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准备

小说: 队伍的治疗师原来是狼灭 作者: 茶鱼的猫 更新时间:2020-10-18 07:26:48 字数:4289 阅读进度:25/26

“笑然,你有话直说,别这样看得我发毛。”

在徐笑然第四次偷偷瞄过来的时候,冉汐安觉得自己真的忽视不下去了。

被抓包了,徐笑然也不尴尬,光明正大地凑过来,“小汐安,你和江哥都讲了什么?感觉江哥倒是还好,你怎么不开心起来了?”

虽然冉汐安一向安安静静的,但是开不开心还是挺明显的。

“有吗?”

冉汐安沉默一下,继续把手上分装结束的各种药剂塞了一袋给徐笑然,“没什么呀,只是比较担心你们,听队长刚才讲的,感觉这次任务不太容易呢。唔,这些药剂好好看标签,一定要收好了。”

“这个绿绿的是什么?抗腐蚀,汐安安你怎么配了这个。”

徐笑然捏起一个绿色的小球,在眼前晃悠。

“有备无患,最近也在研究这个。别用力,这个捏开就会形成爆炸的雾状覆盖……这是战斗专用的便捷药包,挺贵的,别乱来。”

眼瞅着徐笑然听见爆炸两个字眼睛就亮了一下,冉汐安扶了扶太阳穴,真心担心这家伙下一秒就开药包见识一下。

拿起剩下的药剂包,冉汐安打算去找其他人。

午饭后,江钺就讲了下午的行动。这次行动,基地里唯一的七阶强者来了,高端战力有4位六阶,29位五阶,基础战力四阶人数近百人。面对天生魔物1个,高级魔物预计6个左右,中级近50个,低阶过百,还有未计数的异植和异兽。

魔物的数量稳稳压人类一头,人类三阶以下无法进入高魔地区,不能参与主战场。

而且高魔地带正是魔物的优势地盘。

根据异能的类型和开发,不同异能者间的差距是很大的。像徐笑然的火系衍生爆炸特性,适合大范围杀伤和隐蔽埋伏,齐祺这种精细操纵就更适合暗杀和突袭。不同战力安排不同位置,响应配合,发挥应有的功效,越级斩杀都不是问题。

不过那位庞成彬少将显然没有细致打算。无常战力强悍,异能开发深入,配合默契,曾经在2个高级魔物的围攻下反杀,是当之无愧的高端战力。

这样的队伍适合高风险但灵活机动的任务,而他却安排无常做探路的卒子,编制到四阶部队里,简单讲就是做炮灰、做小兵,危险高,功勋低。

很明显是针对。

冉汐安给赵庭熙和齐祺也交代了药剂的使用,并拒绝了某个少年要求来一个像上次一样的吊命药剂的要求,把视线转向了抱臂靠在简装山地车边上的黑发青年。

因为中午的对话,冉汐安有一点不敢面对江钺。自己几乎不讲谎话,但一讲就被发现了,有点……但操控魔能的能力她只想做个秘密、做个底牌,这是她决定深藏的东西。如果可以,希望没有人会知道。

或许有不得不暴露的那一天,那就等那一天好了。她没有主动讲的勇气,这种等同魔物的能力就像禁忌一样。

冉汐安低眸,又有些迷茫。

虽然这样讲,但还是觉得很难受。江钺是可以信任的人,他是不一样的……自己还是不愿意讲,到底,到底是在害怕什么。

摇了摇头,甩掉脑袋里的各种情绪,冉汐安深吸一口气,向江钺走去。

“队长,这些是我觉得应该会用上的药剂,要收好了。”

江钺回神,看向女孩递过来的药物包,有试管液体、有颜色各异的小球、注射药品、贴纸状药物等,整整齐齐,贴着标签。

“准备得很充分啊。”

懒懒地笑了笑,江钺接了过来查看,“这次感觉不太对,你们在塞所的也要小心一些。”

侦查队伍给出的报告,江钺也看过了。水脉纵横的西观湖区,总是给他一种危险潜藏的感觉,不像探测报告那样简单,尤其是那只至今只被观察到一个虚影的矮小天生魔物,被庞成彬判断是速度型魔物,擅长突袭,善水。天生魔物会这样简单吗?

