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蛇人族长老

小说: 斗罗之青玉流 作者: 醉月弦 更新时间:2020-09-16 14:26:14 字数:4609 阅读进度:504/514

这是紫妍第一次用这样哀求的语气对刘子轩说话,刘子轩呵呵一笑在紫妍可爱的小琼鼻上轻捏了一下道:“放心吧,我走的时候回来找你的。”

“如果在中州找不到娜娜也许还要借住你族群的力量来帮我呢,总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紫妍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她先前不理刘子轩是因为刘子轩把她卖给了彩鳞当苦力。

其实紫妍是很乐意为刘子轩、彩鳞做些什么的,但是刘子轩这段时间对她不闻不问所以感觉特别委屈。

在刘子轩承认她这段时间所做的事情后自然是极为高兴,刘子轩还说去中州的时候要带上她。

更重要的是刘子轩说需要借助她族群的力量,对于紫妍来说回到族群、找到自己的父母一直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就在紫妍愣神的时候刘子轩和彩鳞已经走远,这个时候过一个蛇人满脸笑意的道:“紫妍姐......您看看这样做行不行。”

紫妍只能看着刘子轩和彩鳞的身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蛇人族建筑群中,虽然她很想现在就搞清楚自己是什么魔兽,但也知道目前并不适合去打扰刘子轩。

另外一边彩鳞带着刘子轩往蛇人族建筑群中心走去,刘子轩看了看四周道:“你们以后就准备在这里建造城池了吗。”

彩鳞轻轻颔首道:“翰平湿地周边千里都是这样,在哪儿建造城池都一样。”

对于一个数量只有三百多万的族群来说,在翰平湿地这样的广袤的平原在哪儿建造城池确实都一样。

在穿过一大片蛇人族风格的建筑后,刘子轩跟着彩鳞来到的一个类似于蛇人族王宫的巨大建筑前。

刘子轩见状不由得呵呵一笑道:“王宫还是原来的王宫,连格局、方位都没有变。”

彩鳞歪了一下头道:“什么格局、什么方位啊,王宫不就是王宫吗......。”

看彩鳞的样子刘子轩就知道她没太懂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刘子轩随口敷衍道:“我是想说你们的蛇灵像怎么还是用原来的那尊。”

说话间彩鳞已经带着刘子轩绕过了王宫,在王宫后面还隐藏着十几栋造型怪异的建筑。

“女王陛下.....。”

在这个小巷的出口处守着一个蛇人族的部落首领,刘子轩隐约记得他好像叫墨巴斯什么的。

彩鳞轻轻点头算是回应了墨巴斯,看向对自己行抚胸礼的墨巴斯道:“其他的首领都到了吗。”

“回禀女王陛下,魁星和花蛇王的部落还没有迁移过了......此刻还在部落中暂时无法前来。”

墨巴斯一听彩鳞的话急忙恭恭敬敬的道:“阴世老大、炎刺、月魅、黑毒、南蛇和水媚儿皆以抵达。”

彩鳞听完墨巴斯的回禀后微微皱眉,随后道:“没来就没来吧......这位就是体斗尊强者刘子轩。”

刘子轩是体斗尊强者在就在西北域传开,墨巴斯自然是有所耳闻。

只是根本没有从刘子轩身上感受到什么强者的威压,但是墨巴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当初刘子轩一刀将塔戈尔大沙漠劈成两半的画面。

听完彩鳞的介绍后急忙向刘子轩行抚胸礼道:“蛇人族墨蛇部落首领墨巴斯,见过尊者......。”

在斗气大陆上实力就代表一切,斗皇、斗宗在西北域都是人人敬仰的存在了,更不要说是实力等级更高的斗尊强者。

刘子轩微笑着点头道:“墨巴斯首领客气了,搬来到了这里生活可还习惯。”

蛇人族从上到下所有族人都知道,他们能从酷暑炎热的塔戈尔沙漠搬到阴寒潮湿的翰平湿地全赖美杜莎女王和一位斗尊强者的努力。

墨巴斯对刘子轩既是畏惧也很感激,听完刘子轩的话脸颊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道:“我们蛇人族本来就喜欢这种阴寒潮湿的环境。”

“虽然这里什么也没有,但相比起生活在塔戈尔大沙漠中不知道舒适了多少倍。”

