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视眈眈

小说: 绯色迷途 作者: 无缺 更新时间:2015-06-01 21:45:25 字数:3014 阅读进度:1/87

10月的一个周一的早晨,8点刚过,银行市分行的一楼营业大厅里还没几个客户,十几个储蓄窗口中只有几个在办业务,其他的员工们收拾桌面的收拾桌面,吃早点的吃早点。储蓄部徐经理一面把刚拿下来的通知挨个发给大家,一面抱怨:“你们都咋回事,说好今天市领导要来视察,还不把赶紧把卫生打扫好。喂,小刘,你怎么还在啃大饼油条?赶紧吃完,把嘴巴擦干净……”小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职员,当下口齿不清的嘀咕:“急什么啊,不是说下午才来嘛,这才早晨几点啊。咱们坐在这市分行一楼大厅里,天天不是这个领导来检查,就是那个下级单位来参观取经……”小刘这么一说,别的几个也跟着抱怨起来:“就是,上面领导是无所谓,反正就陪着转个圈,吃顿饭,唱个卡拉OK。我们这些下面的,本来上班就够忙的了,得当心别错收了假钞,点错了钱。还要天天应付这些观光团,小心这个,小心那个,一不留神,就被抓了小辫子,吃不了兜着走。”徐经理笑骂:“就你们牢骚多……”忽然,徐经理桌面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小刘的柜台离徐经理的办公桌最近,于是走过去正想伸手接,一眼看到液晶显示的号码,顿时缩回了手,吐吐舌头笑笑:“是朱经理的内线,徐经理,你还是自己来接吧,别让他听见我嘴巴还在吧唧吧唧。”徐经理皱皱眉头:“我不是刚从他那里下来嘛,又有啥事?”一面说一面走回去接电话,“朱经理……嗯,好的……马上就叫她上来。”徐经理挂了电话:“小陆,陆佩瑶,朱经理叫你现在去他办公室一趟。”陆佩瑶闻言不由的微微皱起了眉头,其他几个同事也在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她。陆佩瑶心里暗暗叹气:才毕业上班三个月,就被这号下流狗子流着哈喇子盯上了,今后日子还长着呢,怎么过?没办法,只能小心应付着过。陆佩瑶无奈的应了一声,拿上钥匙,打开营业厅的防盗门出去,走到电梯口等电梯。在二楼市分行直属营业部经理办公室里,朱广宇坐在大班桌的后面,正饶有兴趣的盯着陆佩瑶看。陆佩瑶是地道的上海姑娘,一身银行发的制服,浅蓝色衬衫,黑西装,更显得皮肤像水**一样雪白粉嫩,身材窈窕高挑,曲线玲珑。这个年龄段的美女一般都显得清纯甜美,这陆佩瑶却是天生容貌艳丽妩媚,鼻梁又高又挺,双眉如画,丹凤眼顾盼多情。陆佩瑶学生时代一直是校花,同寝室女友们用《红楼梦》里贾宝玉的相貌描写笑话陆佩瑶,说她是: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朱广宇越看越心痒难搔,美女见多了,但是这个陆佩瑶长得令男人想入非非。朱广宇部队转业,文化程度不高,性格直接,直接到现在就恨不得把陆佩瑶压在身/下抽/插一番……朱广宇盯着陆佩瑶看,陆佩瑶也在盯着朱广宇看。朱广宇,北方人,高胖子,50不到,行伍出生,结实,皮肤微黄,脸颊油光,下巴成双,肩背滚圆,肚腩挺出,眼睛不大,但是足够色迷迷。陆佩瑶越看越觉得他像条又肥又大,正把舌头伸在外面哈气的叭儿狗,但是哈巴狗不咬人,朱广宇却正冲着她在淌涎水,随时可能扑上来……朱广宇肚子里墨水不多,但是在部队做惯了报告,说话打官腔颇有一套:“小陆啊,今天叫你上来是有件工作上的事跟你商量。信用证业务部的那个小张,今天早晨刚向她经理递了请假条,她快生了,这两天随时都可能上医院。李经理来本来说反正也就一个月功夫,她的位置空着就空着呗,别人辛苦点也就完了。可是我想想呢,觉得他们业务部平时人手也够紧的,要么这次就顺便安排个人去顶她的班,等一个月后她来上班了,再看他们部门需不需要再加个人。你可是读国际金融的,对信用证业务感不感兴趣啊?”