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暗夜补缺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5-29 17:39:38 字数:2859 阅读进度:437/471

宫重欣慰的看了看宁鱼茹,沉重的点头,却凝声说:“有一点我得说下,就是等级提升的难度问题。这么说吧,越到后面越是艰难。比如说,辟藏到错海,天赋好的,如小度这种脱胎换骨过的,数月就能达到,但错海到铸塔,可能就得数年了。”

这话入耳,我听的是心惊肉跳。

知道修行艰难,但没想到我这后天重铸过的超佳天赋根骨,也会这般的困难?

那天赋普通的人呢?

还是洗吧洗吧睡一觉好了,第二天接着工作养家糊口吧,别多想了,那才是务实。

宫重笑看我一眼,接着说:“铸塔到观则,有可能数十年,观则到通天,那就不知要多久了,有可能一朝顿悟瞬间晋级。但更大的可能是,卡在那里永世不得寸进,那可不是单纯的修行好使的,只能靠努力、悟性、根骨、机缘,缺一不可,不然就无法通天。”

“观则境到通天境就是修行道路上最大的坎儿,古往今来,能够迈过这一道坎儿的,真就不多。”

“目前的方内世界,一尊通天大能都没有,包括妖族,鬼魂,僵尸,邪魔,都没有这个等级的存在。只有方外世界才有通天境大能,但鬼神皇那等堪比通天巅峰的绝世巨头,屈指可数。”

“通天境四个小层次之间的差距,宛似天沟般的深邃和巨大,据我所知,目前能够算是通天巅峰的,整个方外,明面上,算上刚出世不久的鬼神皇,不过五尊罢了。”

我注意到了宫重老头的用词,不由狐疑的说:“明面上?这意思是,暗地里……?”

不敢置信的看向宫重。

宫重又摊摊手,凝声说:“方外历史太过悠久了,从太古时期到现今,传承就没断过,天知道各大超级宗门的内部,是否隐藏着还没有死掉的通天境强者呢?这是绝密,人们只是猜测罢了,没有真凭实证,但不能说肯定不存在,所以,我得用上明面上这几个字。”

我和宁鱼茹了然的点头,对方外的可怕程度有所了解了。

想到方内世界一尊通天境大能也无的事实,不由的浑身发寒。

两界之间是有空间节点通道的,方外的通天境一旦莅临方内世界,简直就是横扫无敌的存在,没有人能够制衡,这太吓人了。

“是因为灵气浓度吗?所以,方内没有了通天境坐镇?”

我提出疑问。

宫重叹口气,轻声说:“应该就是这么个原因,想要从观则巅峰突破到通天境初阶,真就得去往方外找寻机缘,方内世界的灵气浓度太低,支撑不了这种突破。”

他的话说的有些沮丧,眼中闪过回忆神色。

我恍然,宫重去过方外,一定是勾起了不愉快的回忆。

我急忙转换了话题。

“这几个境界人类法师如此命名的,但落到妖魔鬼怪的头上,又是如何称呼的呢?”

我提出新的疑问。

宫重果然将回忆扔到脑后去了,专心的回答提问。

“辟藏境对应鬼魂中的厉鬼境,僵尸中的石骨境,妖怪的初妖境。错海境对应鬼魂的猛鬼境,僵尸的铁皮境,妖怪的溪妖境。这些都是你们早就知道的,那我就重点说说你们不晓得的。”

他咽了口唾沫,挠挠头,似乎身形更为佝偻了,这才接着说起来。

“铸塔境对应鬼魂中的‘实鬼境’,这个实,指的是鬼躯无比凝实,接近人类的身躯质量了,却具备鬼魂穿透普通障碍物的特征。实鬼境的阴魂非常的恐怖了,相对应的是僵尸中的铜尸境,妖怪中的大妖境。”

“而观则境对应的就是阴魂中的‘鬼王境’,僵尸的尸王境,妖怪的妖王境,这都很好理解。”

“最终极的通天境,你俩也都知晓的差不离了,对应阴魂中的鬼君境,僵尸的尸祖境,妖物的妖皇境。”

