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大佬的白月光又野又狂

第八十八章 为她独家定制的婚纱

作者:阿神無 更新时间:2022-11-24

厉阎霆抬手扶额,才离开几分钟,怎么能这么快就惹了事?

就在这时,手机一响,是盛晚宁发过来的微信,先是添加好友提示,然后是一段音频文件。

总算又加回好友了……

他一脸欣慰点开文件放置在耳边,才听了个开头脸色顿沉。

旁边的厉靖松听到总管的话反应比厉阎霆慢了好几拍,等回过神,眼底一暗,“青澜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老爷,家庭医生已经在诊治,但是至今还昏迷不醒。”

厉靖松拧眉,盯向厉阎霆:“阎霆,你带来的这丫头会不会太野了?青澜都五十多岁了,她竟能下这样的狠手?”

“爸,别急着下定论。”

厉阎霆已经在手机里把那段音频听了个大概,现在索性开外扩递给厉靖松,“听完这个再说。”

音频进度条被拖到最前面,开始有条不紊地播放着。

厉靖松听到骁夫人口中“那两个眼瞎的老东西”时嘴皮颤抖了两下,等再听到最后骁夫人打盛晚宁那幕和满嘴的脏话,脸上更是阴沉到了极致。

这时,周锦绣在佣人搀扶下赶了过来,神色匆匆。

“松哥,我怎么听说咱们青澜被人打了?这还是在我们自家,凶徒抓到了吗?实在太猖狂了!”

厉靖松见她情绪激动,连忙使开搀扶的佣人,自己替上,布满老茧的掌心附在周锦绣紧握拐杖的手背,温声安慰:“青澜那边有医生照顾,你站都站不稳的人,别管这些,至于歹徒……”

他瞥向厉阎霆,沉声道:“阎霆,再怎么说青澜是你的亲姐姐,等继任大典结束,你让那丫头给青澜道个歉。”

道歉?

厉阎霆嘴角扯出一抹冷漠的弧度。

在骁家,他将要喝下那杯毒酒的时候这个“亲姐姐”连一句话都没吭声。

现在让他顾念姐弟情?

“爸,妈,这事我自有主张。继任大典快开始,不宜分心。”

周锦绣此时已被厉靖松扶回了沙发坐下,听到“继任大典”,默默地点了点头。⑧①ZW.ćőm

她儿子说的不无道理,青澜的事等大典过后再说!

厉阎霆见两人情绪安抚下来,立即对总管道:“去把盛小姐带到赫赛汀那里。”

总管恭敬应了一声后,转身去找被保安先行扣在休息室的盛晚宁。

盛晚宁此时正翘着腿坐在休息室的皮质座椅,眼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苏兰馨。

蜷缩在柜角的苏兰馨被她盯得发慌,“盛小姐,我是被迫的……我爸妈在骁夫人手里,只能充当她的棋子……”

“被迫?确定对我的男人没有想法么?”

“不敢有想法,兰馨身份低微,哪敢妄图得到少爷的青睐……”

“没准少爷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漂亮,皮肤吹弹可破,眼睛又生的极好,重点是还有一颗与画中之人相似的泪痣~”

“我……我会找人把这颗痣点掉,以后不会再出现您和少爷面前。”

盛晚宁眼睛微眯。

这个苏兰馨之前带她去看那幅画的时候看着单纯柔弱,没什么城府,但现在看起来,可谓是机灵得很,而且善于察言观色。

不过这小姑娘无权无势,倒也掀不起风浪。

“痣这种东西随你点不点,滚远点就行了。”盛晚宁冷冷放话后不再理会她。

没过两分钟,总管跑了进来,一副恭维的模样:“盛小姐,我们的保安将您暂时扣留在这里也是担心您的安危,现在已经没事了,请您跟我出来吧。”

盛晚宁颇有些意外。

她那巴掌打得有些重,而骁夫人又是厉阎霆的姐姐、这栋宫殿式别墅的大小姐,他不来追究她的责任?

柜角处的苏兰馨更是连气都不敢吭。

意识到这个盛晚宁在少爷那里的位置的确不一般,心里那份想做“少夫人”的念头也彻底扼杀在了萌芽状态。

总管领着盛晚宁从侧边路过宴厅,去了另一个方向。

盛晚宁匆匆往宴会厅一瞥,看得出来这座宴会厅已经在短短一个小时内重新布置,舒缓悠扬的音乐在宽阔深邃的宴会厅里轻轻地飘荡,厉叁卿的惨剧在里面没有留下一丁点的痕迹,仿佛没发生过一样。

数十名男佣扛着无数座彩虹花架进来,花架上除了形色各异、娇嫩欲滴的鲜花,还有精心裁剪、大小不一的心形礼盒、梦幻紫粉水晶球、象征圣洁的雪花缦纱。

盛晚宁眼前飘过一团黑线。她听人说鉴石大会结束后就是家主继任大典。

这么隆重庄严的仪式,怎么搞得跟婚礼一样?

太不严谨了!

