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做我的阵奴

小说: 独我神尊 作者: 杀无尽001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239 阅读进度:12/26

金家被毁,玄天魂铁不知所踪,秦奇又惹上孙家和赵千机,秦奇只能暂时打消立刻赶往神阙帝国的念头。

先应付眼下的情况,才能有心思来再做打算,这是秦奇多年来,一直做到国师位置的经验。

秦奇坐在床上,轻轻的吞吐灵气,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然而,灵气停留在他体内的并不多。

修炼速度,比起一般修炼甚至还要慢上不少。

“呼!”秦奇吐出最后一口浊气,从昨天开始,他就有突破的感觉,然而,整整修炼了一个晚上,自然没有真正突破。

“看来,还是需要借助些外物,我脑子里虽然有很多高级功法,但都是有着修炼条件的,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

秦奇在脑子里思索着。

不过,短时间内,想想出一篇可以短暂提升修为的法门,并不容易。

门外响起细小地脚步声,这几天的事,让秦奇很快就警觉起来。

“谁?”秦奇暗暗运气,神经紧绷,此刻,就算对方突袭,那秦奇也能快速应对。

“是我。”金琴儿从外面推门而入。

这几天,金琴儿一直和秦奇待在一起,按理说,金家被毁,玄天魂铁不知所踪,金琴儿也没有理由继续跟在他身边,不仅金琴儿,就连管家,也是没有离开。

秦奇有些疑惑。

如果说两人之间有什么交情的话,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信。

“有事?”秦奇问。

“我想你帮我。”

“帮你?”

“对。”金琴儿用力点头,满眼的恨意:“帮我报仇,我要杀了金鳞,还有孙家!”

听到这,秦奇心下了然。

原来,金琴儿迟迟不离开的原因,就是忘不了仇恨,不甘心背负着仇恨继续生活。

她想报仇,但自身实力太弱,只能求助于比她强大的秦奇。

秦奇哈哈一笑:“我只是个炼气五层的瘸子,你认为我有能力帮你?”

“你有!”金琴儿说得很肯定,她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理由,只是直觉告诉她,想要报仇,唯有相信秦奇这一条路可走。

早晨,空气中浓浓的雾气还没有散开,两个少男少女默默对视,气氛似乎有点尴尬。

少女一脸坚定,好像连秦奇这种活了很多年的怪物都被感动了。

沉默很久后,秦奇淡然地笑笑,正愁没有办法提高自己,如今有人找上门来,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帮帮她?

“我可以帮你,不过……”

“不过什么?”金琴儿瞪大美丽的眼睛,急忙问道,好像怕秦奇会改变主意一般。

“我可以帮你快速修炼,并且在你成长起来之前保护你,不过条件是,你要做我的阵奴。”

阵奴,顾名思义,就是以人为炉鼎炼制阵法,祭献之人,便是阵奴。

通常来说,阵奴并不是都需要死的,一般只需要贡献出身体的某个部位的功能,比如说手臂。炼制之后,手臂只有开启阵法之时能够使用。

金琴儿也知道这一点,但她似乎没有退缩的打算。

“我需要付出什么?”

“成为阵奴以后,你的后代,都会胎死腹中……”

……

秦奇走在大街上,寻找一个可以购买他需要的东西之地,然而走了很久,他发现北城虽然比狩魔镇要繁荣许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比起神阙帝国帝都,简直就是城里和乡下!

想在这里买到他需要的东西,自然是很困难的。

不过,经过他坚持不懈地打听,还是知道了一个符合条件的店铺,而且,是北城唯一一个符合条件的店铺。

富贵商行!

这里是北城最有名望的人聚集之地,很多修炼者来这里购物,包括丹药,武器,功法等等,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不是其他店铺能够买到的。

而秦奇需要买的,在大约十天前,被运到这里,将会进行一场盛大的拍卖。

要论拼价钱,现在秦奇几乎是身无分文,怎么和人家竞价?

他当然不会等到拍卖会开始的那天。

“客人,有什么需要吗?我们店里有很多物品,包含量绝对是您想不到的,你需要哪方面的物品?”

秦奇刚刚走进富贵商行,一个身材苗条,貌美的女子走过来,招呼道。

“我要见你们老板。”秦奇乐意压低声音,变得有些嘶哑。

这是走江湖必备技能,看小说里,哪个做危险事的敢大摇大摆?

秦奇虽然不算什么亡命之徒,但因为孙家缘故,实力提高起来前,还是低调点好。

“我就是老板,客人,您看您需要些什么?”

“……”

秦奇神色古怪,这个老板也太低调了点,分明是北城第一商行的大人物,却穿和普通侍女一样的衣服。

“没想到富贵商行老板是一个女子,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失敬失敬。”

老板噗嗤一笑,说道:“客人您是外地人吧?这商行是我丈夫留给我的,他几年前就去世了,我一个人打理,亏了不少,以前,这商行还要大不少呢!”

秦奇笑着点点头,觉得没必要继续谈下去。

这老板也不容易,如果答应和他的买卖,靠着他给的东西,应该能够赚不少。

这钱让一个可怜的女人得了去,总比让那些富得流油,仍然见钱眼开的死肥猪们赚到要好。

“麻烦卖给我这个吧,我会用相应价值的东西换取。”秦奇把之前准备好的清单递过去。

纸上就一样灵宝,正是过几天将要进行拍卖的物品,不过装配的量颇有讲究,秦奇足足写满了一张纸。

“慢着!”

老板结果纸,还没来得及看,一个声音将她的念头打断。

老板转过头,见门口走来一个身穿大褂的,留很长白胡子的人。

此人脚步虚浮,一走进商行,目光就盯着老板身体各个诱惑的部位看,神色毫不掩饰的火热,看了个遍后,他才看了眼老板和秦奇。

直觉告诉秦奇不妙,他眉头一挑,心想,这老头,是来找茬的。

老板皱皱眉,把衣服拉了拉,尽量遮住在外的白嫩皮肤。

“严大师,有何贵干?”

“这个买卖,你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