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请问这位小嫂子

小说: 丁小白的种田生活 作者: 佬妖精18 更新时间:2021-02-23 字数:3210 阅读进度:440/440

孙大管事得了自家这位孙小姐的准信儿,更是笑的见牙不见眼,都呵呵的把那三个人的卖身契装进匣子里,递给了孙小姐。

跟着又恭恭敬敬的把孙小姐送出了二门儿,送上了马车,丁小白姐妹俩带着两个丫头坐进车厢,川子则坐在了外面车辕上。

告别了孙大管事,丁小白就让老丁叔把马车赶去紫苑居,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得跟丁馨扬和丁鹏宇姐弟俩通通气儿。

丁馨扬和丁鹏宇没想到才转过天儿,大小姐就又来了镇子上,大小姐可是说了,要在家里多歇上几天的。

都不用猜,肯定是家里出事儿了,就是不知道是多大的事儿?俩人得了信儿,疾步迎到大门口。

老丁叔的马车已经赶进门了,见着了这姐弟俩,赶紧勒了马,丁馨扬上前掀开了车帘子,就要扶丁小白下马车。

“我就不下去了,有几句话跟你们说,说完了就走。”丁小白朝马车边的姐弟俩摆摆手,没有下车的打算。

“是这样的,我昨天回半坡村,发现家里……”丁小白语速飞快的把家里的事情跟这姐弟俩学了一遍。

“我在这边也待不了多长时间,以后鹏宇没事儿多往我家跑跑,帮我看看爹娘过的如何。”

“还有这俩丫头。”丁小白朝身边的两个丫头指了指,“这是我给我娘新安排的丫头,你们认识认识。”

“如果她们过来跟你们报信儿,你们记得赶紧带人过去,如果是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去孙家宅子找大管事。”

原本丁小白真不愿意麻烦孙大管事,想着如果家里再有麻烦事儿,就让丁鹏宇去找镇长帮忙解决。

镇长不过就是贪些银子,能用银子解决问题,比搭人情解决问题要轻松太多,也是丁小白更喜欢用的办法。

可经过了刚才孙大管事帮忙挑人,丁小白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一家人彼此关照的重要性。

孙家于她,已是扯不开的深深羁绊,她总是惯性思维的想要把自己和孙家分清楚,却是自己矫情了。

她即便现在嫁了人,在别人的眼里,也是孙家的姑奶奶,有着自家的势不借,反倒去求无关紧要的人,还不得让人当傻子看,也让外人看了笑话。

“知道了大小姐,之前是我们疏忽了,您放心吧,以后肯定会经常去村子上看看夫人和老爷的。”

丁馨扬和丁鹏宇姐弟俩,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儿,明明老宅的人吃过一次教训,这几年都消停了。

“这事儿不怪你们,是我疏忽了,只想着如果有啥事儿,那俩丫头会过来通知你们的,你们想办法出面解决就完了。”

“哪想到事儿是出了,那俩丫头居然根本没敢来,哪怕被老宅那帮人熊得不行,都没敢跟你们递个话。”

“这个结果我是真没想到,到现在我都没想明白,她们就是因为胆儿小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丁小白仿佛自言自语的问了这么一句,车子内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川子往身后车厢里瞄了瞄,略犹豫了一下,才清咳了一声,“姑奶奶,应该也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是逆来顺受惯了。”

虽然川子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丁小白却是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那俩丫头不知道在人牙子手里辗转了多少回,之前更是被卖过好几家,肯定没少挨打挨骂受欺凌受恐吓。

她们被买到丁家,过的几乎是天堂一样的日子,就算有老宅的人过来捣乱,那点儿苦,比之以前也不知强了多少。

所以这事儿在她们眼里,可能都算不上欺负,没打她们也没饿着她们,也就是被支使着多干些活儿。

丁小白有点儿郁闷,之前买人的时候,她是把事情想简单了,这次事发,她又把事情给想复杂了。

轻轻叹息了一声,丁小白挥了一下手,“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们就不想了,总之是我的疏忽。”

两个新丫鬟听到她这话,赶紧表明态度,“请姑奶奶放心,我们俩会看好家里的,保证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有了前车之鉴,她们哪还能不小心?何况她们是孙府出来的丫头,不会随便被人欺负,绝对不能忍。

“那就这么着,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就不多留了,等过几天闲下来了,我过来看宝宝。”