只是这次人类对魔物探测到了许多情报,有科研所新研发的魔能产品帮助,军方和大多队伍也都认为这次的天生魔物智慧不高,也并不敏锐。战狼、盟天也不反对这些观点,毕竟事实看起来就是这样。

总觉得有些奇怪。

江钺常年游走在高危任务,对高级魔物、天生魔物都打过交道,有一种直觉,这些情报反应出的魔物有些迟钝。

“嗯,会的。”

冉汐安想了一下,又拿出两支药剂,“这是上次齐祺用过的药剂,我不敢直接给齐祺,怕他又乱来。不过队长你收着吧,以防万一。”

江钺挑了挑眉,“你这些药,还有那些回复魔能的药品,我在市面上几乎没见过。”

效果也超乎常理,很神奇,就像治疗异能的效果。按理说,异植配置的药物也只有少数有这种能力。

这很正常,因为冉汐安使用的是一年多之后医学界突破的新技术,配置的同时使用异能融合,宣告了医学正式踏入了魔幻科技时代。

冉汐安笑了一笑,没有多过解释,“独家配方吧。”

“嗯。”

江钺点了点头,他也不了解医药,并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只是偏头笑道,“很厉害,看来我们真的收到了一个很棒的治疗师。”

说着伸了个懒腰,站直了身子。江钺似乎想到了什么,从一旁的背包里拿出了两个小巧的金属正方体,上面有几个按钮,递给了冉汐安。

“拿着,这是通讯器,这个按钮可以紧急求救,另一个给孔明意。你们在塞所注意安全。”

冉汐安愣了一下,这是科研所配备给作战人员的,在高魔地区都可发讯号的新产品。算是保护江钺他们的安全,直接联系到军方和附近持有接受器的队伍。

“不,这是你们要用的呀,我们在塞所……不会有什么危险。”

冉汐安讲话的时候顿了一下,她想起上一世塞所被攻击的事,只是江钺已经可以预料到这个了吗?

“不用担心,有我在,庭熙他们不离太远不会有事的。”

江钺想起冉汐安还不知道自己的感知异能,勾一勾手指示意女孩靠过来,压低声音讲道,“还没和你讲,我有感知异能,一定范围里可以感知到人类和魔物。所以你昨晚跑出去的事我才知道呀。”

最后一句语气轻飘,带着些笑。

江钺的第二异能,无常的人都知道。不过江钺都没有讲全,他不是一般的感知异能只能感知位置,他是可以清晰地看到画面的。

冉汐安有些怔神,江钺第二异能她从来没有听说过。昨天的事江钺主动提起,冉汐安又开始有点尴尬,手不由得背到身后,这时却被江钺又给敲了一下脑袋。

“你在意什么呀?本来就不爱笑,现在还蔫嗒嗒的,怎么也要是我生气才对。”

江钺早就看出了女孩心情不对,心里又气又无奈的。他都没做什么,这家伙可以自己把自己纠结死,就不能像他一样洒脱点吗。

“不过告诉你,就这一次。下次就别想这么简单地过去了,你可以隐瞒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只是不许再骗我了,记住了?”

冉汐安嗯了一声,挪了挪脚,抬头看了一眼江钺,又避开青年的视线,转移话题,“那我和孔明意拿着,周叔呢?”

