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冥王沧海

小说: 东荒六界 作者: 荀袱栀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2798 阅读进度:15/22

回到府里已经是夜晚了,白灵走在路上感觉自己有点凄凉,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差距是如此的大,白灵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示意自己不要想了,既来之则安之。

一进门就发现有人,原本打算开门走,这时那个人说:“我只是来跟你谈谈。”

门打不开,白灵也只有转身强颜欢笑说:“敢问先生尊姓大名,小女子好查一下自己脑中有没有先生的名字。”

“你的脑中有我的名字,我叫沧海。”

“沧海,冥界的那个?”

“这六界里,除了冥界有个叫沧海的,难道还有谁吗?”

“所以我现在是死了,不会吧我就开一下门就死了?”

“你以为冥界长这个样子?冥界大多了。”

白灵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他,在白灵印象里冥界就相当于传说的鬼一样,应该都是青面獠牙,却没有想到这个冥界之王长的像一个白面书生。身穿着一身灰色衣,头上扎着半发髻,手上拿着一本书,烛火映出他的脸庞,似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在温习功课。白灵觉得如果胡宴卿是冬日里的阳光,那他就是春天的暖风。

“白姑娘可看够了,如果看够了,我可以说话了吗?”

白灵立即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说:“不好意思,我以为冥界之主应该是一个气势浩大的大叔,我没有想到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公子,所以刚才我在整理我的思想。”

“呵呵,原来是让姑娘失望了,可是长相没有办法,它跟了我千万年。”

“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好吧,我其实就是那个意思。

白灵:“公子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沧海:“为了灵界之事,你是灵王之女,你应该承担你的责任。”

白灵尴尬的笑了笑说:“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确认是我,万一是错误的呢?”

“因为胡杨玉石,它是灵界的圣物,除了王室能带,其它灵类都戴不上,这是一个不能改变事实。”

白灵看了看自己的玉石,发现玉石一半都变成了黑色,而另一边变成了红色。

“其实我也知道姑娘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姑娘心里一定在想为什么会这样,自己是个不属于这里的人,现在却告诉我,我原本是一个属于这里的。”

“你知道我不是属于这里?”

沧海点了点头说:“三百年前如果不是我们,我想你不会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现在我帮你只是在赎罪而已。”

“三百年前?你不要岔开话题,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白灵激动的跑到他面前,但是突然想到自己面前的是一届之王,要忍耐。

“等姑娘下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就告诉你,现在很多事情都无可奉告。你要多注意自己的安全,现在不光是妖类盯着你,魔界也知道你出现,你的同类也听到了风声,所以胡宴卿不一定能保得住你,他的修为太浅了,在这六界之中他只能算是一个中等修为,你得自己成长。”沧海说完就走了,就像没有来过一样,剩下白灵一个人,白灵抱了抱自己。

白灵的脑子一片乱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来到这个东荒大陆,她也接受了,她没有慧力也接受了,可是这几天却突然冒出一个声音,说自己是灵界之女,如果真的是那为什么自己会在另一个世界长大。好像一切都指向三百年前灵界大乱,可是书籍上也只是短短几页。

白灵决定让自己脑袋放空一下,突然感觉外面传来异样。有个声音在说:“你确定是这里?”

另一个声音回答:“对,我看到那个胡宴卿经常出没这里,她肯定在这里。”

白灵心里想难道是妖类?胡宴卿前几天就说妖聚于此地是因为我,当时没怎么在意,看来是真的。

白灵立马躲到纱帐里,手里拿着一把木棍。

此时十二少府已经被群妖攻击,周笙和弟子门跟妖打了一会儿,发现这么妖都是刚刚成型的妖,但是数量很多,看来是想府里的人。

周笙立马跑到府主面前说:“弟子觉得他们主力不在这里,府里应该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这些妖只是想拖住我们。”

府主听了觉得有道理,便大声说:“大家分开,去府里勘察一下有没有人收伤害,管余你带一些弟子去晋州城看看他们有没有伤人,这里就交给我,你们快走。”

周笙立马飞去找白灵。

那两个声音越来越近,白灵手里的木棍也越捏越紧。

突然纱帐被撕开,一男一女慢慢的走过来,男的开口说:“我们见过在玉肃深林处,不知道你还记得不?”

“那两只老虎?”

女的开口说:“两次我们都放过你了,这次我们就不能放过你了,只有杀了你,我们就有可能被举荐成长老,所以对不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们变身成老虎直接扑了过来,白灵躲过一只老虎的攻击,但却被另一只给咬伤了手臂。白灵被他们逼到角落,白灵偷偷的拔出刚才准备的两把匕首,这两把匕首不长不短,也不会要了他们的命。

那两只老虎见白灵没有进行下一步的攻击,便打算一起跳过去咬死她。

两只老虎扑到离白灵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突然身体动不了了,白灵赶紧把匕首送进了它们胸口上,然后用手退了一下他们的身体发现他们动不了了,白灵坐到地上歇口气准备走。这时周笙也赶了过来,看到白灵正好坐在血泊中,以为她被咬死了,气愤的在两只老虎身上补了几刀。

白灵被周笙这一举动吓坏了,赶紧站起来说:“周笙,你杀了他们?”

“小白你没事?”

白灵摇了摇头,说:“他们是打算攻击我,但是好像有人在暗中帮我,所以他们的身体动不了了,我原本打算给他们补一小刀的,结果你多补了几刀,他们的命应该是保不住了。”

“你没事就好,至于他们,我很抱歉,但是我们各司其职,我相信不是有人暗中帮你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你不要太自责了,在东荒生存就是这样的。”说完还拍了一下白灵的手臂。

白灵:“你拍到我伤口了,好痛。”

这时张三跑进来说:“白灵姐姐,外面打起来了,我们赶紧躲一下吧!”

刚跑进来慌慌张张的,看到那两只老虎的尸体,立即有吓的跑了出去。

周笙拿出来一个白色药丸递在白灵手上,然后说:“这个药赶紧吃了,它就修复伤口,但是只修皮不修内,你还是要好好休养一下。”

白灵:“这么神奇啊,你从哪里得到的?”

“以前抢的别人的。对了你刚刚说有人暗中帮助你,你知道是谁吗?”

白灵认真的想了一下,虽然那股气息一瞬间就过去了,但是她确定不是胡宴卿,那股气息以前肯定接触过,但是想不起来。

白灵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是以前应该接触过。”

张三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发现里面没有动静,就拿一根木棍跑进来。

白灵:“张三你干嘛?要打我们?”

张三结结巴巴的说:“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小,手里的木棍也放下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姑娘跑进来对周笙说:“周师姐,外面的妖在一瞬间都消失了。管余师兄让我转告你,叫你帮忙安顿一下府里的伤员,他在晋州找一些散落之妖。”

周笙:“好,你先走,我马上来。”转头看了看两只老虎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白灵,难道跟白灵有关?

周笙:“张三你能不能带小白去药房里拿点药,她手臂被咬伤了。”说完就直接走了,周笙就在想暗中帮忙的人是谁?为什么三番两次有妖类要攻击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