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凶魂

小说: 独我神尊 作者: 杀无尽001 更新时间:2022-05-02 字数:2229 阅读进度:2/26

“你说什么?你拒绝?”金琴儿美目盯着秦奇,内心又好气又好笑。

拒绝?你一个奴隶有什么资格说拒绝?

拥挤,杂乱不堪的广场,静悄悄的,奴隶和护卫们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

“对,我拒绝。”秦奇重复一遍。

“哈哈哈……”

秦奇的话一说完,广场上立马爆发出一阵嘲笑声,有金府人的,有护卫的,也有奴隶的。他们一致认为秦奇是疯了,金府掌管奴隶们的生死,还会给奴隶们话语权吗?

虽说,被挑出来的人一定非常绝望,在求生意识的催动下,反抗也属于正常的事,但金府有绝对实力压着他们。加之,为了防止奴隶们现场反叛,金府通常会让他们活一段时间,日后,一批一批处死。

秦奇这样做,无疑是急着找死。

“我是金府大小姐,金琴儿。你敢违抗我?”金琴儿美目快要喷出火来,在这个肮脏的地方,自己就算打他们,他们都得谢恩,竟然有人敢违抗自己,堂堂金府大小姐的脸往哪搁。

秦奇笑笑,金府?很强大吗?就算是金府所在的晏国,在大陆上也不过是二流国家,要是以前,他一句话就能让它灰飞烟灭。

这笑容,看在金琴儿眼里自然是对她的嘲讽,她快气炸了。

“来人,把他绑到木桩上,用鞭子抽,抽死为止!”

“是。”金琴儿现在的情绪,在场的护卫没一个敢怠慢,这姑奶奶可是真的会弄死人,不是开玩笑的。

曾经,一个仆人因为和她的侍女私通,结果她就将那两人扒去衣服,吊在城墙上三天三夜,活活吊死了他们。

秦奇被架上广场一旁的木桩,用一根很粗的绳子捆着。然后,一下接一下的鞭子抽打在他身上,慘叫声在广场上响起。

看到他痛苦的表情,金琴儿才露出满意的笑。

奴隶们内心畏惧的同时,投给秦奇鄙夷的目光,刚刚不是还很横吗?原来是个傻愣子,现在该后悔了吧。

“我们继续。”金琴儿不再理会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反正他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活活打死,没必要和一个死人生气。

她带着金府的护卫们,接着挑出不合格的奴隶。

木桩上,秦奇被一下下抽打着,身上的伤痕不断增多,尽管痛苦,他的嘴角,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剧烈运动,能够加快灵气在身体里面的流动,包括挨打和大喊,都是他刻意而为之。

不多时,他的丹田处已经聚集可观的灵气量,打通七脉不远了。

他之所以这般着急,除了金琴儿要打死他外,还有一件更加让他担忧的事。

当初为了炼成禁忌阵法,他收集了很多强大的灵魂,以此为媒介催动阵法,身体互换后,阵法上四个最强大的灵魂不见了,他们被困,在阵法中受尽煎熬,早已成为凶魂,出来后,必然为祸一方。

“这个,病成这样,只剩一口气,上了台也是死路一条,拉出去。”

“吼!”正在挑选奴隶的金琴儿处,一个刚刚被挑选出来的奴隶突然大叫一声,原本病怏怏的他突然蹿起来,身体剧烈膨胀,衣服被裂开,身体上,不再是皮包骨头,而是充满爆炸气息的肌肉。

奴隶血红着眼,扑向金琴儿。

“这是什么?来人、来人,杀了他,快杀了他!”

金琴儿一边后退,一边招呼着护卫,今天竟然连续两次有人冒犯她,金琴儿又惊又怒。

护卫们不再监视奴隶,纷纷向金琴儿靠拢,也有不少人攻向那个病奴隶。

“吼!”

病奴隶怒吼一声,抓住前方靠他最近的一个护卫。那护卫本想用刀砍断奴隶的头,刀入半寸,血液喷涌而出,奴隶却没有死,反而更凶。

“咔嚓。”护卫的脖子被奴隶捏住,一下就扭断,死的不能再死。

“啊!”试图攻击他的护卫们纷纷后退。被杀死的那个,原本是他们的某个小队长,炼气一层巅峰的实力,在金院护卫中,也是不可多得的高手,在病奴隶手中,却如此轻易地丧生。

这个奴隶,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能对付的。

“怕什么?都一起上,取他人头,我赏金币百枚,胆敢后退的,回去后我一定让父亲杀掉喂狗!”

关键时候,金琴儿娇斥,让后退的奴隶心下稳定不少,金院人是他们的主心骨,有金院大小姐在,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然而下一刻,他们都否定了这个想法。

那个病奴隶根本没有给他们围攻的机会,直接扑向人群,快速向前,所过之处,不管是护卫还是奴隶,通通被撕碎。

广场上一片腥风血雨,奴隶们早已乱成一团。

“快……快走啊……”不知是哪个护卫喊了一句,围在一起的护卫们纷纷四散逃溃,军心在一瞬间被击碎。

“你们……你们都想死吗?”金府大小姐紧咬银牙,俏脸涨红,此刻的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护卫们不停命令的愤怒。

事情,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

“小姐,我们也逃吧,李四,你去拦住他。”

“是。”

金琴儿身前,仅有两个人没有逃跑,那是她从家里带出来的贴身护卫,一个叫张三,一个叫李四,都是炼气二层的高手,比起其他护卫,强了不少。

李四领命后,拦下病奴隶,病奴隶的前进速度这才有些减缓,而且,李四隐隐还占据上风。

“李四能对付他?”金琴儿惊喜地道,不过下一秒,李四的胸口被病奴隶洞穿,她就不再这样想。

“啊!”张三抽出腰间的剑,血红着眼,喊到:“小姐快跑!”

冲向病奴隶之前,他无意瞥到木桩上,一脸淡定的秦奇,心下奇怪。

“小姐,如果实在没机会跑,你就往木桩上那个奴隶那里跑吧,他也许能救你。”张三说完后,视死如归地充了出去。

“狗奴隶,还我兄弟命来。”

看着张三冲出去,金琴儿奇怪地转头看秦奇,他被绑在木桩上,身板瘦小,还瘸了一条腿。

“哼!他能有什么办法,一个瘸奴隶。”金琴儿眼里露出浓浓的轻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