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黄鸡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27 字数:3287 阅读进度:5/87

下午5点到了,今天是周末,大家收拾收拾东西,涌出金碧辉煌的分行大门,去上海狭窄逼仄的小房子里过家庭生活。陆佩瑶骑着自行车在上海七弯八拐的里弄间穿行。这些窄窄的弄堂堆满杂物,地面坑洼不平,不时窜出个五彩缤纷的皮球和蹒跚学步的孩子。陆佩瑶却像表演杂技似的,轻轻松松一偏一拐的骑得飞快,遇到两三级的小台阶,也不用下车,一提车把手就窜了上去。大半个小时后,陆佩瑶到了西藏路上一家小小的鸡粥店门口。王浩然远远就冲她挥手,他工作的税务所离这里比她银行近,每次都是他比她早到。陆佩瑶跳下自行车,王浩然伸手接过车把手,替她把车子停稳锁好:“我已经开好票了,现在差不多排到我们了,快进去吧。你去占个座位,我到窗口拿去。”王浩然声音冷冷。陆佩瑶抬头看看王浩然脸色,只见王浩然牙关紧闭,英俊的脸上面无表情。陆佩瑶柔声问:“怎么了?又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王浩然叹了口气:“等会告诉你。”这是一家小的只摆了两排桌椅的小店,昏黄的灯光,油腻的餐桌,里面坐满了人,劣质香烟的烟雾在低矮漆黑的天花板下聚集。陆佩瑶一桌一桌看过去,有一家人貌似快吃完了,陆佩瑶问了一声,得到人家肯定的答复,于是陆佩瑶站在旁边等了会。那家人离开后,陆佩瑶占了那张桌子。服务员过来收拾桌子,王浩然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过来,里面是半只三黄鸡,一笼鸡肉小笼包,两碗鸡汁粥。王浩然明显心情不佳,陆佩瑶不敢开口乱问,两人闷声不吭的开始吃东西,上了一天班,两人确实也饿了。三黄鸡蒸的恰到好处,鸡肉又白又嫩,鸡骨头还带着血。陆佩瑶心疼的把鸡腿鸡翅膀都夹给王浩然,王浩然父母是下岗工人,家里伙食比较差。一刻钟后,两人饥饿有所缓解,心情也好得多,王浩然闷闷的说:“今天我跟所长谈过了,他不同意让我去做税管员,说我专业不对口。”“那怎么办?”陆佩瑶担心的看看自己男友。王浩然性格争强好胜,精明外露,态度又桀骜不驯,咄咄逼人,常让陆佩瑶放心不下。“没办法,继续坐窗口卖发票呗。什么专业对口不对口,所里当税管员的有几个是科班出身的,绝大部分连张大学文凭都没有,我专业再不对口,比起他们来还至少多认识几个字,一群文盲。”王浩然骂道。陆佩瑶伸出手去握住男友的手腕。过了会,王浩然情绪平了下了:“其实我也明白,就是因为没后台。跟我同时进税务所的小陈,就是他爸一个招呼,上个月就调到局里去了,他不过是个烂校本科生,还是学机械的。算了,我慢慢熬,总有我出头之日。”陆佩瑶默默无语。王浩然跟她是高中校友,但是比她高好几届,他的辉煌事迹至今还在中校流传。高中毕业那年,王浩然拒绝清华北大的保送名额,自己参加高考,一心冲刺上海市高考状元,偏偏高考那三天又中暑又腹泻,天天下了考场就上医院打吊针,就这样,还是拿下了全市第五名。进清华后,成绩一直名列前三,年年全额奖学金,又当过系学生会主席,参加过大学生演讲比赛中最高级别的狮城雄辩,读硕的时候更被评为清华十杰。学生时代是不可一世的风云人物。王浩然一年前硕士毕业,回上海参加公务员考试,据说这种考试里面水很深,王浩然出身上海棚户区,家里是没有一个说得上口的亲戚,但是他成绩实在太好,笔试面试,好到都没法把他刷下来。于是如愿以偿的进了上海市税务局。这是王浩然心愿的达成,同时也是幻想的破灭……王浩然沉思着说:“瑶瑶,我得准备准备,参加明年春季的复旦大学博士生入学考试。我得在职的读个经济类博士文凭,不能让别人因为我的学历和专业卡我。”王浩然本科硕士都是读工科的。“时间这么紧,能行么?”“小菜一碟。”王浩然轻蔑的一笑,满脸自负,但是转瞬间眼神又灰暗了,“哎,我最终发现原来我就是一个只擅长应付考试的书呆。瑶瑶,要么干脆我离开税务局,全职读博,今后当个大学教授算了。”“得了,得了,当个像我爸似的大学教授,怎么可能满足雄心勃勃的你。” 陆佩瑶笑了,拍拍王浩然的手,“好了,再吃几个饺子吧,我的好老公,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人没吃饱是要饿的。”