陆佩瑶心里念头转得飞快,见朱广宇问起,当下微微一笑:“当然感兴趣啦,谢谢朱经理给我这么好的机会,但是陈行长不是规定,每年新来的大学生们都必须在储蓄岗位锻炼一年才能换岗吗?”陆佩瑶心里念头转得飞快,见朱广宇问起,当下微微一笑:“当然感兴趣啦,谢谢朱经理给我这么好的机会,但是陈行长不是规定,每年新来的大学生们都必须在储蓄岗位锻炼一年才能换岗吗?”美女一笑,顿时满室生辉。朱广宇心痒难搔,豪迈的挥挥手:“诶,这有什么关系,你是临时顶岗嘛,过一个月,如果你表现好,我就叫李经理说人手不够,问储蓄部借人,借到明年,你这位置不就坐住了嘛。”陆佩瑶心里暗骂:是不是指在床上要表现好?心里骂归骂,朱广宇是自己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陆佩瑶可得罪不起,而且调到信用证业务部确实颇有吸引力。陆佩瑶笑着说:“那就多谢朱经理啦。”朱广宇心里暗暗点头:这个小姑娘虽然滑了点,几次动手动脚,都被她巧妙挡掉了,但总算还识得抬举,真给她点甜头还是能上手的。“好,下面的事情我会吩咐李经理办好的,小张一去休产假,你就去她位置上班,准备准备吧。”“谢谢朱经理。没别的事的话,我走啦。”“哦,对了。小陆啊,今天市领导来我行视察工作,陈行长刚才跟我说了,晚上宴请孟助理的时候,你也来作陪吧。”陈伟民是市分行直属营业部的行长,级别上相当于各支行行长,但是实权上不如,毕竟在上面还有一堆分行正副行长压着。又是陪酒?陆佩瑶心里想,我进这银行咋跟进夜总会似的?动不动陪吃陪喝陪聊,整个一三陪小姐。但是,哎,事情得一分为二,自己刚毕业,人微职卑,如果不是这原因,又怎么可能跟行长级的上层打上交道,这种陪坐应酬,最容易混个脸熟,现在刚进行没资历,看不出效果来,但是呆上几年后,有一定资格了,跟上级领导脸熟不脸熟还是很重要的。陆佩瑶点点头:“好的,下班后我在自己座位上等您电话。”“去吧。”朱广宇挥手让陆佩瑶走人,心里暗暗得意:小妮子年纪虽小,倒是够精,不见坟包还不撒纸钱,看你怎么翻得出我的手心。小张这两天就会生产,等这陆佩瑶坐到了信用证业务部,自己就带她上宾馆开房去,不怕她不从。她爸不过是个大学系主任,不是啥惹不起的大人物……朱广宇感觉到下面在发胀。电梯一路下行,陆佩瑶一路想着换岗位的事:在银行里工作,储蓄临柜是最不好的一个工种,天天面对流动客户,工作量大,从早忙到晚,钱多手杂,容易出错。几年前这个行里就有人把100美元的当10美元付给了储户,4000美元,付了人家4万,后来钱是追回来了,但是那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一辈子都落了把柄,前途估计是完蛋了。陆佩瑶所在的分行直属柜台,又跟其他天高皇帝远的储蓄所不同,这里天天领导们进进出出,一有点动静,比如付错钱,比如跟储户起争执,马上会传得尽人皆知,所以更得小心谨慎,夹着尾巴做人。 因为没人愿意永远做储蓄,特别是在分行专柜做储蓄,都希望能换到别的更清闲,奖金更高的部门去,所以大学毕业一年见习期满后,如果真想换部门,必须红包开路。据说背后有人统计过,这项费用平均在2万人民币左右。行里普通员工收入在一年4万左右,也就是说半年的薪水。但就算你想送人半年薪水,还得有那个门路送得进去才行。陆佩瑶心里掂量着,自己刚进行,朱广宇就这么对自己虎视眈眈,哪怕不接受他任何好处,也过不得太平日子。还不如他给什么甜头先拿着再说,至少不能让他白占便宜。但是怎么才能只拿好处,不让他占自己便宜呢?陆佩瑶暂时还想不出什么招来,走一步看一步吧。朱广宇这个市分行直属营业部经理其实不过就是个科长级,芝麻豆大的小官,还是靠他老婆的哥哥是市人民银行行长才捞到手的,朱广宇本人就部队一转业的小连长,很多人背后说他高中都没毕业,要人品没人品,要水平没水平。可是县官不如现管,朱广宇管着分行直属营业部的所有临柜业务,从大学刚毕业,到熬出头不再做临柜,运气再好,也得熬上个5年。也就是说除非离了分行,陆佩瑶5年内都别想跳出他的手掌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