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七命陨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4-01 16:54:05 字数:2492 阅读进度:317/471

“两位师傅请放心,我们都是明事理的人,若有任何不测,那也是命数使然,怨怼不到两位的身上。”

隋永庭哈哈一笑,如此作答,身后跟上来的那些人齐声附和,这事儿就算是定下来了。

我满意的笑了笑,没多说什么,暗中递给王探一道眼神,意思是辛苦了。

王探笑了笑,眼神表示乐意效劳。

“那好,大家修整一下,咱么得去地下楼层了,有可能遭遇邪道三人组,大家务必提高警惕。”我随口提醒一声。

“他们都被度师傅打跑了,难道还敢杀回来?”

董羚不解的问了一句,她身后的人都竖起了耳朵,事关生死,都无比关注。

“先前能杀掉邪僧,是因为对方轻敌大意所导致的,他们的准备不够充分,且没有机会全力以赴,其实,这四人非常厉害,压箱底手段必然奇多,只不过,我瞬杀了邪僧,让他们道心大乱,这才战略性的撤退。”

“既然你们没有遇到这几个坏人,那有可能他们跑到地下楼层去杀人了,我和牡丹姐不能看着,就得管。那么,和他们的矛盾将不可调和,所以,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和他们还有得折腾呢!这三人心狠手辣,绝不甘心吃亏,势必想办法找回场子来。”

我耐心的解释一番,董羚脸上升起担心神态。

“大家记住了,要是我和牡丹姐与那三人对上了,你们就赶快远离战斗区域,避免被波及到,我俩尽力挡住他们,为大家争取逃生机会。”

我不放心的嘱咐一声。

“多谢两位师傅。”隋永庭带着十几人一道致谢。

我和牡丹与他们客气了几句。

牡丹拎着那柄锡杖,当先而行,人们随着她走出了游戏厅,我持着封魂链钩殿后。

从七楼下到六楼,在楼梯拐角处看到六楼之内破坏处处的痕迹,隋永庭他们才意识到先前的战斗多么惨烈。

但诡异的是,六楼被破坏成这个样儿,也不见轰破最外层的墙壁,出现连接外头的大洞来,可见这地方的邪门程度有多高。

只留下两支电筒照明,其它的都处于关闭状态,就保持着这么个队形,我们用了十几分钟,已经抵达一楼大厅。

没有任何异常状况发生,生人不见,也没有遇到鬼怪。

我们都去看了看酒店的大门口,那里也不见鬼影,但试炼者们都晓得,一旦走出去,就会被抹杀。

只有我和牡丹可以随时抽身离去,但我不会那样去做。

我暗中看向王探,他微微摇头,意思是还没有看出谁是隐藏的鬼。

我有些发愁了,显然,藏在隋永庭团队中的鬼物,伪装和表演的能力更强。

或者,是因为内鬼伪装的人,大家伙都不太熟,所以,他不管如何表演,也不会露出破绽来,除非……!

我刚想到这,忽然听到细微声响。

猛然伫足,举起手来。

两支开着的手电掌握在隋永庭和董羚手中,一看我示意,他俩就反应极快的摁灭了手电筒,然后,站在黑暗里保持安静。

这是我于下楼途中交代过的注意事项,果然,他们很听话,没有自作主张的破坏节奏,这就好哇。

就怕那种不听指挥的愣头青,容易误事儿。

对着牡丹打了个‘原地守护’的手势,我猫下了腰去,脚下不出声,向着传来细微动静的位置摸了过去。

收起封魂链钩,祭出阿鼻墨剑持在手中,黑暗中,我像是一个刺客,逐渐的接近目标。

声音的来源出现在视野之中,是个硕大的冰柜,它摆放于墙角位置,停了电力供应。

我的眼皮上加持过探阴透幻符,盯了冰箱一会,并没发现逸散出鬼气或法力光芒,但我也不敢掉以轻心,这地方的鬼怪伪装能力特别的出众,封住自家的鬼气并不费劲儿。

小心翼翼的接近,某刻,我伸出阿鼻墨剑,就是一挑。

‘哗啦’一声响,冰柜盖子已经被挑起来。

“啊!”

一声尖叫传来,然后,一道光对着我照过来。

我一挥手,阿鼻墨剑已经抵在此人的脖颈之上。

他的喊叫声立马憋回了肚子中,吓的手一颤,手电掉于冰柜之内。

“求你,不要杀我啊。”身穿寿衣的中年男艰难的祈求着。

我的眼瞳却缩成了一个点。

因为,冰柜之内的男人留着寸头,一副精明像,不是隋永庭又是谁人?

阿鼻墨剑的剑尖儿刺伤了他的皮肤,我能夜视,看的非常清晰,流出来的是正常的血。

这就是说,团队中的隋永庭,是假的!

我根本就顾不上他了,转身就向着来时路狂奔,腿脚如飞,轻功运行到极致,同时高声大喊:“牡丹,隋永庭是鬼,灭了他。”

晚了!

我已经听到‘砰砰砰’的动静了,冒牌的隋永庭发现不对头了,他提前出手了。

“啊啊!”

惨叫声震天而起。

等我冲到近前,只是看了一眼,就目眦欲裂。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七个人,身上都多出了些深深的血洞……。

他们捂住伤口,喊着救命,但瞳孔开始扩散了,显然都被伤及了要害,根本就活不下来了。

牡丹持着全是划痕的锡杖,面上一片青黑,像是被阴火烧灼过的模样。

她对面的黑暗中,一道高大身影矗立着。

那是只头发有两米多长,都拖拉到地面上的男鬼,鬼眼深蓝,没有瞳孔,嘴角处好几枚尖锐獠牙,脸皮青紫,形象端的极为恐怖。

他双手的十枚鬼指甲中,有六枚被打断了,但其它四枚正在往下滴血。

很明显,牡丹御使锡杖给予此鬼打击,但还是被他伤到了好几个人。

这鬼扮演隋永庭时惟妙惟肖的,王探也看不出来异常。

王探和真正的隋永庭不过数面之缘,哪能轻易认出?

他发现自己暴露了,就大开杀戒了,真是可恶!

我狂冲过去,手中的阿鼻墨剑上爆燃起阴火,照亮了那张狰狞鬼脸。

“噗呲!”

剑已经刺进鬼脸之内,但下一刻,我就停住了身形,因为,我从那道鬼影中‘穿’了过去,根本就没有击打到实体。

“小度,这鬼极为狡猾,被我伤到后,留下‘幻术鬼影’作掩护,它的本体已经逃了。”

牡丹女鬼遥遥的说了一句,语声嘶哑又疲惫。

我缓缓的转过身来,眼看着鬼物虚影缓缓消散,眼神透过鬼怪残影看向前方,霎间心痛的说不出话来了。

地上那七个人,已经停止了呼吸,他们大张着的眼中都是怨恨,闭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