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钟鸣的定位

小说: 都市妖孽高手(安山狐狸) 作者: 安山狐狸 更新时间:2020-06-30 11:17:12 字数:3335 阅读进度:427/428

<>app2();

第427章钟鸣的定位

在江南江北两地的地下世界,黑熊的确是有着不小的威名,他一个人甚至就能让不少小势力胆战心惊。

但是,对于实力不比林氏集团弱多少的毕阳集团来说,原本的黑熊固然强大,却还没有到让人俯首称臣的地步。

更何况,在黑熊被江川当众生生抽的爬不起来,威严扫地的之后,江北的地下世界对他的惧怕就已经大幅度的减弱。

尤其是在毕阳集团内部,原本的一些骨干,甚至包括一些小头目,他们都知道黑熊被江川给废了功夫,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无非就是身体强壮一些,搏杀经验丰富一些罢了。

或许普通的打手在黑熊面前依然不够看,但对付现在的黑熊,无非是多上几个人,堆也能把他堆死。

如果不是江川发话,没有陈长流的点头,那些从毕阳集团剥离出去的地下势力又怎么可能真的服气黑熊,更不用说对黑熊言听计从了。

甚至即便如此,黑熊所掌管的这股力量中的主要人物,依然都是陈长流的人。

现在黑熊的确是被抓了,他所掌管的这股力量也被警方抓了不少人,可剩下的依然还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更何况,以陈长流的老练,又怎么可能会把所有的力量都全部放在黑熊那里,事实上,黑熊所掌握的,仅仅只是毕阳集团原本的灰色力量。

而原本那些跟随陈长流多年的兄弟,陈长流则是另有安排。

无论是衡锐集团旗下的建筑公司,还是其他配套的公司,都有一定的人手,虽然每一家公司的安排的人手都不多,但却都是能信得过的。

这些人,就是陈长流安排的后备力量,或许平时这些人都会循规蹈矩,可一旦遇到真正的生死危机,这些人就是陈长流手中真正能用的力量。

至于黑熊掌管的那批人,实际上跟在陈长流这里的份量就低了不少。

而因为这些人所从事的是灰色产业,他们所涉及到的不少娱乐场所都被查封了之后,导致了其中一大批人反而无事可做。

这些人,正好可以抽调出来跟笼山岛的人周旋。

像这些江湖中的打手、混混,如果让他们做正事,他们恐怕没有那个本事,但如果是干脏活,那反而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听到江川的解释,钟鸣不禁摇了摇头,说道:“这些老江湖,真的是一个都不能小看,陈长流的手里竟然还有一支人手。”

江川笑了笑,说道:“人一入江湖,再想上岸,必然千难万难,手里如果没有一支真正可用的力量,那才是自寻死路。”

钟鸣思索了片刻,问道:“你是想逼笼山宗的人出手?”

陈长流手中所掌握的力量,无疑都是地下世界的江湖人,这些人干起脏活来,不用想也知道有多令人头疼。

对于这些人的手段,钟鸣即便是没有亲眼见过,也多少听说过。

不要说笼山宗的人只是修炼者,哪怕是真神仙,在面对那些肮脏的手段时,恐怕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只要笼山宗的人一出手,也就等于落入了彀中!

“如果能达到这个效果,那算是意外收获,我只是暂时不能让笼山宗的人闲下来。”

江川摇了摇头,说道:“我想,只要笼山宗的人不傻,就不会轻易的上当。但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就看笼山宗能忍到什么时候,许肆德什么时候跳出来!”

钟鸣问道:“如果许肆德一怒之下打上门来了,需要怎么应对?”

换做任何一个修炼者,被江湖人如此的挑衅,都绝对压不住心中的火气,如果笼山宗的宗主许肆德真的有江川说的那么强,那就更容不得这种挑衅。

“只要我们的计划能顺利实施,笼山宗的人就一定会登门。”

江川笑了笑,说道:“至于说是不是打上门来,那就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钟鸣立刻就明白了江川的意思,不由问道:“你是要以家世来压他们?”

“对!”

江川毫不犹豫的坦然承认,在钟鸣面前,他还不至于隐瞒这种事情,“既然实力不如人家,那就用家世来凑,总而言之所有的计划都只有一个目的,尽可能的给笼山宗制造麻烦!”

