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挂名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3-14 13:54:48 字数:2342 阅读进度:288/471

我就是一愣,坐直了问:“那就是说,即便沈红没被反噬,但魑魅没了之后,她也不能去掠夺他人运势了?”

“就是此意啊。”宫重和蝎妙妙同声回应。

“那岂不是说,我有可能是最后一个用此法改换根骨的人?”

我的眼睛瞪大到极致,想到此术稀罕,但没有想到已经堪比濒临灭绝生物的等级了,从我之后,此术莫非要灭绝了?除非再度诞生一个那样神奇的魑魅。

“嗯,你比大熊猫宝贵多了,以后,除非极特殊状况,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种事了。姜度,你何时运道变的这般好了?简直就是亿万中无一的概率,这都行?”

宫重点着下巴,酸溜溜的德行。

“我好悬死在噩梦中好不?”我懊恼的反驳了一句。

“这样的噩梦,请给我来它一沓子!”宫重气不打一处来。

我撇撇嘴,没敢继续顶撞于他,万一惹恼了,被他揍了也是白挨,我才不傻呢。

“这种靠着掠夺他人运势来提升根骨的方式,和莫十道控制的傀儡王(无劫宝体)有没有可比性呢?”

我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过,血竹桃在场,这个话头还是不要提了,免得引发血竹桃的新仇旧恨,反为不美。

如是,我控制提问的冲动,得顾忌血竹桃的感受,一般时候,不要提及无劫宝体,毕竟,那东西是以血竹桃尸身中的玄骨为基础打造出来的,对她而言,代表着的不堪回忆的过去。

我只能保持着沉默。

“魏都井水煮的茶来了。”牡丹拎着茶壶,另一手端着茶盘子而来。

众人落座品茶,果然香甜可口。

“魏都井水名不虚传啊!”宫重摇头尾巴晃的,喝口茶就要上天的节奏。

众人暗中直翻白眼。

“小度啊,你的武学根骨提升到这等程度了,老夫看着很是满意。法术传承嘛,你好像是找到了自家的路子,那老夫就不多管了。但若说武学吗……?你可愿意做老夫的挂名弟子?若可行,于古武方面,老夫一定尽力。”

宫重放下茶盏,忽然不再佝偻,坐的笔直,目光灼热的看来。

闻言,我的心头重重一跳。

所谓的挂名弟子,大多只是学习师傅的技艺皮毛,根本性的东西是不被传授的,且无需遵守师徒之礼,更像是现代社会各种技艺的传授过程。

授徒弟的师傅并不用太过费心,徒弟也不必如同古代般的尊师重道,有些各取所需的意味儿。

于宫重而言,古武真就是他所掌握的道法和能耐之中最皮毛的一环,所以,教授我这个的话,挂名弟子的名义即可。

但这样一来,他本身所掌控的道法不可能传授于我的。

别的人要是听到这样的话,或许有点儿失望,宫重的道法远比古武厉害,但我听到这话,却大喜过望,因为,我本就不需要拜师学习道法了。

我身上有两种传承,一种是得自于莫十道的傀儡术心法,还有一种是大邱泽道法传承,两者并不冲突,甚至,很有些相辅相成的味道。

既如此,我当然不必去觊觎宫重的道法传承了,贪多嚼不烂,我专心于所会的道法,努力修行即可。

最缺的反而就是古武。

看来宫重眼光一如既往的老辣,明白我最需要什么,真就是一针见血。

但这是建立在我的武学根骨提升了的前提之下,魏都井村梦境之前,宫重断定我不适合练武,不过短短时间,我的根骨有了天大变化,这才让他动了惜才之心。

我急忙站起,双手举起一杯茶水,就要跪地敬茶拜师。

虽然只是挂名弟子,但我觉着过程还是要走一番的。

我本身很是讨厌繁文缛节,但事已至此,只能耐着性子的入乡随俗了。

“只是挂名弟子,严格来讲你我都不算师徒,所以,你不必跪地拜师,敬一杯茶就算走过场了。”宫重笑了起来。

“是这样的吗?”我不太懂这其中的弯弯绕,求助的看向宁鱼茹。

“度哥,按我师叔所言去做就行了。挂名弟子无需拜师,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行事弄出的头衔罢了,和入室弟子完全是两回事。随你自己心意,喊不喊师傅都成,但可以得到长者传授部分技艺。”

宁鱼茹小声的解释着。

“原来如此啊。”我点点头,那就无需屈膝拜师了,我还不喜欢那些仪式呢。

恭敬的敬了一杯茶,宫重笑呵呵的喝了,就算是收下挂名弟子了。

众人上前恭贺一番。

“随我来。”

宫重带着我回到他的居室,从放置于犄角旮旯的包裹中掏出两本泛黄的古书,扔到到我手中,示意我自行领悟、修炼。

“我去!”我心中暗骂不已:“果然是挂名弟子,放羊式的培养方式。”

还能怎样呢?恭敬的接着,连连拜谢,然后,回到自家居室,专心的研究起来。

这两本古书,其中一本讲述气功心法和轻功身法,另一本是剑诀,乃是剑道修行。

正是我所需要的。

如是,从这天开始,我醉心于武学和道法修行之中。

过了几日,我亲自去了一趟姜家。

姜家很给面子,听闻了我和刘察的冲突,姜家当代家主表示,一定严厉惩治在外胡作非为的刘察。

这种反应倒是让我意外,刘察的事儿也就轻松的解决了。

我都做好和姜家大打出手的准备了,不晓得姜家对我这么个昔日的冒牌货,为何还如此的给面子?

回来后想了想,估摸着和分道场有关。

宫重在江湖上有着很大的名气,姜家的关系网联着四面八方,应该是对分道场这边有所调查。

还有,姜照临走前,也许提醒过姜家些什么,驱逐了我以后,不要轻易的起冲突,姜家这才对我此等态度。

我也不知道这番猜测对是不对?但姜家不来找我麻烦,我还是感觉轻松了不少,也就乐得轻松的顺坡下驴了。

至于手腕被拗断了一直憋着怒气的刘察,会不会秋后算账?

笑话,我难道会怕他吗?要是那厮还不死心,那就来试试好了!

许是分道场打开了些名气,随后的时日中,‘生意’开始陆续的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