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深水怨源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5-01 02:52:59 字数:2324 阅读进度:379/471

宁鱼茹的脸色不太好看,可能是觉着我这话不太好听。

“鱼茹就是矫情。”我暗中嘀咕,可不敢显露出来。

她沉默半响,轻声说:“禁地刚出现雏形,这时候还是以怨念源头最痛恨的类型为主要目标,所以,道德败坏的男女最为危险。”

“禁地雏形一出现,就会逐渐的融于环境之中,渐渐就是大自然本身了。所以这块区域中的勾魂使者,会遵循禁地雏形自主产生的特定规则,尽快的送死亡之人的阴魂入地府,这是鬼吏也不能抗拒的自然法则。”

“一般而言,禁地雏形刚出现的十天之内,只要解决了源头,那么这个场,也就是禁地雏形,就渐渐的消失了。”

“但如果十天之后还没有解决掉,那就容易和周围环境彻底融合了,真的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禁地。世上的三大禁地就是这么形成的,初始的十天时,没有遭到破坏,禁地就会稳定下来。”

宁鱼茹将话头转到这方面了。

我闻言心头一跳,然后寒意直冒。

“鱼茹,你的意思怕不是说,咱们得深入水下,寻找两股怨念的源头?那玩意儿,有可能是藏在水底下不知道多少年的男女骨骸?然后,毁灭或封印了它们?”

我浑身的毫毛都竖立起来了。

“没错,你我要想解决此事,那就得这么干。但怨念源头不见得是死了多久的人,也可能是最近新死的男女,这个嘛,没准儿的。”

宁鱼茹认真的说着。

“深水骸骨,怨念源头?”

我感觉骨子里都变的寒冷了。

“立马离开此地,离开双怨场所在的范围,会怎样?”我忽然想到这种可能。

“当然可以顺利的离开,但其实早就被做了怨点标记,无非是蓝点多少罢了,蓝点越多的,越早被害,带着怨点离开水上乐园,也不知道何时怨念追魂爆发,胆颤心惊的活着就是。”

宁鱼茹撇撇嘴,毫不走心的说出这话。

“以你我本领,怨念追魂时,会怎样?”我问出关键的话。

“大概是死不了,因为,只需要承受一次怨念攻击就算是过去了,你我毕竟是法师,想要弄死你我,怨念攻击好像还不太够格,但杀掉普通人简直轻而易举。”

“所以说,世上的三大禁地,只有法师和有本事的妖魔鬼怪才敢入内,才能有机会活着走出来。据说,三大禁地中都是天材地宝,每年都有法师冒险入内探宝,陨落其中的占据多数啊。”

宁鱼茹详细解释一番。

我心里有底了,就说嘛,即便是禁地,想要杀掉法师也不是容易事。

但问题是,普通人怎么办?

今儿来此游玩的普通人至少有数千之多了吧?他们都被标记了怨点,只不过,首先被攻击的是怨念源头最痛恨的人罢了,但时间一长,都会挨个的轮到啊。

我俩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吗?不能。

“给宫老打电话吧。”我琢磨了一下,接着说:“不要让他们进来,免得被标记,但他们经验更多,总能提供点解决办法吧?鱼茹,你知道如何帮助普通人扛过怨念攻击吗?”

我想起刘大贵死时的场景,于瞬息间,怨念借用阴气拟成锋刃,附着他人鞋尖儿,轻易的杀了刘大贵,而我和宁鱼茹根本就来不及救援。

为何说法师不易死呢?

打比方说,异位相处,我若是处于刘大贵的位置,即便骤然的遇到锋刃袭击了,但本身感知敏锐、反应够快,霎间就能翻滚出去躲避开切割,自然就化解掉了。

所以说法师在禁地中的存活率高,但刘大贵这么个普通人可就不成了。

解决掉双怨场源头之前,如何帮助普通人躲过袭击?成了重中之重的事。

依靠符箓吗?感觉不是很靠谱。

怨念这种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符箓真的能预防住吗?我表示怀疑。

显然,宁鱼茹也没有更好的援手办法,这种事还真就得问问经验老道的宫重和蝎妙妙他们才成。

其实,血竹桃也是经验丰富的,问她也是个好的选择,毕竟她的前身是阴山阁高层,不过,血竹桃对方外世界和一些隐秘之事的态度表现的很明显,她从不向我和伙伴们透漏过多的讯息。

这也是我始终没有向她询问过大魔头血月来历的缘由。

先不说血竹桃那副掌院的身份,是否真的知晓血月的隐秘?但就算是她清楚这些事儿,也断然不会跟我多说一句的。

要知道,法师世界有着很多约定俗成的无形规矩,不看我到现在都没有资格知晓错海境以上的道行等级划分方式吗?

宫重是我挂名的师傅,他都不会多说这方面的讯息,非要等到我晋升到错海境中阶及以上的等级之后,才会告知我下两个大等级的名称。

血竹桃显然也是个守规矩的,在我实力不够之前,高等级圈子的事,她不会提前告知,方外世界的事,更不会透漏到这边来。

血竹桃的这种态度在平日里表现的非常清楚,所以说,有事时,我更习惯于询问宫重或是蝎妙妙。

他们都不是方外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忌讳,能告知的就会说出来。

而血竹桃不同,她出身于方外世界,受到那边某些规则的束缚。

对此,我表示理解,就不向她追问方外和血月魔头的诸多隐秘了,她要是兴致上来了,没准自己会说一些,但我主动去问,那就是不识好歹的让其为难了。

人家只是暂居在分道场罢了,是我们的贵客,可不是我豢养的鬼魂,当然不会对我言听计从。

因而,今儿的这事,我的打算也只是去询问宫重和蝎妙妙他们。

整个瓢把儿山水上乐园中刚加装上的这些监控器,都配置了最高端的拾音器,不但能监控实时画面,也能监听到细小动静。

要不是宁鱼茹的幻术针对这两方面的做出了假象,我哪敢大摇大摆的打电话啊?

现在当然没事,不管我们说什么,别人也监听不到。

我打了宫重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接听了。

“喂,小度啊,我是你姐。”

不是宫重那苍老的动静,而是血竹桃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