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赵千机?不认识

小说: 独我神尊 作者: 杀无尽001 更新时间:2022-05-07 字数:2367 阅读进度:7/26

金家驿站,两个仆人自恃完美的配合,号称和炼气五层也能一战的高手。他们想在金鳞面前表现一番,结果,却连敌人的衣角都没碰到,被蛇群吞食干净。

在外人看来,这肯定是打了金家的脸,然而,金鳞只是淡淡的站在一旁,不气不恼,甚至还有些玩味。

“小子,如果你现在求饶,并且不再作无谓的抵抗,我可以考虑废了你,然后饶你一命。”驯兽师协会的老头捋着胡子,做出悲天悯人的表情。

“呵呵,是吗?”金鳞笑了笑,他当然是不信老头说的话:“我的两个手下就这样被你杀死,你竟然说可以考虑饶我一命,这话,三岁小孩子才会相信!”

“那你是想死了?”老头眯着眼,他的确没有放金鳞一命的打算,如果金鳞放弃抵抗,他会立马命令蛇群,把金鳞活活咬死。

早就听闻金家有个天才驯兽师,虽然老头并不惧怕金家的报复,但被一个天才记仇,以后睡觉都恐怕不安实。

只有斩草除根,方能把仇恨毁灭!

老头没有等他回答,直接就发动了攻击。

蛇群在一刻间变得一场凶狠,嗖地一声声,向着金鳞蹿去。

然而,就在他们快要接触到金鳞的时候,突然变成了很多截,在场的人只看到一条黑影,有些人,甚至什么都没有看到。

秦奇挑了挑眉头,眼里放出些异彩,似乎,连老天都要帮他炼成化灵阵。

“这是什么?”老头退后一步,身为驯兽师协会成员的他,来到这里,第一次有了惊慌。

攻向金鳞的蛇很快被清除,金鳞招招手,那个黑影窜到他身旁,终于显露出真面目。

那是一直貂,浑身呈紫色,看起来很可爱,但又很危险,额头上有一道奇异的图案,给人绝对不一般的感觉。

紫雷飞天貂!

这是一个一星妖兽,算是真正的妖兽,比起那些蛇,血统不知要高多少!同样的,实力上,成年的紫雷飞天貂甚至能够媲美神士境强者。

秦奇一眼就看出来,这只还是属于幼年的,连翅膀都还没长出来。

“你……”驯兽师协会的老头惊讶不已,眼前的金家天才不仅仅是天才,还是一个真正的驯兽师,按照驯兽师界的规矩,能够驯服入了星级妖兽的,才是正品驯兽师。

那老头自己,也不过是在驯兽师协会踏踏实实地干了很多年,才混得一个协会成员的头衔,但也只是头衔而已,真正的协会事务,他并没有资格参与。

金鳞被誉为天才,他本来以为只是天赋较好些,毕竟,是不是天才,也只是和普通人比出来的。现在,他终于知道,原来金鳞是真正的天才,如妖孽一般,不是他这等凡人能够侵犯的。

“我走,再也不回来,此事一笔勾销!”驯兽师老头急忙说。

不过,有人不打算领情。

“现在想走,恐怕晚了。”

金鳞招呼着紫雷飞天貂,直接攻向老头。

老头见求饶不成功,也是被激起了凶性,自身的那种求生意识让他狰狞起来。

“既然你非要鱼死网破,那就试试。”

驯兽师老头掐动手势,猛咬舌尖,一口精血吐出,化为千万道,飞入每一条蛇中。

管家大惊:“快闪开!”

这是一种秘术,只有真正的驯兽师才会,老头利用自身精血,强行催动,也是勉强达到了真正的驯兽师实力。

那些蛇被精血灌入后,显得痛苦万分,有些直接在地上翻滚两下,死了,活下来的,变得异常凶猛,眼睛都闪烁着红光。

“一些不入流的畜牲罢了。”金鳞不屑地笑笑,不紧不慢,从怀里掏出一个铃铛。

那铃铛呈土黄色,表面上看去,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那就是金鳞的古铜铃,对于控制妖兽,能够起到不一般的效果。”管家解释道。

这个被誉为天才的人,终于要显露出他的真正底牌。

“嘶!”

场地中,一片蛇吐信子的声音,不过,声音蕴含着痛苦的意味,比起之前灌入精血的时候,还要痛苦许多。

驯兽师老头一口鲜血吐出,这个叫金鳞的,正在试图将自己刻画在蛇群里的印记清除掉,如果真被他做到了,那自己这一生,恐怕再也不能驯服妖兽。

对于驯兽师老头来说,简直是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你的蛇群,我就收下了。”金鳞微笑着,轻轻晃动铃铛。

铃铛里传出清脆的响声,别的人听起来很悦耳,但在老头耳中,却比任何声音都要恐怖。

老头捂着头,根根血管像是泥鳅一样,趴满他的全身,仿佛下一秒就要爆裂。

“叮!”

不知何处传来的一声,声音传遍,古铜铃顿时停下,在场的人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唯有金鳞脸色大变。

古铜铃在那一声之后,便不再运转,对付妖兽,不仅没有之前那样压倒性的侵略感,反观铃铛,甚至给他一种种要破裂的感觉。

老头啪的一声坐在地上,满身大汗。

“是你?”金鳞第一个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来自秦奇。秦奇方才随手在地上捡了个金属块,在门铃上敲了一下。

面对金鳞的疑惑,秦奇微笑不语。

对于一个驯兽师来说,夺走他的驯兽师天赋,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因此,业内有规矩,两个驯兽师对决,不得使用手段夺取对方战宠。

秦奇最不想插手他们之间的斗争,不过,目前自己的情况,貌似也是被夺走了点什么,还真是……不爽啊!

金鳞理了理衣服,对着其貌不扬的秦奇抱了抱拳,这个瘸子,第一次真正引起他的重视。

“在下是北城将军府师爷,赵千机的徒弟,不知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但请阁下卖两分面子,今日之事不要插手,不然,我师傅那里,也不好说话。”

听到赵千机三个字,管家和驯兽师老头瞬间动容。

金琴儿奇怪地问管家:“赵千机是谁?怎么你们都很怕他的样子。”

“小姐你还年少,没有听过北城第一驯兽师的名头,想当年,他可是独自一人灭了北城陈家,那可是比我们金家大的多的家族!”

“啊!”金琴儿捂住红唇,看向秦奇和金鳞。

金鳞有些得意的回望她,这女人,一直以来都对自己爱理不理,现在自己是北城第一驯兽师的徒弟,她还不乖乖从了自己。

管家的话,秦奇自然也是听到了。

“赵千机?不认识!”

一句话,在场人瞬间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