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缠上门的贱货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31 字数:2671 阅读进度:9/87

周六早晨11点不到,在上海下只角的一幢暗无天日的两层筒子楼里,有一间不到八平米堆满杂物的小房间,到处落满灰尘,天花板被油烟熏得漆黑,墙壁上粘满了发黄的旧报纸。房间里有一张双人床,一张可折叠的桌子和几把方凳,晚上把桌子收起,在方凳上架块门板,铺上被褥,然后布帘子一拉,就可以睡人了。这就是王浩然的家。现在家里有4个人,都围坐在桌子旁边,王浩然讨好的把陆佩瑶带来的生日蛋糕给父母看:“窝夫小子的啊。妈,这蛋糕可有名了,据说特别好吃,等会您多吃两口。”这蛋糕有点贵,远远超过了目前陆佩瑶的薪水档次。王浩然父母是一对胖胖的中年人,面黄皮宽,王浩然爸爸礼节性的谢了一声,王浩然妈爱理不理的哼了一声。王浩然十分尴尬,只能多多给女朋友倒开水。4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场面十分冷清,王浩然左右斡旋勉强维持话题。陆佩瑶不由微微一笑,想起她两年前暑假第一次来的情景,当时王浩然父母觉得儿子能攀上她这么个大教授的女儿,祖坟都要冒青烟了,那个夹道欢迎,那个一脸巴结。但是自从王浩然去年工作后,王浩然爸妈忽然态度大变,话里话外就是:你牛皮糖似的缠着我儿子干嘛。过了会,王浩然提议:“妈,今天您生日,我们两去厨房给你们烧几个菜,好好孝敬孝敬您。”然后冲陆佩瑶使颜色。陆佩瑶也跟着站了起来:“爸,妈,那我们去了。”王浩然父母矜持而冷淡的点点头。王浩然和陆佩瑶一起站起来,穿过吱嘎作响的楼道,走到二楼露天平台,那里有间搭得东倒西歪的违章建筑,是楼上几家人共用的厨房。王浩然挽起袖子开始在自家灶台上忙活,一面小声跟陆佩瑶商量:“瑶瑶,今天你态度上积极点,在我爸妈面前多做点家务。让他们高兴高兴,等会吃饭时候,我好跟他们说我们的婚事。”陆佩瑶袖着手站在厨房中间看男朋友忙活,笑着说:“浩然,你爸妈可不是靠我多做点家务能讨好得了的。我看你这婚事么,今天不提也罢,省得让你妈生日都过不好。”王浩然语塞,在油烟中煎一条鲫鱼。陆佩瑶嗅嗅空气:“好香,这鱼烧得有水平,今天我要多吃点。”王浩然求饶:“瑶瑶,你今天表现好点好不好。我这辈子天天都给你烧菜做饭,工资全交,家务全包,但是今天你得跟我合作点。”鱼烧好了,王浩然装鱼入盘:“瑶瑶,你端进去,嘴巴甜点,就说你特意为我妈烧的。”陆佩瑶笑着吐吐舌头:“那是,我嘴巴最甜了,不就浪费点吐沫嘛。”但是陆佩瑶走到王浩然家拐角的地方停住了,王浩然家地方小,习惯性的家里有人就不关门,王浩然父母正在屋里奚落陆佩瑶。王浩然妈妈在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不知道自重,进门就喊我们爸妈,谁是她爸妈,给根杆子就顺着往上爬的货。居然还留浩然在她家过夜,真是下贱,不知羞耻。”王浩然爸爸叹了口气说:“嫁不出去呗,浩然条件这么好,她能不死缠活赖着……”陆佩瑶想了想,这功夫走进去可不太合适,于是又端着鱼回来了。王浩然正在炒青菜,看见她这么走回不由的一愣。陆佩瑶似笑非笑的看看他:“菜我来炒,鱼你去送。”王浩然戒备的瞅了她一眼,心里暗暗打鼓,把锅铲递给陆佩瑶,自己送鱼,结果走到拐角,听见他爸在说:“浩然干嘛死活不要那个刘局长女儿啊,我看她就长得挺好,胖胖的,一看就是旺夫运。”他妈回:“是啊,去年一年,人家老来我们家找他,对他多好啊,家里全是她送来的东西,都是别人送给她爸的。