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阴能符网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4-11 13:48:27 字数:2886 阅读进度:345/471

虚弱到极点,都没个人样了的昊椽子抬起手臂来,漆黑的爪子还握着那柄拂尘。

要不是没有力量了,他早就一拂尘将王探的脑袋打开花了,哪还会和少年废话?

但此时,掉毛的凤凰不如鸡,他想要挥动拂尘都办不到了,那东西宛似大山般的沉重,他只能使用金钱攻略。

闻言,王探的眼中冒出了怒火!

“恶贼,你作恶多端,害死了我的三叔三婶,还想收买我?简直是在白日做梦!”

王探怒骂着,转首看向王图斤夫妇所在的方位,凝声说:“三叔三婶,你们在天有灵的话就看看吧,王探为你们报仇了!”

说着这话,他猛地双手握住刀柄,桃木刀猛刺进昊椽子的心口!

“啊!”

昊椽子惨叫一声,口中喷溅血液,大睁双目,四肢挣扎,但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已经咽了气。

“彭!”

王探一下子坐倒在地,眼神呆滞。

毕竟是个少年,亲手杀了昊椽子,即便是被仇恨所驱使的,他还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牡丹却已经到了近前,一手拎着王探的脖领子,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拎到后方去了。

我走过去,使用封魂链钩,将昊椽子的罪恶灵魂勾出来封印住。

心头轻松至极。

邪恶的昊椽子终于被灭了,八大替补游巡变成七个了,亦或是,还有别的替补游巡也死掉了?所以说,目前的替补人数,没准,只剩下五六个了……?

感觉压力减轻了许多。

封印了昊椽子的阴魂之后,我从他的尸身中找出那枚被施加了幻术的游巡令牌,慎重的收好。

至于拂尘法器和皮包中的那些瓶瓶罐罐,都由牡丹收取了过去,算是战利品了。

“度哥,牡丹姐,谢谢你们。”

安全隔离间中的关归忽然大声喊着,并对我们这边鞠躬为礼。

“谢谢两位师傅。”

隋永庭夫妇和幸存的那几个人,同样的施礼。

我摆了摆手,不以为意。

我的出发点主要是想斩草除根。至于清除针对试炼者的威胁?不过是随手代劳罢了,但他们的感谢,我还承受的起。

掏出手机看看,距离三时半还有几分钟,我和牡丹打了个眼色,她点了点头。

王探已经回过神来,他距离牡丹够近,即便环境昏暗,也能看清牡丹和我的眼神沟通,他了然的微笑一下。

因为,这份计划本就是我们几个一道商量好的。

利用血月玩心重的特点,置换了游戏条件,这就让血月放弃了昊椽子。

但危机一样存在着,血月会释放进来妖魔鬼怪。

距离四点还有半个小时呢,谁敢说我和牡丹就能支撑得住呢?

所以,得事先想好如何应付这种状况的对策。

针对这点,牡丹女鬼自告奋勇的提出了解决办法,需要的是我御使白骷法具提供后续能量。

权衡之后,王探觉着这方式可行。

这些都商量好了,才有了后来我主动去找血月谈判的那一幕,要不是未雨绸缪了,岂敢如此的儿戏?

牡丹深吸了一口气,鬼眼中黑光频闪。

她右手食指的指甲突然变长了,只见那指甲延展成了一米的长度,却是弯曲的形态,看起来无比的瘆人和狰狞!

都不敢去想,这枚超长的鬼指甲要是划落在活人的身上,那会造成何等惨烈的后果?

