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驯兽师的找茬

小说: 独我神尊 作者: 杀无尽001 更新时间:2022-05-06 字数:2198 阅读进度:6/26

金鳞和秦奇说话之际,有一个不速之客闯入驿站,那人气势汹汹,下人们拦也拦不住。

来人一身驯兽师服饰,布料上带着点点星光,那些星光似乎对精神力和灵气有着特殊作用,看起来,十分神秘与尊贵。

他是一个人来的,尽管没有小弟们跟随,脸上也是毫不畏惧,淡淡的威严里,能够看出他的傲气。

“快,一起上,拦住他。”下人们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过去。

“比人多吗?”来人弯起嘴角,嘲讽的笑:“那就看看谁那边的人更多吧。”

他把手放在嘴里,猛吹一下,随着响亮的哨声传来,大地竟然微微颤动起来。

“嘶!”

密密麻麻的黑衣,铺天盖地而来。

“蛇!好多蛇!”

下人们慌乱向后,再没有之前的气势,退到大门口,把门关上,蛇群从门缝里,墙上等地方爬了进来。

蛇群吐着血红的信子,步步逼近。

“怎么回事?”金鳞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管家,金琴儿,秦奇三人。

看到金鳞,下人们又有了主心骨。

“少爷,是他,他驱动一群蛇来我们这捣乱。”

“是你,孙前辈。”金鳞瞳孔一缩,眼前的,是驯兽师协会成员。

在大陆上,每一个职业,都有一个人人向阳的圣地,那就是协会,协会代表的,是那门职业中汇聚人才之地,在大陆上的地位也非同一般。

要进这样一个地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比如眼前的人,白发苍苍,论年纪,绝对是金鳞爷爷辈,也才最最低级的那种成员。

驯兽师协会吗?秦奇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

驯兽师协会的人都趾高气昂,在身体互换前,秦奇就已经领教过,看来,这个金鳞是没有心情来找自己麻烦了。秦奇内心表示对这个老头子很有好感,尽管不喜欢他以大欺小。

“还记得半个月前,在怀城和一个驯兽师学徒比试的事情吗?就因为那学徒没有按规矩,把战宠给你,你就强行毁了妖兽身上的印记,让那个学徒一辈子不能成为驯兽师!”

老头子越说越气,整个人像是要炸开。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可知道,那是老夫最喜爱的弟子!”

“哦?小的打不过,老的又出来了吗?您老人家,还真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金鳞抱着胸,一脸倨傲地说着,不时地瞄金琴儿。

金琴儿皱皱眉,投给他一个厌恶的表情。

秦奇险些要笑出来,你毁了人家徒弟,还不准人家师傅上门来报仇?这个时候还装逼,当自己是小说里的主角?

“你……”

老头气得说不出话来,徒手挥舞着,两只手的轨迹颇为神奇,竟和蛇群的律动频率完全一致。

“小子,你自己找死,别怪老夫。下了黄泉,可别忘了下辈子多积点阴德,有些人能惹,有些人,是绝对不能惹的。”

蛇群像流水一般,汹涌澎湃,直接围成一个圈,将金鳞包围在里面。

“上!”

随着老头的一声命令,蛇群同时发动攻击,蛇头在整个蛇身的驱动下,极具爆发力,两颗长长的尖牙在阳光下,散发出危险的光芒。

“快!保护少爷和小姐。”下人们虽然慌张,但依然现在金鳞前面,没有让他一个人面对蛇群。

倒是挺忠心的,秦奇笑笑,有这样一群下人,他们的主人相必挺优秀的。

而对面驯兽师协会的人也不是好惹的,是一场龙争虎斗。

“不用了,你们退下吧。”金鳞温和地朝他的下人们微笑,那微笑就像冬日的太阳,让下人们舒心不已。

“杀鸡焉用牛刀,少爷,就让我们兄弟俩,先来替你教训教训他!”

两个服饰和普通下人不同的仆人跳出来,手持大刀,走向老头。

秦奇细致感应下,发现他们的功法运转间,颇具有节奏感,表面上看,完全不同,但在某种旋律间,又颇为相似。

“是他们兄弟两吗?说起来,他们两人都是炼气四层,联手对敌,恐怕炼气五层都不是他们的对手,看来,这驯兽师协会的人,就算打败他们,自己也得脱层皮啊。”

管家感慨着,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猛,不论金鳞和秦奇,就这两个奴隶,都是他当年远远不及的。

“上!”两兄弟对视一眼后,心中沉声默念,双脚像弹簧一般蓄力,然后整个身体爆射而出。

两兄弟直接锁定了蛇群中的老头,如果要对付蛇,这么密密麻麻的数量,还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杀掉控制蛇群之人,蛇群就不攻自破。

他们想法非常明智,然而,下一秒发生的事情让他俩觉得,这是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两人攻向老头的瞬间,蛇群立马就行动,成千上万的蛇凶猛的冲向两兄弟,有各种颜色,各种特性的蛇,它们的行动,几乎没有一丝滞停。

两兄弟好歹也是炼气四层的高手,拔出腰间的刀,砍蛇就像砍萝卜一样,血花溅开。

不过,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蛇群的数量足以弥补实力上的差距,前一秒还虎虎生威的两兄弟,下一秒就露出了颓势。

“啊!”

终于,其中一个人被一条红黑相间的蛇给咬伤,他的脸色迅速变黑。

“有……有毒……”

说完这句话后,被咬伤的人倒了下去,蛇群扑上去,撕咬他。

他们的攻击完全依赖无间的配合,突然少了一个人,另一个实力上大减,很快也被蛇群吞没。

“这就是驯兽师的实力!”金琴儿脸色苍白地捂住了嘴,她瞅瞅管家和秦奇,见管家一脸凝重的表情,脸色同样有些发白。

而秦奇站在一旁,不但没有慌张害怕,还叹息着摇摇头,仿佛早已知晓两兄弟的结果。

他到底是谁?金琴儿对秦奇的身世更加好奇了,秦奇身上,给她的种种神秘感觉吸引着她。

“少爷……救……救我……”

两兄弟临死前对金鳞求救,但只看到他轻蔑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