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变故

小说: 队伍的治疗师原来是狼灭 作者: 茶鱼的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7:26:49 字数:3742 阅读进度:26/26

紫气散布在山林草木,溪流湖泊之间,这一路上少有遇到魔物。

江钺蹲在一处小溪边上,流水涓涓不急不缓,水质清透,映照出青年精致漂亮的面孔,深色的瞳孔里带着沉思。

“小江,没想到你还挺自恋,搁这照镜子呢?”

身边又蹲下一人,西北大汉似粗犷的作风和魁梧的身材,显得江钺有些瘦削。

江钺淡淡扫过何正辉一眼,懒懒地开口,“这水恐怕有问题,现在开始让其他人别碰水。”

何正辉还没回答,另一道有些尖锐的男音就开始呛声。

“呵,怎么就有问题了?我看着水漂亮得很,可别以为高魔地区什么玩意都有危险,我们也不是没进过高魔地区。”

靠在树边,一个面相平凡,身材瘦小的男人一脸嘲讽。

江钺懒得理他,说完一句就拍拍衣服起身,悠哉悠哉地晃到一边找了个干净的大石头坐着,懒洋洋地眯着眼。

徐笑然无聊地在拿改良手榴弹抛杂耍,赵庭熙和其他士兵聊得挺开怀,齐祺在一旁像朵乖巧安静的小白花。

“哎哟,郑康你少说两句,大家和睦一点。”何正辉一拍大腿,脸上堆笑,“看小江虽然年纪不大,这判断侦查不是很厉害嘛。瞧瞧我们按他指的路,不是都没遇到什么危险。小江呀,你也讲清楚,这水怎么突然就有问题了?”

郑康冷哼了一声,“是没什么危险,可咱们也没立什么功勋。而且我才是这个队伍的排长,都听他的算什么。”

“哪有谁听谁的,我们听的是道理,谁对听谁的。”

何正辉真是头疼,眼神拼命示意江钺。

眼看何正辉已经快要喊祖宗了,江钺才慢腾腾地开口,“我们是探路的,想厮杀去后续队伍,在能力范围内消灭一些魔物就够了,你们这个排什么水平你都不清楚?”

郑康被江钺嘲讽的语气气到了,但江钺说得没错。

虽然都是四阶的人,但这个队伍的异能配置并不适合厮杀,江钺带路遇到的小股魔物正好是他们的能力范围内,这无可指摘。

郑晧脸色难看,他一见江钺这样的小白脸就看不惯,而且江钺一路上的作风懒懒散散,很不端正!偏偏讲的建议还没什么问题,士兵渐渐也都没什么意见,自己被架空了似的。

“想送死可以,我指路。”

江钺觉得说这么多话真是累极了,随手点了一点溪水方向,“水太清了,不说鱼类,连点浮萍都没有,会没有问题吗?”

因为冉汐安的提醒,江钺一路上就很注意水源的变化。开始都没问题,但深入主湖区,水就有所不同了。

或许这会是那个天生魔物的能力,毒,还是腐蚀?

江钺面色懒懒的,脑袋却高速运转。一路上他看起来都很消极怠工,其实一直保持着应有的警惕。

懒得管那个一直看他不顺眼的排长,江钺觉得休息得差不多了,起身准备继续前进。

何正辉笑呵呵地凑过来问江钺方向,他以前就知道,江钺这小子很有一套。所以这次一被排到这种小副排的身份,就主动要求把自己安排到江钺一队。

而且他这回肯定会被打压,摸摸鱼也是蛮愉快的。

-

塞所里,大医所。

冉汐安在无常的营地没什么要做的,前线已经有伤员被抬了下来,未随队的治疗人员都被征调了。为了节约时间,大医所的医疗棚搭建在塞所之外。

异能者虽不算少,但是和魔物比起来还是不够的。刚受重伤抬下来,治好以后立刻又返回战场的不在少数。

“汐安,你休息一下,我接班。”

点了点头,冉汐安先离开了简易医疗棚。孔明意和周叔待在塞所里,蒋闻铭跟着她出来了,美其名曰保护自己,结果现在不知道勾搭那个治疗师小姐姐了。

冉汐安有些担心,距离她记忆中魔物攻击塞所的时间快到了。虽然在上一世的记忆里,蒋闻铭挺厉害的,但就这一世的接触,完全不像。蒋闻铭几乎就是一条吃吃喝喝的咸鱼。

有人在看自己。

冉汐安敏锐地抬头,只看见一张令人厌恶的笑脸。

是了,林晓薇也是治疗师,可她不是应该随队出发吗?冉汐安虽然有些疑惑,但也只是淡淡扫过一眼,不感兴趣。

林晓薇看着无视自己的女孩,笑得更灿烂了,牙齿却咬得死紧。她非常讨厌被人无视的感觉,呵呵,这个人又一次踩在了她的线上。

不过没关系,顺利的话今天这个人就可以消失了。

林晓薇正要朝着冉汐安走去,身后却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女音。

“哟,这不是圣母林吗?”

来人扯高气昂,语气娇蛮任性,“你怎么还有脸待在我暻天哥哥身边,只会添麻烦,早点滚了!”