跟紫苑居这边儿交代好了,马车重新出了大门,丁小白就安排丁小朵替她去送礼,自己却要下马车。

丁小白说自己另外有事,老丁叔哪敢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离开京城之前,高小将军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

“我是真有事儿,有一笔生意要谈,提前说好的,不方便有人跟着,老丁叔放心,我就去见见人,很快回来和你们汇合。”

她说完朝丁小朵眨眨眼睛,丁小朵其实也不放心姐姐一个人,但有些事情,确实不方便让人知道,哪怕是老丁叔。

今早来镇上之前,姐姐已经提前跟她打好招呼了,丁小朵要做的只能是配合,可不敢给姐姐添乱。

“老丁叔,姐姐不是乱来的人,如果有危险,她是不会赴约的,君子不立危墙下的道理,她比咱们懂。”

“姐姐现在说不方便带人,那就肯定是不方便了,何况以姐姐的身手,一般人也奈何不了她。”

“我知道老丁叔是担心姐姐,咱们不如跟姐姐定个时间,到了时辰她如果不回来,咱们就去找她。”

小小姐都这么说了,老丁叔倒不好再驳斥,只是给丁小白规定了半个时辰,这个时间就算是出事儿也跑不了太远,他应该能撵得上。

丁小白有点儿哭笑不得,一边儿被老丁叔的关心感动着,一边儿又被那半个时辰噎得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她要去办的事儿费不了多长时间,也就应下了这半个时辰的约定,约好半个时辰后,在凤鸣酒楼碰头。

老丁叔虽然是坐在马车上,可还是一步三回头的望着,那份担心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

川子看老丁叔心神不宁的,真怕他一鞭子抽错地方,再把马给惊着了,车里可还有一位主子呢,赶紧接过了驾车的活儿。

看着马车朝聚福布庄的方向去了,丁小白赶紧朝老丁叔挥挥手,让他放心,自己则朝着马车相反的方向疾步而去。

她之所以把碰头的地方定在了凤鸣酒楼,就是让马车先去聚福布庄,这样才能跟她是相反的方向。

丁小白去的方向不是别处,正是秦龙飞在槐树镇的炭场,如果丁小朵他们先去凤鸣酒楼,跟她可就顺路了。

半个时辰,她得抓紧了,好在她对炭场的方向很熟,没走多远就下了大路,穿进旁边的小巷子。

巷子里人少,只要是没人处,丁小白就可以撒开欢儿地跑起来,那速度自然不是在大路上行走能比的。

很快,丁小白就跑出了镇子,从这里再往前不远,就是秦龙飞的炭场了,有几年没来,听说规模又扩大了不少。

因为炭厂的炭质量比别家高出不少,所以出的炭几乎把附近的州县都垄断了。

不过丁小白却没有急着去炭场,而是在槐树镇和炭场之间的空白地带停了下来。

这里来往的人不多,也就是炭场的工人,或者是来跟炭场谈生意的,寻常百姓不会往这边走。

丁小白仔细的用五感探查了一下,确定了附近没有人,赶紧用意念,把自己空间成了材的珍贵树种移了一些出来。

虽然没打算给爹爹留太多,可看着空间里郁郁葱葱的茂密森林,丁小白还是一下子给爹爹砍了一百棵树。

想着自己毕竟不能时常回来,反正木料也不怕搁,就给爹爹多留点,让他慢慢的用吧。

一百棵树,即便丁小白沿路分着摆放,也几乎要把路给堵上了,她赶紧又把树摞了摞,总得能过去马车呀。

用树枝固定住最下层的树干,确定了这些木料是安全的,不会自己滚下来,丁小白就连跑带颠儿地去了炭场。

炭场办公的地方还像之前一样,并不在炭场里,而是在炭场几十米外的那处院子里。

丁小白跑到了跟前,看到这处院子倒是没有扩大,还跟几年前她来时一样,她几步跑上去拍门。

只拍了两下门就打开了,似乎没想到门外站着位单身的小妇人,开门的年轻人有些愣住了。

只见门外的人身材高挑,模样漂亮得跟天仙儿似的,一双大眼睛黝黑晶亮,让人挪不开眼,却又不敢直视。

就是年纪似乎小了点儿,要不是头发挽着妇人髻,他都以为是哪家未成年的小姐了。

见年轻人一直愣着,丁小白抬起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年轻人这才醒过神儿,红了一张微黑的脸,急忙着开口问道——

“请问这位小嫂子,您有什么事儿吗?我们这里是炭场,您可是想要订炭?就您一个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