说话间彩鳞、刘子轩和墨巴斯来到了一栋相对豪华的建筑门前,在这门里面刘子轩感知到了四道斗皇强者和六道斗王的气息。

两个月没见的水媚儿斗气修为又得到了提升,现如今已经是一位八星高阶斗王了。

在彩鳞和刘子轩同时迈入小院大门时,在小院中等等的蛇人族部落首领们急忙向彩鳞行礼。

“女王陛下......。”X6

“师父......。”

水媚儿先是向彩鳞行抚胸礼,随后扭动她的身躯快速的来到刘子轩面前伸手环在了刘子轩的腰上。

仰起头露出了满脸的笑意,刘子轩习惯性的在水媚儿的小琼鼻上刮了一下道:“都是大姑娘了注意点影响。”

彩鳞对水媚儿的举动视而不见,对着其他的蛇人族部落首领轻轻颔首算是回应。

等水媚儿从刘子轩怀里出来后彩鳞才道:“跟我来吧子轩,长老们在里屋......。”

“尊者亲临,吾等岂能让尊者来见......。”

彩鳞话还没有说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内堂传来,随后从内堂中走出四位银发老妪。

刘子轩一眼就看出来这些老妪的气血已接近干涸,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她们强横的实力,这四位都是斗皇巅峰强者。

这应该就是蛇人族威慑周边加玛帝国、落雁帝国和出云帝国的底蕴了,毕竟没有那个帝国愿意和四个即将死去的斗皇强者死斗。

蛇人族八大部落的首领们包括彩鳞,在见到四位老妪来到小院后都次弯腰行抚胸礼道:“见过长老......。”

最先出了的那个蛇人族老妪浑浊的蛇瞳一直落在刘子轩身上,等彩鳞和部落首领直起身后这才对着刘子轩行礼道:“老身蛇人族大长老,携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向尊者行礼。”

刘子轩看着是个白发苍苍、气血干涸的来人向自己行礼颇有种不知所措,如果要算年纪的话自己也确实能接这一礼。

“几位长老客气了,你们既是彩鳞的长辈称呼我本名即可......。”

蛇人族的大长老听完刘子轩的话呵呵一笑道:“尊者说笑了,先不说您与吾族女王的关系......单是让吾族搬离塔戈尔大沙漠就是无法偿还的恩惠。”

“老身岂能直呼尊者名讳,这外面也不是谈话之处......还请尊者移步到屋内一叙。”

彩鳞感觉自己倍有面子,一扫刚才刘子轩要离开的郁闷。

伸出手将刘子轩的右臂搂在怀里道:“走吧子轩,我们进屋再说......。”

蛇人族的四位长老将路让了出来,等刘子轩和彩鳞走进房屋以后四位长老才跟在后面进入屋子中,至于月魅、焱刺这些部落首领则只能守在小院中。

刘子轩和彩鳞进入屋内发现里面相当的简朴,出来一下蛇人族独有的生活用品外基本没有什么家具。

彩鳞将刘子轩拉到了屋内靠右手边的位盘膝坐下,蛇人族中只有彩鳞拥有完整的人类身躯。

其他的包括四位斗皇巅峰的蛇人族长老也还是半人半蛇状态,所以蛇人族内除了王座外是不会有板凳、座椅之类的家具的。

蛇人族的四位长老在刘子轩和彩鳞对面的前辈前盘起蛇躯,这是蛇人族传统的休息、闲聊时的动作。

刘子轩展开天音领域对着彩鳞道:“彩鳞,你看你们这阵势不像是拉家常啊......你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啊。”

彩鳞偷偷的瞄了刘子轩一眼在心里道:“你不是本王肚子里面的蛔虫吗,自己猜啊......。”

要是以前刘子轩自然乐意去猜彩鳞想干什么,但现在刚刚发现了新的修炼难题,有时间去猜彩鳞在想什么还不如去研究研究长生体体质呢。

“不说就算了,你们聊你们的......不要来打扰我修炼就好。”

刘子轩轻笑着回了彩鳞一句,然后就摆出了要进入修炼的架势来。

在外人看来刘子轩不过是闭上眼睛而已,但是彩鳞非常清楚刘子轩这样眼睛一闭就可以枯坐三天三夜。

“哎哎哎,别啊子轩......长老们是想和你商量关于我们女儿的问题。”