安全隔离间中的试炼者们受到了惊吓,齐齐的向后退去,再度蜷缩在角落里,紧张的看着外面的这一幕。

很多手电都打开着,有光线照着,牡丹的变化都被看见了。

我和王探向后退开了些,就见牡丹在黑晶地面上滑动着,那枚超长的指甲落在地上,发出让人心悸的‘嗤啦’声,然后,一道道赤线显现于黑晶地面上。

其实,黑晶表面一点划痕都没有,这些赤线是鬼气凝聚后显现出来的。

牡丹的气息变的虚弱了许多,但她坚持着,左右滑动不停,最终,在十几平方的面积上绘制出了一枚巨大的符箓。

鬼气凝结成的符箓,看起来结构特别的复杂,反正,是我不认识的符。

这是‘阴能符阵’。

简单讲,就是使用阴气能量画符成阵。

阵法这种东西,在我得到的诸多传承中是存在着的,但鉴于我的道行低微,还没有资格领悟详细内容,所以,于阵法方面我毫无建树。

但牡丹不同,据她所言,她生前就研究过各类的阵法,死后,更是在以往的基础上自创了很多新型阵法。

当然,因为这鬼怪的身份,她的研究方向转变为阴能阵法类,其中又细分为两类,其一就是阴能符阵,还有一种是阵眼法阵。

所谓阵眼,一般都是由外物充当,比如法具和符箓都能当做阵眼使用,同样可以布阵。

两者间的区别是,阴能符阵是以符为阵,同时,还需要往里面灌注能量,这才能催动。而阵眼布阵之手段,起效的主要是充当阵眼的外物,它们自身就能吸引能量的汇聚。

牡丹此刻施展的就是她研究成功的新型符阵,她取名为‘七重符网秘阵’。

激发后,符阵会释放七重能量大网出来,功能主要是守护,四面八方、上下左右的全部守护住,鬼怪不能穿透,僵尸难以打破,是非常实用的符阵,但需要消耗巨大能量。

要不是白骷法具在手,我们即便催动了符阵,也支撑不住几分钟就会能量告罄,但有白骷在手,那可就不一样了。

其实,我很想问问牡丹,既然她是个厉害的符阵师,为何以往不告诉我?而且,在戮逐游戏之中,牡丹也没有使用法阵去保护生人的意图?

这让我有些不满。

但一寻思牡丹对此事的态度,也就释然了。

牡丹本就不愿我去多管闲事,耐着性子陪着我救人,已经是她的上限,要不是涉及到她自身的安危了,她才不会这样的拼命呢,这是她一直将此事瞒到此时的原因。

我还真就没有资格去责备她什么,相比以往那个杀人如麻的牡丹,眼下这已经是她最良善的表现了,我不能要求她过多。

符阵勾画完毕,冒着缕缕黑烟的牡丹盘坐于符阵中央,对着我和王探勾了勾手。

我俩马上走进符阵的范围内,在牡丹的示意下,坐在巨大符箓的两道弯曲的线条之上。

牡丹的身上有新伤,也来不及处理了,因为,很快就到时间节点了。

塔塔趴在我肩头上继续沉睡,阴气将她和大黑猫保护着,我不用太过担心。

从包中取出了白骷法具,摁在前方那宛似人脑袋大小的圆环图案之中,等到牡丹发令,我就将阴气能量从此处灌输进去。

一切就绪,静待时间。

凌晨三时二十九分五十八秒。

“开始!”

牡丹喊了一声,我急忙于心头下达命令,白骷法具听命的释放阴气,灌注到圆环之内。

“轰,轰,轰……!”

连环七响,就见七重散发蓝黑色泽的能量大网,从符阵边缘处升起,交错一处,将我们牢牢的笼盖在内,守护符阵催发成功。

三时三十分钟整。

“嗡嗡嗡!”

从黑晶屋顶降下来四五道光柱,光芒敛藏之后,显现出四五只披头散发的鬼怪来,它们的位置不同,但都是一个动作,转头,向着我们这边瞅了过来。

那是怎样的眼神啊?阴森中带着残酷杀意,死寂中沉浮暴戾气息,鬼气升腾不说,还被血煞给围绕着,证明眼前这些都是杀人如麻的恶鬼!

真不晓得血月从哪里将这些恐怖的邪物给召唤出来的?

看着这些鬼东西,我的头皮发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