周叔平时只见做菜买菜,虽然有水系异能,但好像都是用来做饭和清洁的……

“周叔啊。”江钺这下又笑了起来,“不用担心周叔,周叔比较低调。我这一身格斗的本事,最早就是周叔教的。嗯,队伍里最弱的还是你呢。”

江钺的语气调侃,说话间桃花眼微弯,浅浅地注视着冉汐安。

感觉自己好像被嘲笑了……

冉汐安有点委屈,但只能在心里默默嘀咕,她才不是最弱的,就是不大方便。眼看江钺看了看时间,似乎准备叫齐祺他们走了,冉汐安犹豫了一下拽住了青年的袖子。

江钺有些不解地回头,只看见女孩低着头,语气有些迟疑,“队长,你们注意不要碰水,我给的抗腐蚀和抗毒的药剂一定要收好……注意安全。”

闻言,江钺的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女孩,随后轻轻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好,会的。”

语调上扬,似乎有些许愉快。

-

科研所的人已经在塞所边上搭建起了高高的天线台,精密的仪器搬运到后车厢平开的大型改装重卡上,进行逻辑严密的拆卸和组装。颜色不一的魔核核晶镶嵌在充满科幻感的仪器上,一瓶瓶魔能提取液整齐地摆放着,连接着导管。

“这是在做什么?”

林晓薇坐在一辆越野车的车顶上,眼神微红,整个人有些疲惫。

“这是搭建的通讯台,喏,晓薇姐你看,这是下发的通讯器。科研人员真的好厉害,本来高魔能阻碍了旧科技产物的沟通,没想到他们研究出了魔能规律……”

她身边正是那个卷发的大男孩,手上拿着一个小巧的金属正方体,正兴致勃勃地讲着。

林晓薇笑了笑,“好厉害,可以给我看看吗?这说不定就是下一代的手机了。”

“那还差得远了。”

阿恒很爽快地递过了手上的正方体金属,林晓薇拿过来仔细端详,“是怎么用的,按钮还挺少的。”

“这边只有两个按钮的是摩斯电码,不过我们不用,一般这边的几条常见信号按钮就够了……最重要就是这个上面有sos的红色按钮,是紧急求救。”

林晓薇眼帘低垂,似乎在想什么。她又翻看了几下,有些恋恋不舍地把正方体交还给阿恒,“好棒的东西,这就是多了一条保障,对我这样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的人真的很有用。”

“这是军用物资,每个队伍也只给了一些,之后还要回收呢。”

阿恒把东西收好,继续问道,“晓薇姐,你这次真的不一起去吗,你的治疗水平很棒呀,真的很有帮助。”

这次行动,庞成彬倒是给了盟天足够的自由度,安排清理一片有高级魔物的区域,这种任务有些累,有一定风险,但功勋也高。

林晓薇睫毛扑闪了两下,笑了笑,“现在大家都对我有些意见,还是不去了。不过好害怕在塞所遇到什么危险。”

“塞所很安全的,我们在前面,魔物过不来,不要怕。”

“不是的,我担心的是人。”林晓薇说着还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大家都不信我呢。真的,或许我丢了性命都没人发现。”

“他们不敢的!基地还有规矩呢,叶哥也说了,无常是守规矩的,不然基地也容不下他们。”阿恒愤愤地安慰着。

林晓薇笑了出声,语气有些嘲讽,“做得够隐蔽,谁知道。要是我也有个求救发信号的工具就好了,可这是野外,手机也不能用。”

卷发大男孩也有些为难,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拿出自己的正方体通讯器塞给了林晓薇,“晓薇姐,这个给你,有这个的话,要是他们有人对你做什么,军方都会接到讯号来救你的。”

“这,这不好吧。”

林晓薇有些受惊,“这可是你们作战用的,要是你因为没有这个发生了意外,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没事,叶哥那边还有好几个,不够向军方要几个。叶哥这点面子还是有的,我们出去都有搭档的,不会有事。”大男孩笑得很灿烂,看到林晓薇渐渐舒展一些的神色似乎很高兴。

“那,那真的谢谢你了。阿恒,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林晓薇注视着卷发大男孩的眼睛,柔和的笑容中带着担忧。阿恒似乎不太好意思,急急地打了个招呼,翻身下车了。

“我,我们去集合了,晓薇姐也保重。”

林晓薇嗯了一声,低下头注视着手上的通讯器,嘴角勾起一道得意的弧度,温婉的眉眼在阴影中显得幽暗得很。

这样,就万无一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