彩鳞急忙通过天音领域说出了她叫刘子轩来这里的目的,外面却是对着对面的长老道:“各位长老.....。”

“子轩说话做事都不喜欢拐弯抹角,而且今天是和人类帝国签订契约的日期......你们有什么想讲的尽量简明扼要、长话短说。”

四位蛇人族长老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大长老开口道:“好......今日吾等只想和尊者商讨一件事。”

“吾族女王美杜莎确认有了身孕,对蛇人族来说这是吾族即将诞生一名拥有美杜莎血脉的子嗣诞生是头等大事。”

一旦彩鳞诞下婴儿,她就是蛇人族的下一任女王,对于蛇人族来说这自然是一对一的大事。

刘子轩轻轻点头并没有说话,看向大长老意思是说你继续说、我洗耳恭听。

大长老继续道:“美杜莎血脉非常强大,所以婴儿尚在母体之时就需要无数灵丹滋养。”

“等她日后出生实力会非常强横,潜力也极为恐怖......。”

这个时候二长老开口道:“按照族内祖传的秘法,美杜莎婴儿的滋养分为上、中、下三等。”

“用这三等秘法滋养的婴儿潜力也各有不同,用下等秘法滋养的婴儿出生后,如果没有足够的机缘只能修炼到斗皇之阶。”

“用中等秘法滋养的婴儿足以修炼到斗宗阶别,上秘法则是更强......能修炼到斗尊阶别。”

“所以当年你们对彩鳞使用了下等滋养秘法,她只能修炼到斗皇级别?”

听到这里刘子轩忍不住这样说了一句,大长老听后轻轻摇头道:“不......这一任美杜莎女王使用的是中等秘法。”

刘子轩转过头无比诧异的看着彩鳞,随后无比惋惜的道:“我就说嘛,以你的资质本应该能轻松修炼到斗宗级别的。”

“原来你们祖传的秘法......咳咳,那啥.......各位长老。”

这些年来刘子轩可没少吐槽蛇人族的传统修炼方法,彩鳞一听刘子轩的话就知道刘子轩想说什么。

如果刘子轩只是在她面前吐槽两句就算了,当着蛇人族长老的面吐槽彩鳞可不依。

刘子轩见彩鳞的眉头竖起就知道彩鳞要发飙,话音一转对着蛇人族的长老道:“我个人认为没必要,只要彩鳞安安全全的生下孩子就行。”

蛇人族的长老们感觉自己出现了幻听,她们相信蛇人族培养美杜莎婴儿的秘法如果拿到大陆上去绝对会引来各大势力哄抢的。

彩鳞也在这个时候道:“大长老,我也觉得没必要花费这些冤枉钱......。”

“有子轩在,将来我孩子的成就只会在我之上......。”

这个时候蛇人族三长老开口道:“美杜莎,你应该清楚美杜莎血脉对吾族的重要性......难道说尊者是不愿意为自己的血脉做点什么吗。”

刘子轩听完三长老的话顿时就不爽了,如果用了蛇人族的秘法以后自己的女儿最多能修炼到斗尊级别,那自己这个近神级强者的脸往哪儿搁啊。

彩鳞一直注意着刘子轩的表情变化,将刘子轩睁开眼他急忙道:“三长老,子轩的门派底蕴不知道比蛇人族丰厚多少倍。”

“你们看看子轩的修完,年纪轻轻的就修炼到了斗尊境界......他怎么会让自己的血脉庸碌无为呢。”

刘子轩看得出来彩鳞碍于情面并没有告诉这些长老蛇人族传承功法存在缺陷,但是在刘子轩看来无论怎么去掩饰缺陷它都不会消失的。

唯有及时弥补方缺陷才会消失,不过刘子轩给彩鳞面子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

只是刘子轩给彩鳞面子,彩鳞也想给这些为蛇人族付出了一生心血的长老面子。

但这些长老却没有给彩鳞面子,一直没有开口的四长老看向彩鳞道:“美杜莎,你要知道你的身份。”

“美杜莎血脉对于蛇人族而已究竟有多重要你不会不明白,你怎么能枉顾蛇人族的安危不顾听信外族之人的说辞......。”

“四妹......。”

“四长老......。”

蛇人族大长老和彩鳞同时开口喝止四长老说话,大长老清楚有些话不能当着刘子轩的面说,彩鳞却是担心惹恼了刘子轩不给她面子怼蛇人族的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