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郭氅多犀利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5-01 02:52:56 字数:2377 阅读进度:374/471

刘大贵的尸体已经被运走了,会客室被封闭了,我们都被遣散到各个客房待着,明面上,限制的范围是整个乐园,其实,最好待在各自房间别乱走动。

同时,来了很多‘专业人员’,到处的安装摄像头。

除了洗手间,连卧室都加装了摄像头,我们颇有微词,但那些人根本就不予理会。

等他们退出房间,被赶到一间客房中的我和宁鱼茹对视一眼,宁鱼茹背着摄像头就掐了几个法诀,口中念念有词,之后,轻声说:“好了。”

她已经施展了幻术,摄像头中呈现的只是我俩安静休息的场面,其实,根本照不到我们,也窃听不到我俩的对话。

“鱼茹,你怎么看?”我抬头看了一眼上方的摄像头,轻声询问。

“好像是,那些人,想要看到下一次意外发生时的经过,所以,不让人走,都给留在这里了。”

宁鱼茹考虑一下,如此回应。

我眉头蹙紧,凝声说:“这是引蛇出洞吗?要是继续死人,谁负责?”

宁鱼茹好笑的看我一眼说:“这也可以理解的,毕竟,发生的事都太过诡异了,先不说那个从高台跳下来的黑裙女,只说挨了一脚就被切开了头颅的刘大贵,任谁看到那样的监控画面不发毛?换位思考,如果你我都是普通人,你说,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做调查吗?”

宁鱼茹倒是很会为他人着想。

我沉默了,其实是想说,即便如此,也不该如此做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再度出现受害者的。可也明白,普通人面对这种事有多无奈。

“那咱们怎么办?”我想了一下,沉声问。

“我看,咱俩还是找一下此事的负责人吧,将身份说清楚,让他们提供助力,帮助咱们搞清楚源头,并顺利解决掉,总不能让更多的人无缘无故的身亡了。”

宁鱼茹沉吟一会儿,如此回答。

“他们能信吗?”我有些犹豫。

“不是信不信的问题,为了尽快解决,不引起恐慌,什么方式都得试验一下吧?估摸着,他们会睁眼闭眼的装着看不见,任凭咱俩活动的。”

宁鱼茹琢磨了一下,如此猜测。

“那好,就按照你说的,咱们去试试吧。要是人家不让你我插手,咱们就转为暗中行事好了,反正,幻术加身的话,谁也阻拦不了。只不过那样一来,未免有做贼的感觉。”

我同意了宁鱼茹的意见。

本不愿和那些人打交道的,但眼下事态发展的很是迅猛,指不定何时就会失控,这种状况下,还是去沟通一下比较好。

宁鱼茹笑了一下,随手散开了幻术,然后,对着摄像头说:“让你们的负责人过来,我俩有重要的话和他说,注意,是说话算数、能够拍板的那个,说话没有力度的就不要过来了,耽误彼此的时间,不好。”

宁鱼茹说完这话,示意了我一下,我俩都坐到椅子上静静的等待起来。

大概七分钟之后,门口传来声响,然后,一个身穿深色西装,面容极为威严的中年男人大踏步走了进来。

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犀利,眼神犀利,甚至,头发丝都是犀利的!

此刻,他正用一双犀利的眼,瞅着我和宁鱼茹。

他老哥一个来此,手中拿着文件夹。

“请坐。”宁鱼茹和我起身,示意了一下。

这人落座后,我俩才坐下。

适当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威严又犀利的中年男人再度打量了我俩几眼,忽淡然一笑,轻声说:“两位好,我是郭氅,大氅的氅,为水上乐园事件的总负责人,说话好使的那种,至于两位吗……?”

他说着这话,翻开手中的文件夹,一边看一边说:“崂山分道场中的度真人和茹真人是吧?真是久仰大名了。不知两位真人找我过来,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吗?”

郭氅浏览着文件上的内容,眼神很是深沉,但能感觉出来,对我和宁鱼茹很是提防,或许,他觉着我俩的身份很是危险,没准儿,还有作妖嫌疑?

我和宁鱼茹对视一眼,眼底流转一丝怒意。

我示意宁鱼茹不要生气,转头看向郭氅说:“郭先生你好,想来你已经知道我俩的身份了,确实有话要说,不过嘛……。”

我迟疑着抬头看了摄像头一眼。

郭氅注意到我的眼神,却冷笑一声,然后,抬了手,没有回头,只是挥动了两下,我和宁鱼茹就发现了,那个正对着我们这边的摄像头,已经被遥控关闭了。

“郭先生,明人不说暗话,我俩的身份你已经调查清楚了,应该明白我俩是做什么的了,最近半年,崂山分道场中的列位真人,在这座城市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不客气的讲,此地发生的事儿,你们已经处理不了了,要是没猜错,用不了多久,接二连三的,会出现更多的诡异死亡事件,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俩既然遇到了,于情于理,没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所以,我要求,你们放开对我俩的限制,还要提供助力。比如,死者的尸检报告,详尽的个人讯息,社会关系啥的,都要对我俩放开权限,可以随时调阅,方便去解决问题,不知郭先生意下如何?”

我冷着脸将要求分说明白,然后,静静的看向脸色难看的郭氅。

“抱歉,两位的要求我不能同意,什么诡异事件?凡事必然有其合理的解释。我在此警告两位,若是不守规矩的搞出些事儿来,可别怪我不讲情面!请你们耐心等待,我们一定会将此事调查清楚,还死者公道的。你们,还有别的事儿吗?”

郭氅明显是将我俩当成江湖骗子了,所以,根本就没给好脸色。

在他的角度看来,能亲自来这么一趟,都是给足面子了。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和宁鱼茹都冷笑了起来,齐声说:“没事儿了,慢走,不送。”

“哼。”郭氅冷哼一声起身,头都不回的向外走去。

他走到门边时忽然停住脚步,沉声说:“我还是得好心提醒一声,两位不要胡乱的掺和,这对你们才好。水上乐园的监控没有死角,你们要是随意掺和,后果自负。”

这话传来,我和宁鱼茹都被惹恼了。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何况是人?

我俩齐齐的眉头一跳,心中直骂对方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