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毒眼血仇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6-08 18:05:30 字数:2219 阅读进度:454/471

孟一霜和赏大虎交头接耳的低声谈着什么,同时很是警惕的注视四周,奈何他们根本想不到会在这地方遇到我,所以,我很有把握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数年前的那场灵异事件,很多无辜的人死在这两个恶人的设计之下,我时刻记着此事,对这两个人恨之入骨!

天可怜见,终于逮住偷袭他们的机会了,我可不想浪费了。

我接近的很是缓慢,深恐被他们发现了。

浑身法力运行到顶点,禁术幽火沸腾蓄势到巅峰,四尊法相秘术于心头滚动,白骷法具做好供应浩瀚能量的准备,甚至,心念连接了鬼牢法具中的二千金,想以雷霆万钧之势轰死对手,不给他们反应过来的机会。

狮子搏兔亦须全力,何况我的对手这般的强大?我甚至将那具特殊木料打造的木傀儡准备好了,一旦拿不下对手,我将用最快速度七魄出窍,御使木傀儡镇杀对方。

还不信了,在我这般狂风暴雨的打击之下,对方又没有心理准备,若还是搞不定对手,那我真的可以去买块豆腐撞了。

近了,越来越近,五十米,四十米。

我的心提的越来越高了,因为对方全部是铸塔境以上的,距离比较近的时候,随时都可能被看穿,我打算在对方即将看穿之际,就发动攻击。

要是能让我侵入其身后十米之内,那可就再好不过了,但我觉着很难成功,二十米距离时开始发动也是不错的选择。

希望三清祖师保佑,让我接近对手到二十米距离之内,不要被提前发现了。

暗中祈祷,借着些岩石做遮挡物,我已经到达对方身后三十米的距离。

或许有人会说应该亮明身份堂堂正正的决斗,不该如此低级的偷袭。但我要说的是,堂堂正正也是需要分人的。

对付孟一霜和赏大虎这等阴险毒辣杀人不眨眼的恶獠,一击必杀是最好的选择,他们不配享受什么堂堂正正的决斗,何曾见过他们那样的高尚过?

我的呼吸都憋在了嗓子眼,因为,已经到达二十五米距离了,只差五米,就将抵达预定的攻击点。

封魂链钩和阿鼻墨剑都出现在手中,我已蓄势到最巅峰,只差最后一击了。

高抬脚,我轻轻的向前落步。

越是接近对方,越是不敢贪功,反而更要小心翼翼,谨慎才是王道,毕竟,对手的感应度太高了,这个距离之内,要是位于正前方,我已经被他们发现了。

脚掌落地,踩趴下些蒿草。

就在此时,嗡!

一道极度惊人的声响不知从何方传来,然后,半空出现一股墨绿光柱,凭空罩落的过程中,竟然分为两股,一股向我落下,一股罩向大惊之后摆出全力戒备姿态的孟一霜团队。

同时,一道冰冷到毫无感情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替补游巡姜度和孟一霜,此刻还没有开始正式的竞赛,严禁双方选手接近二十五米的距离,亦不可远程法术袭击,若是强行闯关或违规,将被阴司惩戒,双方都向后退!”

这声音威严至极,是一把冰冷男声,带着不可拒绝的权威和霸道,愣是将我定在原地。

我眼珠子一转,心中直骂对方坏事,但知道不能坏了规矩,就这么丢失了最佳的偷袭时机,说实话非常懊恼,但我马上调整了心绪,解开隐身符力量的同时,向后退出三米远,那道墨绿光柱就向上收了回去。

对面的孟一霜他们也是一样的动作,向后退着的时候,绿光就收走了。

两人一鬼一尸,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们相隔的距离大概是三十米左右,但大家伙都意识到了形式,如是,只能远远的对峙了。

蹬蹬蹬。

徐浮龙快步跑到我身后站着,阴森的盯着远处的老熟人们。

“哈哈哈,山不转水转,龙哥,度哥,别来无恙啊?哎呦喂,度哥这是什么表情,可是因着没能偷袭到我们而闹心?那真就不必,既然游巡竞赛快要正式开启了,不妨留着劲儿到时候一决雌雄好了。”

“啧啧,这才几年,我伤势痊愈之后,本以为自己进境算是快的了,没想到,度哥也是铸塔中期道行了?真是恐怖,不愧是我孟一霜看重的男人。”

背着包、持着武器的孟一霜扬声送出这番话来,只不过,她哈哈哈笑着的时候,眼瞳深处都是冰寒和杀机,显然,深恨我和徐浮龙。

也是,当年的光明湖灵异事件中,我、宁鱼茹和徐浮龙做扣,让孟一霜和赏大虎的阴谋诡计功亏一篑,且被反噬成重伤,老僵尸和小鬼之类的帮手都被灭杀在那一场反噬之中。

孟一霜和赏大虎逃回了尸山巫门,好不容易才卷土重来,但猛然发现,当初啥也不是的我,已经成长为铸塔中期法师了,这仇恨程度,一定是更上一层楼了。

眼下还不能火拼,只能充满怨毒和讽刺的来这么一番话。

但我敢肯定,孟一霜一定是后怕不已。

要知道,若果没有地府规则作梗,方才,我很可能偷袭成功了,不管是率先杀了孟一霜还是赏大虎,那都是抢占了先机!

赏大虎持着法具大砍刀,没有说话,但眼神阴毒的似乎能炮制毒药了。

我不屑的冷笑一声,随手收起封魂链钩和阿鼻墨剑,并指点着孟一霜,凝声说:“妖女,算你命大,你应该庆幸自己的运道足够好,不然,方才我已经将你大卸八块了,至于你?”

我扭头看向赏大虎,狰狞一笑:“当年你扮猪吃虎、背后出刀,要不是老子命大,已经被你阴死了,更不要说你们师兄妹手上人命累累。”

“数年之后再见,你没多少长进啊,不过铸塔初期,我奉劝你时刻不要离开你师妹身边,要是被我逮住机会,立马将你的光头拧下来当球踢,以慰无辜死者们的在天之灵!”

想起当年之事我就火大,当时没有能力为受害者们报仇雪恨,但此刻,我不打算放过两只魔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