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抉择决择

小说: 东荒六界 作者: 荀袱栀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2695 阅读进度:17/22

周苼回到房间里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周苼坐在桌子边,看着南燕传过来的信,陷入了困境。信上说叫她和白灵一起去冀州,周苼明白可能会对白灵不利,但是她也没有办法,想要拿五行阵,还得靠他帮忙。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周苼还是觉得带白灵去。

周苼知道,现在凡人身躯的白灵不能死,如果死了,那会坏了他的计划,所以周苼觉得他不会对白灵做什么。

想着想着周苼便走到了藏经阁,看着藏经阁这三个大字,周苼突然萌生了退意。想起自己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朋友,白灵是第一个真心跟自己交朋友的,这样会不会背叛了朋友。想着这些,周苼慢慢的退回去了。

张三打水回来就看到周苼在门口,以为是来看白灵的,便开口说:“周姑娘这么早就来看白灵姐姐?”

周苼木纳的点了点头,便进去了。

周苼走进去就严肃的对白灵说:“小白,我要去一趟冀州,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白灵眉头一皱,疑惑的问:“去冀州干嘛?找李青吗?还是……”

周苼实在是说不出口,便想转头就走,白灵立即把她拦下来,说:“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啊!”

周苼叹了一口气说:“你还记得我说我还有一个叔叔吗?”

“记得,可是你不是说已经死了吗?怎么?他最近又活过来了。”

“他在冀州,他希望我能去一趟。”

白灵又问:“去的理由是什么?”

周苼目光有点闪躲,支支吾吾的说:“其实他可能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应该去看看他。小白,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白灵看到她刚才的目光闪躲,也知道周苼是在说谎,联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白灵觉得自己已经身在漩涡里了,与其这样等,还不如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好!我跟你去吧!顺便可以看看李青。对了,我们要不要去问问管余有没有什么信带去冀州的?”

周苼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暗伤,在话出口的那一瞬间她是期待着小白说不去,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期待她说去。

周苼笑了笑,然后说:“我去跟府主告假,你收拾收拾东西吧!”说完便头也不会的走了。

白灵看着周苼的身影,突然觉得那个背影有点清冷。每个人都会有一段路独自行走,周苼又独自行走了多大一节路呢?

这个世界,虽然口口声声说万物共处,但是却是万物压制,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在搅动六界,又像是各方势力在相互拉扯,让人喘不过气。

周苼和白灵告别了十二少府,踏上来去冀州的路途,一路上周苼想开口叫白灵回去,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又给咽下去了。

白灵原本是个话多之人,忍受不了这般无聊,便率先开口说:“冀州可有十二少府?”

“有”

“那为什么管余会跑这么远来晋州的十二少府?”

“不知道,你这么在意李青和管余的事情?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开始为什么说我叔叔死了,而现在还要去见他?”

白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说:“你第一次说他死,你是说的那个咬牙切齿,你叫我怎么相信他死了。”

周苼停了一下,继续说:“你不怕我会杀了你?”

“你要杀我很简单,不会留在身边这么久,而且有好几次你都跑过来保护我。我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所以我觉得至少现在我是安全的。”

周苼听后,欣慰的笑了笑,然后说:“你很聪明,这点我放心了。希望你的聪明能让你过完平凡的一生。”后面那句周苼没有说出来。

白灵心里却有点失落,她是多希望周苼会把事情说明白,可是白灵也知道她们现在已经不是一路人了,或许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

“对了!周苼我昨天遇到黎羽了。”

周苼愣了愣,说:“你要小心黎羽。”

周苼想起昨晚的散落之妖,他们明明是想立黎羽为王,为什么还跑来杀白灵?他们不知道现在白灵是凡人之躯吗?如果杀了白灵凡人之躯,白灵便会恢复灵力。

周苼在脑子里想了一会儿,得出结论是他们应该是被黎羽忽悠了,以为杀了白灵便不会有王室之人。

白灵看着周苼陷入了沉思,就拿手晃了晃,发现没有反应,又用手大力的晃了晃她的肩膀,周苼才重思绪里出来。

立即说:“你遇到黎羽了,他在干嘛啊?”

“不知道,在大街上遇到的。”

两人陷入了沉默,就这样走了几公里。

白灵还是决定问:“周苼,你到底是什么身份?我对你应该没有什么威胁力,而且我觉得有很多都跟我有关,我不希望我的朋友不明不白。”

周苼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大胆直白的问,原本以为她会不说。

“刚刚才夸你聪明,怎么现在就犯傻了?”

白灵:“不知而不问,亦不聪明也!”

周苼绕有兴致的看着她说:“呵呵,你把你猜想说出来吧,不对的我在补充。”

白灵看了看四周环境,然后小声的说:“周清仄是你母亲?你来十二少府是为了她吧!你之所以保护我,那也是因为你以为我是灵王之女,可以开启五行阵。至于你的父亲是谁,我就不得而知了!”

“你说对了,我一开始接触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至于我的父亲,还是不跟你说了吧,反正他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这时从南面飞来一只燕子,那个燕子的身体直接穿过了白灵的身体,白灵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身体犹如在困在万年玄冰里一样,白灵承受不住这股寒气,直接就晕倒在地。

周苼完全被南燕这个举动吓坏了,南燕是她自己养的,平时只是用来和他传递消息而已,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反常?

南燕穿过白灵的身体之后,快速的在空中飞了几圈,然后稳稳的停在了周苼的肩上。

周苼探了探白灵的气息,只是晕倒而已,心里也就放心了。便把白灵收入了墟芜里,然后化作一股烈焰向冀州飞去。

另一边

胡宴卿一直无法集中自己的毅力,他总感觉把白灵的死生教给沧海不放心,可是自己的能力太低,连沧海布的结界都破不了。

一位青衣少年看他如此着急,便劝他,说:“你要想清楚你到底要不要重新建立灵界?还是你只是想尽自己的责任保护王室之人?”

胡宴卿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其实这些自己也想过这些,但是每次看着她,就觉得她就这样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辈子也好。

青衣少年见他没有说话,又继续说:“如果你自己没有想明白,那你就趁这个机会好好想想吧!可是听说她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接受,那你何必浪费时间在她身上。”

胡宴卿立即站起来,激动说:“她会接受的,只是需要时间。”

“时间?呵……你要明白别人可不会给她时间慢慢去接受。”

“什么意思?你们不是说派人保护她吗?”胡宴卿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听他的语气应该是……

“保护她有什么用,你可别忘了黎羽不想当王,可他一定会把责任落在她的身上。黎羽的修为有谁敢公然反抗他,如果她想成为凡人,那她得靠自己了。”

胡宴卿没有在接他的话,他明白灵必然有一死,可是胡宴卿心里却希望她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