两人饭后,手勾着手在南京路上瞎逛了一通,王浩然有心给女朋友买桶哈根达斯冰激凌吃,被陆佩瑶拉住,结果两人就买了两串烤鱿鱼,让嘴里有点东西嚼。王浩然父母就从上海市市政府拿点下岗工人补助,已经拿了好多年了,家里吃饭穿衣都难以为续。王浩然本科期间靠一等奖学金和做家教维持生活,读研后有了研究生补助日子才好过点。后来王浩然跟陆佩瑶恋爱,王浩然全身上下的衣服包括内裤袜子都是陆佩瑶给买的。陆佩瑶学生时代,她爸爸给她的生活费非常充裕,但是毕业工作后,陆佩瑶就不好意思用爸爸钱了。她现在一年见习期没满,没有奖金,每个月只有600多的基本工资。王浩然现在在税务所有2000多一月,但是都交给了父母,每月只有100元的零花钱,所以两人过的比学生时代还要窘迫。陆佩瑶的那串鱿鱼啃完了,王浩然把自己那串递给她。陆佩瑶一只手接过继续啃,另一只手挽着王浩然胳膊,两眼盯着橱窗里面眼花缭乱的陈设。王浩然小心的说:“瑶瑶,明天中午,我想给我妈过个生日,就买个蛋糕,烧两个小菜,很简单的弄一下,你也来好不好。”陆佩瑶心头一惊,迟疑,但是男友给准婆婆过生日邀请自己,也不好一口拒绝:“浩然,你妈看见我就讨厌。我真得该去讨嫌吗?她别连生日蛋糕都咽不下去了。”“我爸妈,哎,真把我当根葱了,以为我有张清华硕士文凭,就什么高官独生女,豪门千金会像飞蛾扑火似的往我身上扑。” 王浩然苦笑,“他们不知道,就算我真是根葱,也得有人拿我呛锅才行。”陆佩瑶温柔的安慰他:“浩然,别这么说自己爸妈。他们对你的期望值是高了点,但是你确实是一个值得父母骄傲的儿子。”“你的意思是说我爸妈除了生了我这个儿子外,他们自己这辈子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吗?”王浩然挖苦自己。陆佩瑶心里想:可不是嘛,你爸妈也就这点见识。但是嘴里不能这么说,陆佩瑶柔声说:“优秀的子女是当父母的一生最大的成就。不管你爸妈是谁,有你这样的儿子,都会骄傲的。”王浩然又苦笑了一下:“瑶瑶,明天中午到我家来吧。我想同时跟爸妈提一下我们结婚的事。现在到处在传,国家马上要把福利分房改成货币分房。趁现在我们局里还有房子分,我想我们得赶在政策变化前,把证给领了。”陆佩瑶一怔:“这么快就结婚么?我见习期都没过,你还得资助你爸妈,我们俩哪有这经济能力?”“先领证吧,结婚办酒啥的今后再说,房子是头等大事。”王浩然说。陆佩瑶不语,脸色抑郁。两人一直逛到外滩,又兜回头。陆佩瑶感慨:“人家都说,上海姑娘的长腿都是逛街逛出来的,上海姑娘的苗条都是挤公共汽车挤出来的,上海姑娘的聪明都是穿弄堂不迷路练出来的。”王浩然不由的一笑。陆佩瑶接着说:“对了,说到逛街。还有件事,差点忘了。刘洁今天给我打电话,叫我明天下午陪她逛街,然后一起吃晚饭,说把你也叫上,她要把她男朋友介绍给我们认识。”刘洁是陆佩瑶的高中同学兼闺蜜,两人中学时好得不得了,刘洁大学是在上海本地上的,陆佩瑶在北京,但两人还是情同姐妹。王浩然却惊讶得连脚步都停了下来,大声的冲口而出:“她有正式男朋友了?没听她说起过啊。”忽然意识到自己反应过于强烈,赶紧低头掩饰。陆佩瑶却没觉得自己男友情绪异常:“嗯,她那么挑,这次总算有看对眼的了,不容易。”“男的条件如何?”王浩然问。刘洁是上海一个区的公安局局长的女儿,她爸很有点魄力,在最近严打中清扫上海黑帮更是名声大振,据说可能是下任市局局长的人选。“条件不错吧,重点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在张江高新科技园区做IT,高薪,有4000多一个月呢。父母是事业单位的,家庭条件也不错。刘洁给我发了张照片过来,长得是相当的帅,有款有型,身高有一米八十多。”王浩然问:“硕士还是博士?”“哦,本科。”“本科毕业做IT?”王浩然不屑,觉得这男人条件不咋的,“男人靠脸攀附权贵。”王浩然自己是标准的上海小白脸,中等身材,相貌清秀,举止温文尔雅。“这个,不是吧。”陆佩瑶犹豫的看看男朋友,觉得王浩然今天特别偏激,“那人在外企做IT,王洁爸爸是公安局的,风马牛不相及嘛。刘洁普通大学本科毕业,机关工作。最多也就是女方的家庭条件好点,男方的相貌和个人条件好点,这不是挺般配的嘛。”“嗯,你说得没错。”王浩然含混的说,“走,我送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