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荒谬陪演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3-17 13:43:45 字数:2437 阅读进度:296/471

我和牡丹保持着呆愣状态,半坐于那里不动。

身后传来声响,紧跟着,一道道手电光亮了起来,向着四周照着。

“啊啊啊,这是什么地方?我记着自己睡着了,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这里?”

我和牡丹于黑暗中对视一眼,齐齐苦笑,然后,我转身看向对方。

好几道光柱落到我的脸上,我用手挡着,喊着:“晃眼睛,照到一边去。”

“啊,抱歉,但你是谁啊?”

先时惊叫的那个人急忙将手电筒转动了方向,其他几道光亮也从我的脸上挪开,我这才放下手来。

我和牡丹是可以夜视的,早就看清楚了对面六人的模样。

坐在那里抱着王离塔的正是王图斤。

他另一手持着手电筒,照着我身旁的位置,神情很是紧张且带着惊恐。

王离塔小盆友大睁着眼睛,害怕的发抖。

另一边,紧紧抱着王图斤手臂坐在那的女人大概四十岁左右,风韵犹存的模样,估摸着就是王图斤的老婆。

和我说话的是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少年,他站了起来,看着身形偏瘦、戴近视镜,一副文质彬彬弱不禁风的模样。

他的脸型和王图斤有几分相似,可能也是王家的人。

小少年身后有两个长相七分相同的美貌少女,年纪和他相仿,正抱在一处惊恐的看向我和牡丹。

这六个人,在我和牡丹眼中,其实,都穿着宽大的寿衣,戴着各式各样造型诡异的帽子。

但看他们的神情,很明显,他们没有察觉自己的着装有问题,得,我和牡丹只能认作他们的衣物很是正常。

手电光即便不再照在我俩的脸上,也够他们看清楚我和牡丹样貌的了。

看王图斤和王离塔见到我和牡丹时的表现,我很清楚了,他们确实被篡改了记忆,认不出我来了。

仔细看了王离塔的神态,我心头一沉。

因为,小女孩打量牡丹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的情绪显露。

这说明,她无法识别出牡丹女鬼的身份了。

不久前在崂山派分道场之中,王离塔小盆友刚看到牡丹,就明显的表现出惊惧神情,和此时简直是云泥之别。

这说明,王离塔的辨别鬼怪能力,被戮逐游戏给限制住了。

也对,要不然的话,凭着她的这份能力,轻松的就能找出藏在二十九人之中的三只杀人鬼来,那我和牡丹随时可以去偷袭它们了。

戮逐游戏不会犯下这等低级错误的。

我察觉到王离塔的能力被限制,牡丹自然也发现了。我俩再度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一下,然后,开始表演。

我和牡丹都颤栗着,看向六人,我颤着声问:“你们是谁,这是哪里,我和姐姐为何出现在这里?我俩开车出去用夜宵,不过是停车时困倦了打个小盹,怎么一睁眼就跑这里来了?说,是不是你们在搞鬼?”

“绑架他人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会被严惩的!你们别乱来啊,我和姐姐可是练过武术的,你们要是敢动手,后果自负。”

我一下子站起来,拦在牡丹身前,摆出一副‘护姐狂魔’的姿态。

六人面面相觑的,抱着王离塔的王图斤站起,伸手将那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拉到后头去,然后,抱着小女孩上前几步,凝声说:“这位小哥不要紧张,我是王图斤,这是我女儿王离塔,这是我的爱人崔雅,少年是我的侄子,名为王探,那两个是我二哥家的,都是我的侄女,个头高些的名为王奕淑,矮一些的名为王奕雁。”

“我们是商人,开了十几个连锁酒店,和小哥你一样的遭遇,不过是打个盹啥的,一醒来就到这地方了,真是活见鬼了。小哥你别紧张,我们都是好人,不会伤害你们的。”

我心头一震,果然是篡改了记忆,开连锁酒店的不是姜家吗?眼下倒好,直接篡改到王家人头上去了?这手段确实厉害!

大厅中放出来了王家的六个人,想来,另外的二十三人此刻分散的出现在酒楼的任意一个位置上,估摸着都是懵逼的状态,不过……。

我看向眼前的六个王家人。

除了王离塔小盆友,剩下的人都背着包。

王图斤这样的大人背着旅行包,王探等少男少女背着书包。

手电筒就是从这些包中掏找出来的,但他们却没有去多想,为何身上会多出个背包来?

“你们都是从商的?不是做恶事的坏人?”我装着不信的追问。

“天地良心啊,你看我抱着个孩子,有这么做坏人的吗?”王图斤哭笑不得的。

王离塔白的发光了都,她眨巴着幽深的大眼睛,好奇的盯着我和牡丹。

我转身,装着和牡丹商量了几句,这才转头看向王家六人说:“既如此暂时信你们,但得警告你们一声,若想搞鬼,先得问过我的拳头。”我举起拳头,骨节用力,嘎巴作响。

王家人吓得缩到一处去了。

“好像有点儿用力过猛了。”我有些尴尬的收回拳头。

“内个,你们不用怕,我和姐姐也不是坏人,我是姜度,这是我姐姐姜牡丹,我俩都是工薪族,你们看,我俩长的相似吧?”

我胡咧咧起来。

王图斤他们看看我,又看了看牡丹,只能点头应和着‘确实长的像’。

“一点也不像啊。”王离塔小盆友咬着小手指,眨巴着大眼睛,直接戳穿了谎言。

“呃……?塔塔,别胡说。”

挤在王图斤旁边的女人小声的斥责一声。

王离塔委屈的放下手指,喊了声‘妈妈’,看女人一脸不悦的样子,就不敢再多说了。

王图斤怨怪的瞪了女人一眼,将王离塔抱紧了一些,女人不满的直翻白眼。

我算是看明白了,王图斤是个女儿奴,所以,他家的黑脸角色只能由当妈的去做。

“小度和牡丹,你们好。你们真的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王图斤转头问了关键的话。

我和牡丹都摊了摊手,示意自家也是一头雾水。其实,我俩比谁都清楚状况,奈何不能多说一句,不然,听到解释的人会魂飞魄散。

亲眼看到了篡改过记忆的王图斤他们出现,我俩哪还有一丝怀疑?

背后搞‘戮逐游戏’的变太,确实具备了恐怖的能力,既然提醒过不可泄露天机了,我和牡丹就只能演戏陪着呗,一旦冒险,指不定害死无辜之人,那可不是我之所愿。

我感觉极度荒谬,明知内幕却不能说出口,憋屈的要发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