林晓薇脸上有一瞬间的扭曲,慢慢地转身面对何梨思,“你说话最好尊重一点,有点教养。”

本来何梨思只是个异植栽培师,不过她死缠烂打要跟着叶暻天,甚至让何父发言了,叶暻天只好带上这个明明不是自己队员,却天天赖在盟天的家伙。

“教养,对你这种人要什么教养。接近暻天哥哥的都不是什么好货。”

冉汐安在一旁看戏,听到这话默默喝了口水。这个大小姐这句话好像把她自己都骂进去了。

“我不和你这种小女孩计较。”

林晓薇撩了撩头发,眼眸一眯,正要继续开口,这时响起了急促尖利的警报声!

“滴嘟——滴嘟——全员戒备,开启塞所防御模式,非战人员迅速进入塞所——”

除了早有预料的冉汐安,另外两个女孩瞬间被吓得花容失色。林晓薇定了定神,瞬间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操作得当会比她原来的计划更完美……

警报声还在作响,冉汐安起身绕过两个女人,似乎完全忽略了林晓薇暗自盘算的眼神。

-

“不对劲!我们最好返回。”

行进间,江钺忽然眼皮一跳,涌上一股不妙的感觉。

江钺一行人已经进入了主湖区,这个地方寂静得可怕。主湖区几乎没有魔物,而且一路过来魔物的数量也有些不对。按理来讲,存在天生魔物的高魔地带是很活跃的,魔物异植扎堆。

“你说回去就回去!我们是还没探测出天生魔物和高级魔物在哪,任务没完成。现在都到这里了,我不同意!”

齐祺也走了过来,进入主湖区后,他也有些不好的感觉。

“江哥,感觉有些不对劲。”

江钺淡淡点头,神色一凝,异能风动雷起般迅速地扩张开来。超感知传来巨量的信息让江钺的脑袋有些发痛。细致地看到主湖区几乎变色的湖水,湖水中游动的身影,整片区域没有第二个魔物,探到此地的异能者却不在少数。

这个天生魔物,要么蠢,要么擅长群体攻击。

异能铺张到来路之上,此时陆地魔物纷纷向外涌,溪流间冒出了一个又一个水生魔物,这些魔物来的路上可没有。整个画面,就像被魔物反包围了。

主湖区的湖水忽然出现微妙波动,平静的湖面卷起涛浪……江钺突然寒毛直立,一种糟糕的猜测浮现。

“快走,齐祺发讯号,撤离主湖区!之前的探测的情报是假的。”

江钺感到有些棘手,他们最好快点离开。这个魔物很狡猾,放任人类的探测,给出假信息,上演了一场请君入瓮。

魔物的智慧居然已经高到这个水平了吗?令人害怕。

“发什么讯号!不许发,发生什么了,你这是谎报军情!”

郑康跳脚,要去夺走齐祺手上的通讯器,被齐祺躲开后更加气急。

“够了!”

江钺冷冷地扫过一眼,这个人一路蹦跶,态度恶劣,他都懒得理,但他的耐心也一向不多,“你可以留下,想死我不拦着。”

他不是好心人,没必要为这些人负责,双方不过合作关系,自己的判断爱听不听。

郑康气得说不出话来,“这,这是逃兵!”

“呼——”

何正辉深呼吸一口,他面上不带笑的时候,看着有几分威严,“郑康,你的偏见影响了你的判断!作为一个指挥人员,你连意见都听不下去,迫不及待地反对。”

“江钺一路上的判断有出过错吗?无常区区一个不到十人的小队伍名列基地前五,从来只挑战高危任务,他们危险嗅觉,你是在瞧不起吗?”

何正辉质问中带着深深的失望,他一路上都在调节缓和气氛,江钺给他面子,没有发作。但他觉得他的面子都被这个家伙丢光了,他们军方的颜面简直无处安放!

郑康被训斥的脸色涨红。

虽然这次行动里,他是排长,何正辉是副排。但何正辉不论是名望还是资历都比他强,这种人当他的副排,简直就是明摆着要架空自己。郑康看着何正辉发号施令,心里一把火越烧越旺,他本来就不受上面重视,现在所有人都这么无视他,一个小队伍也敢压他一头……

“扑通!”

物体落水的声音突然响起,江钺正在撤离,听到声音猛地回头,看见郑康站在湖边,似乎刚把什么东西扔下去。

“你在做什么?”

江钺的声音带着愠怒。

“做什么?试试你的决断对还是不对,怎么就有人什么都听你的。”郑康扬着下巴,“瞧这树枝在水里不是什么也没发生吗,呵,一点点怀疑就不敢动的懦弱小人。”

眼看郑康还要把手伸进湖水里搅和几下,江钺真的怒了,幽蓝的电芒刺破空气,袭向湖边不知死活的男人,要打断他的动作。

然而郑康却铁了心,硬生生地扛着电击,将手伸到了湖水了。

“啊!!!”

下一秒郑康就惨叫出声,虽然他身上带着江钺打出的攻击余留下的闪烁的电光,但众人的目光却死死盯着郑康从湖水中抽出的手,清亮湖水从皮肤上滑过,侵蚀出坑坑洼洼,整个手像被化学灼烧般冒着烟气。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看着这一处的湖水仿佛突然活了起来,从边沿向内退去,压出近十米高的巨浪,幽碧深沉,在地面投下了巨大的阴影将众人掩盖住。

眼见着变故发生,黑发青年冷肃而低压的气场几乎叫人窒息,声线冷如寒冰。

“蠢货,你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