途经一个专属通道后,一位穿着职业蓝色小西装、妆容干净利索的女子迎面走来。

“盛小姐,我叫赫赛汀,厉先生让我带您去换衣服。”

总管应声离去,留下她们二人。

盛晚宁警惕地看着这位陌生女子,心想:厉阎霆无缘无故让她换衣服?难道这是个幌子?或许这是厉家二老派来的人,准备为骁夫人的事私下里整她?

不过既然打了那巴掌,她就不怕事!

她直挺着背,跟着赫赛汀一路走过缀满花饰的过道,最后进入一间超大宽敞、灯光明亮辉煌的更衣室。

顺着光洁白净的地板一路看过去,一件工艺精湛的重工蕾丝打造而成的镶金丝抹胸鱼尾婚纱在一个360度旋转台上如翩翩起舞,曼妙优雅。高贵典雅的巴洛克风格设计,瀑布般的蕾丝拖尾,尽显大气奢华。

这是……

赫赛汀见她神色微滞,笑道:“盛小姐,如果不满意的话还有。”

女人按下手里的遥控器,婚纱后面的帘子自动展开,又一件抹胸式的婚纱映入眼帘,轻柔的材质宛如月光般柔和。

再之后,一层一层的帘子展开……

数十件顶级设计师精心打造的婚纱展现在眼前,目不暇接。

“这里总共二十一套,您看看有喜欢的吗?”

赫赛汀语气里带着歆羡的意味。

盛晚宁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场景,脑子里一片懵,“我好像都挺喜欢的,怎么办?”

女孩子谁不喜欢婚纱~每一件婚纱,都是集合世间一切美好寓意、如幻如梦般的天赐之礼!

赫赛汀被她的“直言直语”逗乐,捂着嘴笑,眼睛眯成了两弯浅浅的月牙,“您可以先试穿一下。”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盛晚宁立即拎起距离最近的婚纱就上身试穿。

她接连试了六套,出乎意外的是,不止是款式让人爱不释手,每一处细节都裁剪得极度贴合她的身材。

看着镜子里的她,圣洁缦纱衬得她皮肤肤白胜雪,弧形的抹胸勾勒出完美的胸部曲线,半露的香肩纤细光洁,胸前一颗色泽纯净的帝王绿宝石散发着幽深的光晕,金丝纹饰与白纱刺绣的装点,既能沾显出婚纱的奢贵,又透着几分温婉的优雅。

纤纤玉足在银白水晶鞋烘托下发出莹莹剔透的白光。

她忍不住猛吸了口气,“太合我身了!”

赫赛汀噗嗤一笑:“这里每一套婚纱都是我们根据厉先生提供的尺寸精心打造,全部都是为盛小姐您独家定制的。”

“什么?为我定制的?”

而且还是厉阎霆提供的尺寸?

盛晚宁舌头一抖,险些咬到了。

他怎么知道尺寸?难道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他用手量了?

这个男人会不会太细心了!

她有种被撩到的感觉,心头一片羽毛拂过,又酥又痒。

等等!她身子忽地一个激灵:为什么会突然定制婚纱?

难道,他近期想跟她办场婚礼?

可是那幅画的事,那个画里的女人,他还没有跟她解释清楚……

她脑子里莫名闪过一个在虐文小说里才能看到的狗血桥段:女主误以为是男主送她婚纱,结果,只是拿她当衣架子试穿,实际上最后穿婚纱的,是男主那位与女主身形相似的白月光。

呵,白月光……

盛晚宁揪着婚纱裙摆的手一紧,脸也绷紧了几分。

见她没有再试穿别的婚纱,赫赛汀礼貌地问:“盛小姐,您不再试试另外的款式吗?”

“不试了!”

想到可能是在给别的女人试嫁衣裳,她语气骤降了几度。

赫赛汀仔细端详她,不禁赞叹:“盛小姐的身材真是无可挑剔,这身婚纱与您奶白色的皮肤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既然您选定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去吧,免得厉先生久等。”

盛晚宁绷紧的脸蓦然一惊:“你说什么?让我穿着婚纱出去?”

“是的。盛小姐,请~”

女子边说着,边从外招呼两个助手为她牵起长长的拖尾。

盛晚宁神情短暂地凝滞了一下,但转念一想,这么仙的婚纱虽然有些张扬,可她又不是配不上,怂什么?

她在小西装女子的引领下,迈着水晶高跟鞋一步一步往外走。

现在还是下午,长长的专属通道灯正焕发着暖暖的柔光。

沁鼻的花香宜人芬芳。

随着不远处的宴厅里悠扬轻婉的音乐越来越近,厉阎霆低沉、醇厚的声音缓缓传入她耳中:“在场亲友,数百载时光飞逝,厉氏家族英才辈出,我厉阎霆承天运时势,更承蒙亲友长辈厚爱,今日起将任第十代当家掌门人,我在此承诺,此生必秉承厉氏家训,引领厉氏走向更高的巅峰,缔造新一代神话!”

这是,继任大典的致辞?

盛晚宁未见其人,单闻其声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独特的气势和魄力,忍不住心神荡漾,脚下的步子随之慢了下来。

只听一片雷动的掌声下,厉阎霆波澜不惊的声音再度传来:“今天这个特殊时刻,我想正式向众亲友介绍一个人。”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阅读最新内容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网站即将关闭,下载app免费看最新内容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上一章 以掌还掌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