今年这陆佩瑶一回来,人家就不来了,也没东西孝敬我们了。”王浩然爸爸接上:“东西算啥啊,最重要的是浩然的前途。她家就她这么一个独生女,她爸可是鼎鼎大名,这两天早报晚报上都是她爸的新闻,据说早晚要升市局局长。浩然要是娶了她,她老爸肯定得为女婿全力以赴,我们也好跟着享福。”王浩然大惊,噌的一步冲进门去,把鱼往桌上重重一放:“爸妈,你们在说啥呢。说话门也不关,这些要是给瑶瑶听见我可怎么办。”王浩然爸爸心虚的望了儿子一眼,不吭声。王浩然妈不高兴的说:“听见正好。她识相点,就别再进我家的门。”中午的那顿饭吃得相当沉闷,王浩然父母因为饭前跟儿子的争执正在闹情绪。王浩然则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陆佩瑶听到啥了。独有陆佩瑶镇定自若,面带微笑。勉强大家把饭吃完,王浩然把心一横说道:“爸妈,有消息说,国家要停止福利分房了,我想趁我们局里现在还有房子分,赶紧跟瑶瑶把结婚证领了。我们打算周一就请单位开介绍信。”王浩然父母脸上变色:“这么快就结婚么?分房子急啥啊,瑶瑶不是有好几套房子嘛,难道结婚不拿出来。”陆佩瑶一听这话,脸色也有点变了,不由的瞟了男朋友一眼。王浩然两头尴尬,他把陆家房产都在陆佩瑶名下的事情告诉父母,本意是想给女朋友加分,没想到自己爸妈这时候会抖露出来。陆佩瑶一看王浩然脸色不由的心里冷笑,当下不急不缓的说:“爸,妈,是这么回事。我家虽然有几套房子,但都是我爸的财产。我一个女孩子,如果要靠陪嫁房产才能把自己打发出门,那我岂不是真要被人笑嫁不出去。而且,什么要聘礼啊,给嫁妆啊,其实就是给两边父母增加负担。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嘛,应该自己奋斗,结婚不应该问两边父母要钱,婚后更不应该刮父母钱。父母的财产么,等父母过世时再说。我爸今年才50岁,等遗产至少还得等30年。”王浩然连连咳嗽,最后在桌下踢了女朋友一脚,总算把她话止住,但是王浩然父母脸色已经极其难看,原来王浩然背地里已经跟父母提过几次了,他给父母的许诺是:结婚瑶瑶家会包办一切,我从局里分到的房子,也叫她家出钱装修,给你们住,改善你们的生活。王浩然父母并不想儿子娶个家境还算凑合,但是娘家没权没势的媳妇,可是儿子坚持,这桩婚事看起来反对有难度,只能安慰自己说,总算儿子婚后,自己能立即改善住房条件了,多少也算有点吸引力。可是今天陆佩瑶的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摆着是不肯让他家占到一点便宜。上海小姑娘一个比一个猴精,王浩然父母看看儿子,觉得儿子虽然说得天花乱坠,但是明显没本事吃定这个女朋友。 王浩然本来是想把领结婚证的事情趁母亲生日的机会敲定的,但现在话说成这个样子,再坚持话题估计两边要撕破脸皮了,于是叹了口气:“爸妈,我跟瑶瑶去逛逛街,先走啦。”王浩然和陆佩瑶走后,王浩然父母一面收拾桌子一面嘀咕:“浩然真是被这狐狸精给迷住了。她家有啥啊,就那几套房子,还守财奴似的捂着,生怕被别人占光了,真有钱的人家,拔根毫毛都比她腰粗。过去跟我们同厂的老周,就说起过要给浩然介绍对象,女的父母是生意人。”“是啊,我去菜场买菜,人家一听说我儿子清华硕士毕业,税务局里的公务员,哪个不说我家门槛都要被提亲的踩塌了。现在家庭条件好点的小姑娘,遇到个有才有貌的男人,结婚女方家贴房贴车的有的是。远在天边的不说,就眼前的那个刘家小姑娘,不比这个陆佩瑶强上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