“值得注意的是,同级之中妖族最强,因高级妖物具备两种形态,一种化形拟人态,一种妖脉真身,如鬼神皇就是妖脉真身,但它一定也可以化形为人的。”

“还有,除了人类法师之外,妖怪、僵尸和鬼魂,有时候会产生异变。异变主要集中在肢体上,比如手臂、头颅或者尾巴增多之类的,但也有一部分的异变出现在特殊能力上,如僵尸中的旱魃,其实,那就是能力异变之后的邪门产物。”

宫重端起茶来饮了几口润润喉。

我和宁鱼茹站起来感谢老人家的指点,从此之后,对修行世界有了完整印象。

这番谈话到此算是正式结束了,但它对我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半夜,我们三个溜到瓢把儿山水上乐园,避开监控和巡查人员,隐形匿踪的下潜到深水之中,找到河底大裂缝,下潜百米之深。

我施法解散了‘考召探灵阵’,宫重使用高等级符箓布置了数十重隐匿类的法阵,并传授我使用这些法阵的咒语。

至此,这个无比重要的空间节点,牢牢掌握在我的手心之中。

再之后,我们没敢惊动木龙剑,而是绕了远路,到了王图斤夫妇的坟前。

宫重施法将我们挖掘出的那个大坑给掩埋了,运用法力融了散落的水泥块,重新铸造了水泥外层的大坟,这样一来,基本上就没有破绽了。

我和宁鱼茹很是汗颜,因为,我俩竟然忘了这事了,还是宫重细心,猛然想到这么个漏洞,这不,赶在王家人发现之前,给弥补上了。

处理好了这个事儿,我们悄悄下山,回家去也。

翌日,宁鱼茹亲自去了一趟王家,傍晚才归,一看她笑容满面的,我就知道收王离塔做徒弟的事儿很是顺利。

要知道,王探那厮也跟着去了,巧舌如簧的在旁帮腔着。

王离塔的大伯刚刚死亡,王家对这个小姑娘很是忌惮,觉着王离塔不详!

王图斤夫妇毙命不说,王离塔的哥哥姐姐失踪许久,估计都凶多吉少。紧跟着,紫淮大酒店中,又有祸事。

而紫淮大酒店那边刚消停了不久,王图磐又离奇的死了。

王离塔在王家的日子有多难过可想而知,虽然她的另一个叔父出头做了监护人,但亲近她的人一定不多。

这时候,名头渐响的‘茹真人’亲自拜访,说王离塔骨骼清奇,适合当她的徒弟,加上王探在旁边溜缝儿,事儿还哪有不成的道理?

果然,宁鱼茹告诉我说,一周之后,王离塔就会搬进分道场来居住,王家会提供物质供给。

王离塔搬到分道场来,王家上下是非常赞同的。

当然,随着王离塔来此的还有大黑猫塔球。

虽然沈红也在这里住着,但血月魔头没有杀回来之前,沈红是不会作妖的,这点儿把握我们还有。

听到这个消息,我先是恭喜了宁鱼茹一番,接着问:“茹妹,你收了王离塔做徒儿之后,她和王探可就差辈分了。王探拜师宫重,宫重却是你师叔,但王探和王离塔又是兄妹关系,啧啧……,你如何处理这复杂的辈分关系啊?哈哈哈。”

我幸灾乐祸的大笑着。

“彭!”

脑门上被宁鱼茹狠揍了一拳,打的我捂住额头、眼冒金星,笑声也憋了回去。

“什么辈分不辈分的?迂腐的家伙,怎么的,我们各论各的不成呀?”

宁鱼茹很是不讲理的说。

我揉着额头,苦笑起来。

转眼,时间就过去了七天,王图磐的事儿有了合理解释,说是瓢把儿山中野兽袭击导致的意外,事态也就渐渐的平息了。

水上乐园中意外死亡事件也不再被人所关注了。

某天的清晨,载着王离塔小盆友和大黑猫塔球的宾利车,再度出现在分道场的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