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超邪阴刃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5-01 02:52:55 字数:2315 阅读进度:372/471

女孩身子一震,眼中忽然涌起悲伤,但马上化解于无形,声音有些打颤的说:“她俩是我的堂妹,只可惜……。”

说到这里,王奕莎说不下去了。

我和宁鱼茹对视了一眼,因为,我俩的印象中,王家老太太做寿宴的时候,这个王奕莎并不在场。

我脑中电光一闪,追问说:“你最近刚回本市的吗?”

“你怎么知道?”王奕莎有些意外,然后才抿了抿嘴回答:“我不久前刚刚回国,一直在外念书来着,家里安排进公司实习……。”

“原来如此。”

我心头了然,忽然看了看旁边的刘经理,心头沉吟一下:“既然是王奕雁的亲人,我就不能干看着了。”

我打了个眼色给宁鱼茹。

要不怎么说心有灵犀一点通呢?宁鱼茹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嫣然一笑,忽然走到近前,端详起刘大贵的面相来。

“宁女士,你这是做啥子……?”

刘大贵吃惊,不解的问。

“闭嘴,坐着别动。”宁鱼茹的脸色忽然发寒,紧跟着运转了部分法力,一股子震慑人心的气息就释放出去。

霎间,震的附近之人集体失声,他们会感觉身边气温忽然降低,心头像是压了大山,沉甸甸的快要窒息了。一时间都惊惧至极的看向宁鱼茹,宛似活见鬼了。

仔细打量了刘大贵半分钟,宁鱼茹才收回了那股子气势,人们的心头都是一松。

“你干什么啊?不要伤害刘哥。”王奕莎突然挡在刘大贵身前。

宁鱼茹后退几步,缓缓说:“看面相,刘大贵早就结婚了,不但结婚了,还育有两个小孩呢,一男一女,刘大贵,本姑娘说的可对?”

“嗤!”倒吸冷气的声音从四边传来。

刘大贵面如死灰,不敢置信的看向宁鱼茹。

宁鱼茹却看向簌簌发抖的王奕莎。

“那又如何?刘哥早就和我说过这事儿了,下个月他就回老家办离婚,他和我之间才是真爱,乡下的那个黄脸婆儿,怎么配得上刘哥?”

王奕莎尖叫起来,脸型有些扭曲。

“你早就知道了?”我就是一震,这才明白为何众人看着他俩眼底都是鄙夷神情。

“当然,刘哥是个实诚人,他不会骗我的,也不敢!我大伯可是公司的老总。”

王奕莎很是笃定的回答,我扫到刘大贵松口气的模样,眼睛不由的眯了起来,心里话了:“这人有两把刷子,哄小姑娘很有一手嘛。”

“愚不可及!”宁鱼茹失望的摇头,骂了一声,忽然指向女职员所在的位置,手指点了好几个女孩,口中说着:“她,她,还有她,都是刘大贵的相好,这是刘大贵面相上展现出来的,货真价实,我倒要问问,这些事儿,你的那个刘哥也坦白过吗?”

被宁鱼茹点到的那三个女子面色大变。

“胡说八道,你……?莎莎,你听我说啊……!”

刘大贵大怒,紧跟着大急,几乎要蹦起来了。

王奕莎霎间脸色煞白,狠狠的盯向那几个女子。

被她眼神一瞪,那几个女人都慌了,一个个的左顾右盼、不敢直视。

她们如此的心虚,这等场面,用膝盖想也能做出判断了,都不用多问了。

王奕莎的脸开始发黑了,然后,又转为发红。

她猛地转身,手一下子就扬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抽了过去。

“啪!”

一个超级响亮的大耳光,扇在欲要解释的刘大贵的脸上!

用力太大了,打的这人原地转了个圈,‘咕咚’一下栽倒在地,惨叫着吐血,好像有牙齿被打掉了。

“没想到啊,这个看着柔弱的王家姑娘,这么的有力气?莫非是在国外练过跆拳道啥的?”

我看的是心头爽快。

之所以管闲事儿,完全是看在死去的王家姐妹的面子上,要不然,我才不会示意宁鱼茹去多管呢。

目的达到了,我给了宁鱼茹一个眼色,我俩向外走去。

身后传来王奕莎大骂负心人并暴揍刘大贵的动静,夹杂了刘大贵的求饶声,热闹非凡。

就在这一霎,我忽然感觉有异,浑身的毫毛‘咻’的一下全部竖立起来,下意识的就回头去看。

眼角余光正好看到宁鱼茹也是一样的动作。

很明显,我俩都感觉到了异常,虽然微乎其微的,但就是不太对劲儿。

我俩都走到门口了,而王奕莎狠踢渣男刘大贵的位置,距离我俩至少有十几米远,位于对面墙角附近。

没有人挡在我和宁鱼茹的中间,因而,非常清晰的看到王奕莎一脚向着满脸是血的刘大贵脑袋踢过去的场面,看样子瞄准的位置是额头部位。

这个位置不属于要害,即便被踢中,最多不过是头破血流,断然不会出现大问题的。

但此刻,我的瞳孔猛然收缩到了一处!

因为,在王奕莎的脚尖位置,忽然就出现了一道漆黑的阴气,更恐怖的是,阴气呈现出锋利刀刃的形态,正随着女孩的这一脚,快速的接近刘大贵的额头!

“住手!”

我和宁鱼茹几乎同时间喊起来,然后,不约而同的冲出去。

晚了。

‘嗤啦’一声,听起来动静并不大,但是中了王奕莎这一脚的刘大贵,猛然发出震天的惨叫,只有半声,然后,就见一块黑乎乎的‘东西’被切的分离了出去,狠撞在墙上,反弹回地面,红的白的猛地喷溅,整个会客室似被血色充满了!

阴气拟形的锋刃,将刘大贵的脑袋切成两段了!

空气似乎为之停止,众人的眼珠子几乎被惊的飞了出去,谁都预想不到,不过是单纯的教训渣男,如何就出现了如此不符合常理的一幕?

下意识收回脚准备再来一下的王奕莎,像是被施展定身术一般的僵在了那里,然后,浑身打颤起来,腿脚宛似面条般弹动着,眼睛变得通。

一息后,压抑了许久的动静被释放出来。

“啊啊啊……!”

王奕莎倒坐在地上,却沾染到了刘大贵的血,染的牛仔裤和衣服上都是,她吓的屁滚尿流的向着后方倒爬着,张着嘴巴狂喊,宛似被吓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