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一个月,生死斗

小说: 独我神尊 作者: 杀无尽001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233 阅读进度:11/26

“不好意思啊,孙少爷,我可不能就这么让你把他杀了。”

淡淡的语气,老乞丐说完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完完全全,没有一点高手的风范,就好像一个普通乞丐,在街上感染了传染病,不知什么时候,就要病死街头一般。

赵千机和孙文看到他的时候,瞳孔却是猛地一缩,眼里露出深深的忌惮。

“杨老,您老人家也要掺和这趟浑水吗?虽然您是北城驯兽师协会的会长,但,驯兽师协会也有些规定,不能为了私底下的事动用协会力量,难不成,你想独自对抗我们孙家?”

孙文沉声说着,他比起他的那个废物弟弟,不知要聪明多少倍,一上来,直接说起了规矩,试图用驯兽师协会的规矩让他退缩。

驯兽师协会在北城非常繁盛,就连城主府也比不过,但如果仅仅是一个他,孙家还用不上害怕。

仅仅一个有些北城第一驯兽师的赵千机,这杨老就未必是对手。

“你错了,孙家少爷,你认为我是为了自己救他?”

“难道不是吗?”孙文有些惊疑,难不成这瘸子还和驯兽师协会有什么联系。

“在下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进入协会并没有达到一星驯兽师的程度,不过因为他自己的努力,协会还是破格录取了他。”杨老欣慰地停了一会,继续说:“先前,有人想杀他,却被那位小兄弟救了,不管怎么说,他救了我们协会的人,驯兽师协会自然不会看着恩人在我们面前被杀。”

“我想,不论是协会的任何一个人,都会和我一个想法。”

最后一个字落下,孙文和赵千机的的心沉重了起来,杨老是铁了心要护下秦奇,如果这时候强行杀了秦奇,说不定会引来城主府和驯兽师协会的大战。

为了一个外人而与城主府开战,这听起来骇人听闻,但从驯兽师协会会长嘴里说出来的话,不得不让人掂量掂量。

孙文微微沉下心,眼前似乎又出现孙强头部和身体分离的惨状,心里仇恨顿时淹没机智。

他和赵千机对视一眼,发现对方也是仇恨值爆满。

“如果我今天非要杀他,岂不是要从杨老的尸体上踏过去。”

孙文一下一下,将扇子慢慢打开,每打开一下,他的气息就长高一分,当扇子完全打开之时,孙文的气息,定格在了炼气九层巅峰。

“哦?”杨老没有回话,反而欣赏地看着他:“炼气九层了吗?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神士境,这么年轻便有如此作为,以后,总有一天会超越你父亲,又何必要走不归路呢。”

“是不是不归路,还请杨老赐教。”

孙文对此刻的自己非常有信心,在北城,就算是神士境,他也有把握一战。

“想从我们会长尸体上踏过去,得看我们同不同意吧?”

慵懒的声音想起,在场的人转过头,孙家众人的后方,一大伙人密密麻麻的赶来,他们身边,或多或少,各种种类,各种模样的妖兽汇聚在身边。

领头的,一胖一瘦两青年,他们是驯兽师协会副会长,也是杨老的徒弟。

赵千机和孙文眉头顿时深深地皱了起来。

“孙家的,你要从我师父的尸体上踏过去?”瘦子抚摸着身边一只大土狗,恶狠狠地问道。

孙文抿着嘴不说话。

一旁,赵天机上前两步,此时的他,显得锋芒毕露。原本他就是北城第一驯兽师,因为在孙家当客卿的缘故,没有抢孙文的光芒,但到了现在,他就不得不出面。

他的话,某种意义来说,比孙文更加有力。

“三位会长,在下也是驯兽师,在驯兽师一途上,本该惺惺相惜,做朋友,但这件事,是我们和那小子的私事,如果驯兽师协会肯让步,城主府承诺,将给出驯兽师协会狩魔山脉三年的使用权,如何?”

赵千机说完后,就一言不发地盯着对面,他有很大的把握,驯兽师协会会同意这个提议。

驯兽师协会这些年,一直希望狩魔山脉能够专供给他们,用以培养新人,但因为赵千机本身需要缘故,山脉深处只允许他和他的亲信进入。

赵千机提出这个条件,无疑是驯兽师协会壮大自己的一个好机会,他们没理由拒绝,就算他们有意拒绝,协会里那些老家伙,可不是供在长老院里当摆设的。

胖瘦青年有些意动:“师父……”

杨老摆了摆手,制止他们说话。

“不如这样吧。”杨老叹了口气,看来只有用那个方法。

“各位身为北城人,应该知道北城一直以来的规矩吧?”

“北城是个恩怨复杂的地方,为了避免大面积的生灵涂炭,双方有血海深仇的话,可以约定时间,在北城一干有权势的人面前,进行生死斗,比试过程任何人不得干涉,直到一方死亡,恩怨化解!”

杨老说着。

这是他最后的办法,如果真要为了秦奇而开战,就算有点事,他需要秦奇帮忙,也还真是不可能。

孙文沉吟了一会,看向赵千机,赵千机对他点了点头。

“好,一个月。一个月后,北城城主府,我等候你的到来,到时候,我会将你的头割下来,祭奠我弟。”

孙文说着,带着人走了。

他决定,一回孙家,就发动城主府的力量,将全城封锁,绝不让秦奇有机会逃跑。

“为什么帮我,如果是因为我救了你弟弟,我怎么也不相信。”秦奇问。

杨老一笑,这小伙子还挺实诚的。

“我确实有事找你帮忙,这次,算你欠我一个人情,等你活下来,我再告诉你。”

“你就不怕我跑了?”

“你不会,我看得出来,那种眼神,是真正的强者。”

整个过程中,秦奇虽有狼狈,但自始自终没有求饶,也没有害怕,这只能说明,他经常遇见这种情景,生死关头,对他来说,不过家常便饭。

说完,杨老带着驯兽师协会的人也陆陆续续离开。

秦奇默默记下了。

杨老不会想到,他的一个举动,无意中导致北城驯兽师协会在晏国快速壮大,甚至王室也颇为忌惮。

当然,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