楚的情绪在里面。陆佩瑶练习,唐明顺在旁边指导,在水下用手托起了她腰部,结果陆佩瑶被水呛着了。唐明顺叹气:“别人还当我怎么得你了呢,我可真是啥都没干。我真是比那窦娥还冤。”唐明顺想了想说:“陆佩瑶,我觉得我在水里不安全,我穿上衣服在岸上教你吧。” 说完,真跳上岸换衣服去了。陆佩瑶哭笑不得:“你在水里不安全,被你那些女朋友听见了,还以为我要怎么得你呢。”陆佩瑶拿唐明顺没折,这人既不能得罪,又不能冷淡,当然更不能热情,总之,轻不得重不得,只能忍着,应付着,脸上还得陪着笑。陆佩瑶憋得出内伤。陆佩瑶暗暗叹气:什么叫暧昧,这就叫暧昧。中国的办公室,到处充满着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唐明顺要跟她玩暧昧,她只能暧昧的陪着玩,用暧昧对暧昧,最后大家习以为常,成为生活正常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