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只对他有感觉

小说: 大叔,你家萌妻重生了 作者: 天天天蓝1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9:26 字数:2269 阅读进度:841/1119

靳斯辰好不好,叶初七是最有发言权的。

就算她对以前的事情没什么印象,但心里就是有一种很深刻的感觉,这个男人以前一定是对她很好很好,她才会死心塌地留在他身旁。

这段时间,他更是事无巨细,对她好得没话说。

也许,这真的就是命运的安排。

在她的记忆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全世界的男人那么多,其他人都入不了她的眼,她偏偏只对他有感觉。

否则,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怎么可能就接受了他,还心甘情愿的卸下了心底的防备,跟他做名副其实的夫妻。

只因为,是他!

她虽然从来都没有很认真的跟他说过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但其实早就已经认定了,就是他了。

叶初七挽住叶君玉的手臂,嗯了一声。

她的声音轻轻的,却无比的郑重其事,仿佛在进行一项重要的仪式。

叶君玉拍了拍她的手背,欣慰的叹息道:“不管以怎么样的方式,如今你好好的,你和斯辰也好好的,我想……你爸爸即便在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当年啊……你们的婚事是由你爷爷和靳老订下来的,那时候你才满月,你爸爸没想到这么快就冒出一个小子来跟他抢女儿,心里还不乐意,不过他慢慢的也明白,若是你能嫁给斯辰,我们都安心……”

听到叶君玉提到萧瑜,叶初七的鼻子一酸。

难过的感觉,再次排山倒海一般朝她席卷而来。

叶君玉一看她不对劲,马上就安慰道:“好了好了,别难过,你爸爸是最疼你的,他不会怪你……”

这么多年,叶君玉早已接受丈夫逝去的事实。

人死不能复生,唯一支撑着她的,就是盼着有朝一日还能跟女儿团聚。

事已至此,谁怪罪谁,谁原谅谁,都没有意义。

叶初七在白天的时候已经大哭过一场了,本该是温馨的时刻,她也不想因为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反而把叶君玉的眼泪也给勾出来。

她深吸了口气,尽量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妈,你看我都记不起来了,不如你跟我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吧。”

每个当了父母的人,提起儿女的成长历程,总是能滔滔不绝,恐怕几天几夜都说不完,叶君玉也是一样。

母女两个,就这么躺在床上。

叶君玉断断续续的说着,叶初七聚精会神的听着。

她的好,她的坏,她的活泼可爱,她的调皮捣蛋……想起什么说什么,叶初七偶尔皱眉,偶尔失笑,偶尔糗大了……

这所有的一切,明明都只是听叶君玉说起,但是却仿佛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一幅幅具体的画面来。

叶君玉说得最多的,还是她和父亲之间的事儿……

她是独生女,一出生就奠定了掌上明珠的地位,谁也取代不了。

相对来说,叶君玉对她的管教反而严格一些,因为实在是有一个将她宠得无法无天的父亲。

从小到大,她要什么,萧瑜都会满足。

哪怕是她当年悔了婚,当她辜负了靳斯辰,伤害了一直将她视为己出的靳家长辈,就连叶君玉都气得想要抽她……

只有萧瑜!

他不愤怒,也不责备。

在她沦为众矢之的时,他依然慈爱的摸摸她的头,叹息道:“没关系,只要我的筱筱开心就好,去吧……自己选择的路,就勇敢走下去,总要长大的,你只要记得,即使全世界都背弃了你,爸爸永远都在!”

也许,萧瑜在那一刻就已经猜到了她总有一天要受伤。

可,她从小都被保护得太好了,总要独立去经受一些风吹雨打,才能长大。

只可惜……

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成长了,代价却太惨烈。

她回来了,却再也没有爸爸了。

叶初七忍住了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她无比坚定的道:“我会给爸爸报仇的,我会让仇人付出代价,属于我的东西……我也要不差毫厘的全拿回来。”

叶君玉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夜,深了。

在闲聊之中,叶初七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安然熟睡。

叶君玉却分外珍惜这重逢的时刻,始终都没有睡意,一晚上都没怎么睡,但精神却是很亢奋的,第二天叶初七还没醒,她就早起了。

原本是打算亲手给女儿女婿准备早餐,可当她走进厨房的时候,却发现居然有人比她还起得早。

靳斯辰在厨房里烧水,听到动静后便回过头。

不出意外,看到了叶君玉。

“妈……”

叶君玉点点头,轻笑道:“怎么起这么早,是不是在这里睡不惯?”

靳斯辰道:“还好,就是昨晚睡得早,自然也就起得早。”他说话的时候笑得很自然,当然不会跟岳母说是因为没有老婆在身边,所以才睡不惯。

“斯辰……”

“嗯?”

靳斯辰看到叶君玉忽然变得欲言又止,心想她恐怕是有话要说。

既然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就先把话题给揭开了,“妈,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没事儿……你尽管说,小七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起来,不如咱们坐下来聊一会儿?”

叶君玉如今是以丈母娘的眼光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这女婿一点架子都没有,并且他太贴心,太懂自己的心了。

有了他这句话,叶君玉就有话直说了。

“斯辰,现在就咱俩……你跟我说实话,你是喜欢筱筱的是不是?我是说……以前,是不是以前就喜欢她?”

叶君玉承认自己操心有点多,但当妈的人,哪能有不操心的?

尽管现在的局面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她看得出来靳斯辰的深情相护,也看得出来叶初七一颗心都在靳斯辰身上了。

但有些话还是必须要说清楚,至少要靳斯辰给她一个准话,她才能不为女儿未来的幸福去担忧。

当年,靳斯辰和萧筱决定结婚很仓促,萧筱悔婚也很突然。

再后来……

两家关系尴尬,就更加不适合聊这个问题了。

然而,两家的长辈心里都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明白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各自在对方的心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