钟鸣沉吟了片刻,说道:“袭扰战术,这应该有用,但是也要小心笼山宗的报复。”

“这就要看你的了。”

江川说道:“你要尽快把下面的人训练出来,摸索出一套有足够威力的合击之术,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只要能够扛住许肆德的第一波打击,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钟鸣点头说道:“我和一光最近一直都在研究,现在已经有了具体的思路,正准备着手尝试。”

江川点了点头,说道:“解决了笼山宗,我们才能在这里安心的修炼,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云隐的发展就会平稳很多。”

钟鸣意识到,接下来的这一段时间,有可能是云隐最危险的阶段。

只有在真正修炼之后,才能明白修炼者的强大与可怕。

许肆德究竟有多强的实力,现在他们还没底,一旦真的激怒了对方,那对于他们云隐来说,或许就是一场大危机。

然而即便如此,不管是江川还是钟鸣,却都没有任何缩头退让的念头。

甚至,钟鸣还很是赞同江川的思路。

既然彼此之间有着难以和解的冲突,早晚都要跟笼山宗对上,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要尽一切可能拖住笼山宗,绝不能给许肆德继续提升的空间。

一时的退让或许可以争取来短暂的发展时间,但是,云隐在发展的同时,笼山宗的实力同样也会提升,那许肆德本就是个高手,而云隐绝大部分都只是还没有入门的新人,怎么都不可能比笼山宗提升的更快。

此消彼长之下,云隐恐怕会被甩的更远,差距会拉的更大。

到那个时候再对付笼山宗,难度会更大。

与其如此,现在必然要拖住笼山宗的提升步伐,如果袭扰战术能让许肆德都无心修炼,那就是最大的成功!

对于笼山宗有可能的报复,这就是钟鸣和胡一光需要考虑的问题,江川给他们的任务,是能带领那些武者扛住笼山宗的第一波攻击,钟鸣就会尽最大努力去达到这个目标。

至于说现在这么着急的去招惹笼山宗,是不是有些太过急躁,时机上是不是合适,会不会因为这种贸然的挑衅而给云隐带来巨大的隐患,在没有做出决定之前,这些都可以商讨。

但现在既然江川已经做出了决定,钟鸣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不决。

执行命令,这才是钟鸣该做的!

钟鸣所要负责的,是该怎么打。

要不要打,这是江川要做的决定。

从答应与江川联手的那一刻起,钟鸣就把自己的放在了执行者的位置上,在制定决策之前,他会针对问题提出自己的疑虑,以及己方的不足和破绽,可一旦江川有了决定,那便朝着这个目标前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钟鸣离开之后,江川独自一人在基地里溜达,脑海中再一次斟酌着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袭扰笼山宗,这并不是江川的心血来潮,而是经过了他深思熟虑的。

实际上,在市局的审讯室里见过许保水之后,江川就意识到,他与笼山宗的冲突,一定无法避免。

更无法和解。

即便是江川主动和解,也不可能跟笼山宗有多亲密的关系,许海阳的重伤,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果。

一旦冲突再起,那只有一个结果,一方被重创,乃至于彻底的离开云江,不会再有第二种可能!

至于说,笼山宗这么一个小小的宗门,在顾顺昌倒下之后,应该不会轻易的再来招惹他这个江家子弟,这一点江川自然也考虑过。

江川也相信,只要许肆德脑子没坏,应该就不会为笼山宗招惹强敌。

但是,许肆德不会,却有人会。

江川与顾顺昌的这场争斗,早已经引的四方侧目,更何况这背后还牵扯到了霍家,如果说事后没有人暗中接触笼山宗,那简直是对江川智商的侮辱!

江川也从来都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可能’‘应该’上,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应该。

既然跟笼山宗无法真正的和解。

既然笼山宗有被霍家或其他与江家敌对的家族拉拢,甚至是收服过去的可能。

既然早晚都要对上。

江川就不会留着这个潜在的威胁,除非能在他的掌控之下。

除此之外,江川准备对笼山宗下手,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

练兵!

未来要对付的玄门势力,远比笼山宗要强大的多,至于强大多少,江川自己心里都没底。

既然如此,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要让云隐的这些新人感受到这种与修炼者厮杀的残酷,这或许会损失惨重,但只要能在厮杀中活下来的,才是真正的种子!

为此,江川甚至不惜在未来卖一个破绽给笼山宗!

“嗡……”

电话震动。

江川看了一眼号码,不由挑了挑眉头,接通了电话。

“我是江川……”

片刻之后,他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

江川的计划,被这通突然的电话,打乱了。

<>app2();

(https://www.x/read/161698/3189615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