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金府有才名金鳞

小说: 独我神尊 作者: 杀无尽001 更新时间:2022-05-06 字数:2254 阅读进度:5/26

通往秦奇的房间,一个女子在院子里,蹑手蹑脚,轻轻走进来。

“你想做什么?”秦奇悄悄移动到女子身后,冷冷的问。

背后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这人就是金琴儿。

金琴儿是金院大小姐,她若要到金院任何地方,根本没有必要在意任何人,不过,今天,金院里多出个高手,她也就不能那么肆无忌惮。

秦奇冷冷的盯着她,这么晚了,也不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金琴儿拍着饱满的胸脯,嗔怪地瞪了他一眼,风情万种,如果是她的那些追求者们,绝对会被她迷晕。

秦奇不是他的追求者,甚至不是普通人,对她的美丽,几乎是无视。

金琴儿心中微微诧异,很少有人能抵挡她的魅力,这个奴隶,果然不一般。

“我想求你一件事。”

“说。”秦奇的拒绝差点脱口而出,不过玄天魂铁还在他们手上,现在最好不要撕破脸皮。

“收我为徒吧!”金琴儿眼里亮晶晶的,从小到大,这是唯一一个敢忤逆自己的人,而且他的实力,说不定连父亲都不是对手。

“你傻吗?白天还想杀了我,现在却要我收你为徒。”

秦奇眼里有些鄙夷的意味,在命将绝的时候,金琴儿竟然愿意用身体换得救助,这样的女人,还不知用身体换过什么,秦奇是绝对不会喜欢她。

“我……”金琴儿有些委屈,那时,他们不是敌对的嘛,毕竟曾经站在同一战线,用得着那么无情吗?

“哼!那你好之为之!”

金琴儿扭着娇躯走出去,脚底踏的噔噔响。

接下来的日子,秦奇,管家,还有金琴儿三人踏上了去金家主府的路。

金琴儿似乎有些幽怨,每每看到秦奇,都猛地把头摆回去,没有和秦奇再说过一句话。

“我们到金家的驿站了,金鳞那孩子似乎也在这里,不如休息一会,等我们和金鳞汇合,我们利用他的坐骑,再一起回金家主府,这样回快很多,如何?”

三人坐着马车,到达一个驿站后,管家下来,问道。

管家眼里有些不知意味的微笑,让秦奇很是不爽,不过,秦奇只想赶紧把玄天魂铁拿到手,对于管家的提议,自然是没有异议。

金琴儿好像有些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

“管家!琴儿!”

正说着,一个服饰华丽,气宇轩昂的少年从里面走了出来,边神采奕奕地走路,边招呼两人,至于秦奇,金鳞选择性忽视。

一个瘸子,还不值得他在意。

“管家,琴儿。我正在教我的徒弟们驯兽,不如你们也来观摩观摩。”金鳞说着,不留痕迹的,把徒弟和驯兽两个字说的较明显。

看他的神色,显然对自己在这上面的造诣颇为自得。

“呵呵,麟儿你是我们这一带的驯兽天才,能够观赏到你的手笔,就连老夫,都感到颇为光荣啊,哈哈!”管家摸着胡子,豪爽大笑道。

金琴儿低着头踢开脚下的一颗石子,低声说:“切,臭屁!”

听到金鳞的话,秦奇也是心中一动,在这个大陆上,驯兽师是很吃香的职位之一,他们对妖兽的驯服,不仅能让他们自己方的战斗力大大提高,还能帮助别人,同时,收取一定的报酬。

这可以是金币,丹药,更重要的是人情。

拥有一只战宠,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如果能有驯兽师相助,驯服妖兽的过程,必然会少很多困难。

这个小镇上竟然也能出驯兽师,秦奇不自觉的提起几分兴趣。

“这边请。”

说着,金鳞带头在前面先走,管家跟上,甚至没有招呼秦奇。

“唉!管家和他去看驯兽,正好,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吧!”金琴儿突然跑过来,抱着秦奇的胳膊,娇声说。

金鳞转过身来,诧异地第一次注意到秦奇,旋即,他的眼睛被怒火充斥。

一个瘸子,有什么资格让琴儿抱着?

秦奇皱了皱眉,果断推开了她。

金琴儿的意图很明显,那个叫金鳞的,估计是她的某个追求者,而秦奇,则被她当成了挡箭牌。

“你……”金琴儿咬了咬红唇,气的说不出话。

看到这里,金鳞就更加怒火中烧,他当成宝贝哄着的女人,竟被一个瘸子嫌弃,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

想到这,金鳞决定给他点颜色稍稍。

金鳞抱拳,故作客气地说:“哦,还未请教公子大名,不知公子姓甚名谁,是哪家的少爷?”

秦奇撇了他一眼,不说话。

这时候,管家接话:“他原本是我们金院管理的一个奴隶,因为救了小姐,我正打算带他去金院主府,向老爷禀报,让老爷给他些恩赐。”

“不是恩赐,是我答应他,要给他玄天魂铁的。”

听到管家的话,金琴儿有些不高兴,是什么就是什么,有什么好躲躲藏藏的。

“玄天魂铁!”金鳞惊声叫到:“一个奴隶,给他玄天魂铁!”

对于玄天魂铁,金鳞也是垂涎不已,对于一个驯兽师来说,灵宝同样有不小的增幅效果。

他转过身来,语气不善:“你本就属于我们金院,救了琴儿,是你份内的事,我们自然会好好赏赐你,但是这玄天魂铁,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点吧?”

“胃口大不大,给你有何关系?可别说为了这个,你要和我决斗,这样的话,这剧情也太狗血了。”秦奇咧着嘴,嘲讽地笑。

“对,我要和你决斗!”

“我拒绝!”

“是男人,就不要怂。”

“你又不是女人,我是不是男人关你屁事。”

“你……”金鳞气急。

从来没有人和他这样说话,平常里,所有人都是看起来谦逊,就算是骂人,也是那种不吐脏字的骂,像秦奇这样的,金鳞还真拌不过。

管家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这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按照预想中,他们会因为金琴儿打起来,然后金鳞利用驯兽之术制服他,也用不着会金家主府再动手。

然而实际上,他们根本就没打起来。

金琴儿目光灼灼地看着秦奇,秦奇的这种说话方式,在平时养尊处优的她看来,实在是不要太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