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蓝金火之役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4-11 13:48:26 字数:2248 阅读进度:344/471

“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向来就不打诳语,崂山太虚道宫的掌教大人和贫道师尊那可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推算出你们来并不费劲儿。”

“两位,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啊,咱们之间严格来讲没有深仇大恨,这样可好,两位和贫道化干戈为玉帛,事后,贫道奉送一个亿,且一百张上品符箓,怎么,足够诚意了吧?”

昊椽子装模作样的打了个稽首,貌似真诚的扔出赔偿来。

“管你师尊是谁?即便是天王老子下凡,今儿,也救不了你!昊椽子,老子只想要你的命!”我一声咆哮,才不管那许多,挥动阿鼻墨剑就冲了上去,牡丹随之而动。

“贫道和你们拼了!”昊椽子发现此路不通,只能鼓起戾气,犀利的反击。

他的身躯猛然缩小了一圈,变成皮包骨的状态,这变化让人吃惊,很明显,他自知难逃一劫,就启动了某种燃烧自身血肉才能催动的禁术。

我和牡丹霎间就提起了心来!

困兽犹斗垂死挣扎,最可怕了,因为,这时候的人完全豁出去了,爆发出的能量之大,他本身都预估不到。

如果有可能,我不想和这样的家伙硬碰硬。

但距离三时半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和牡丹想要斩草除根,只有这时最佳,若错过的话,就是另一个局面了。

一旦被昊椽子拖延到血月释放进来妖魔鬼怪的时刻,那我和牡丹反而变为危险的一方了。

昊椽子的嘴巴快速的动着,发出很小的动静,看样子是在高速念咒,音量太小,我听不清他嘀咕着什么,但心头跟着猛跳,一股子危险的感觉凭空传来,让我意识到,昊椽子的拼命禁术不简单。

岂会简单了?他可是出身于大门派太虚道宫的内门羽士,这等人物本身还是错海境的高手,岂会引颈就戮?一定会顽抗到底的。

昊椽子身边的烈火转变为白金之色,温度之高,距离还很远就让我感觉到烧灼之意,这道禁术,将火焰的威能振幅了不知多少倍。昊椽子的血肉精华都被汲取到禁术之内,一释放,就会形成白金火浪,席卷而来,凡人之躯怕不是瞬间就被烧成了飞灰?

只威势就这样的吓人了,我发现牡丹的冲锋势头都为之一滞。

身为鬼怪,最恐惧的能量元素除了雷电就是火焰了,不管是阴火还是阳火,一旦到达某种界限以上,那就会对鬼物形成恐怖的威慑力。

这是物种所决定的,不是说牡丹胆大就能驱逐的。

我霎间知晓,不能藏拙了,不然的话,绝不可能顺利的灭掉昊椽子。

“九幽之下,泉冥深处,阴极阳生,多形胎相。……傀师九术第一重,幽火沸腾!”

当机立断的吟咏了咒语,我到底是催动了幽火沸腾禁术。

此术每一次施展,都要消耗十分之一寿元,我的寿元可是最宝贵的资源,要不是迫到了份上,我真的不打算使用此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让我对禁术望而却步。

但没有办法了,昊椽子不甘等死,拼命的催动了白金烈火禁术,我即便祭献出三尊法相,也不见得能占据上风。

牡丹女鬼因为能量属性相克的缘由,战力锐减。

此等状况下,使用幽火沸腾禁术是最佳选择。

“轰、彭!”

我的身上冒出丈高的阴火,是蓝色的,和对方的白金烈火形成了鲜明对比。

一霎间,我的战力水准就被振幅到错海境之内,且一路往上的抵达巅峰,这时候,我的水准绝对不比催动了白金烈火禁术的昊椽子差。

在他震惊莫名的眼神中,我双手挥动,剑芒和链影齐飞,阴火和阳火爆撞!同时,牡丹挥动锡杖,狠狠砸了下去!

“轰隆!”

整个黑晶密室似乎震荡了一下,然后,恐怖的大爆炸出现,强大到无法抗衡的冲击火焰传来,我一下子就被打翻了出去,在地上滚动着。

半途调整了方向,正好滚到王探身前,急忙挥手,释放一重阴火出去,将抱头蹲在墙角的王探笼盖住。

这时候,火焰席卷而至,打在我和王探的身上‘噼啪’作响。

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几秒钟,王探身周的阴火都被冲碎,身上出现烧伤的时候,才消停了下来。

我趴在那里透出了口气,除了后背上始终被阴气保护着的塔塔安然无恙外,我都被烧灼的颇为狼狈,衣服破烂、面孔漆黑。

我大口呼吸着灼热的空气,抬头去看牡丹,只见她在另一个方位缓缓的站起,浑身黑烟缭绕。

牡丹没事,这让我的心放回了肚子中。

直到这时才看向对面,对面墙边,躺着个瘦骨嶙峋的人,他的衣衫都被烧毁,整个人看不出完好的部分了,但他胸膛起伏,证明还活着,背包和拂尘是防火的,竟然保存完好。

“咳咳咳。”

我咳了好几声,这时候,受了轻微灼伤的王探回过神儿了,上前将我搀扶起来。

幽火沸腾禁术一经启动,直到能量告罄才会消散,目前,我使用了一半的能量,还剩一半,一会用之应付血月释放进来的妖魔鬼怪正合适。

我靠着墙站稳,看向王探,有些嘶哑的说:“王探,那厮是你的了。”

王探眼神一变,有些犹豫,但看了看王图斤夫妇横尸的位置,眼神坚定下来。

他俯下去,捡起一柄桃木刀,紧紧的握在手中,一步步的向着失去战力的昊椽子走去。

牡丹有些担心,询问的看过来。

我对她摇摇头,意思是,我们尊重王探的选择就是。

牡丹转过了头去,没有说话,青惨惨的面上毫无表情。

王探已经到了昊椽子的身边,隔离间中的人都看向他,紧张的发抖,因为,大家都明白这个少年要做些什么了。

手刃仇敌这种事,只存在于江湖中,谁曾亲眼看过呢?

“住手,贫道有钱……,小子,你开个价吧。”

昊椽子的声音颤抖,带着对死亡的极度恐惧,尝试着去收买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