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诡水深浊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3-07 17:52:50 字数:2303 阅读进度:274/471

阴风阵阵,诡异的动静忽然从各个入口处传进来,听起来纷杂不说,还带着恐怖的阴属性能量波动。

“怎么了?”

我大吃一惊,下意识的躲到邪神石像之后,探头去看,看清的那一刹那,就惊的瞪圆了眼睛。

水!

入眼所见都是浑浊的水,不知道因何从各个入口倒灌了进来!

其中漂浮着本已经离开的无头半纸人们,它们本不被水汽浸染的身躯,此刻却都被沁透,在水中翻滚着,然后,白纸的位置就被冲碎了,身躯霎间变的沉重起来,直接沉没到大水之中。

水面上飘着无数的纸钱。

数百无头半纸人在纸钱和水流之中挣扎着,只要它们身上的白纸部分被浸透、冲烂,就是下沉落底儿的下场。

甚至,我看到秦筷和红姐在水中载浮载沉的场景了,他俩同样没能逃出覆灭的下场。

我已经攀爬到石像顶部了,居高临下的看着这毁灭般的一幕,心头震动连连。

这场噩梦还真是匪夷所思,每一次发生的状况都是无法预料到的,谁曾想,看着这样恐怖的半纸人团队,转眼之间就被突然爆发的大水给淹没了呢?

水位盖过了入口,在缓缓的上涨。

估摸着,只十几分钟就能将眼前的这个地下空间全部淹没,虽是在梦中,但求生欲仍旧是我的本能。

按理说,既然知晓了身在梦中,只要一死,就应该能够从噩梦中解脱了,现实中的人也就清醒了。

但我隐隐的感觉不安。

一切,太过顺利了。

九个大写字母的出现,提示我身在梦境之中,但这里面藏着的韵味儿,细思恐极。

若果说,眼前的这一幕并非是梦境呢?而是幕后黑手想要让我以为身在梦境之中呢?

那就可以解释因何这么轻松的找齐了九个大写字母。

可以看做是幕后黑手故意‘送’到我眼前来的,目的就是让我意识到这是一场荒谬的大梦,只要死在这里,就能梦醒了。

但恐怖的是,若果我死在这里后,其实是真的死亡了呢?

那不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说,判断英文词汇是恶梦之意后,我也不敢轻易去死亡,深恐中了他人的暗算。

所谓的梦境,我是从大写字母提示中想出来的,鬼知道倒底是不是真的?

如此一来,我怎么敢死在这里呢?

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是在做梦,我也不打算使用常规的死亡方式去离开梦境。

正常来讲,只要是人为设置的,就会存在漏洞和弱点,只要找准了,一击命中后,不管是否真的是梦境,都能终结这一切,且不用担心死在这里,是不是代表着真正死亡?

归根结底,我对自己推导出来的‘梦境结论’,并不能百分百的确认。

所以,不敢莽撞行事。

爬到石像顶部,距离上方的穹顶就非常的近了。

我抬头仔细打量着,希望上方藏有密道什么的,好能助我脱离险境。

下方的水位正在增长,我可不想被淹没到浑浊的难以看清的大水之中。

那里面是不是还藏着更加恐怖的怪物?谁都不敢作保。

可惜,让我失望了,上方根本没有出口和密道。

我低头瞅着越来越高的水位,心头这个着急,想起了当初在千葬局中巫女秦纶音使用过的潜水符。

身上要是有那等符箓就好了,潜入水中,从各条甬道都可以游出去。

可惜,我身上哪来的潜水符啊?此刻是大活人的状态,在水中也就是憋气数分钟罢了,倒是够游到甬道之中了,但之后呢?岂不是憋死在甬道深水之中?

“失策了,早知会遇到这等危险之事,应该想办法搞它几张潜水符备着的,一旦面临大水临头的处境,那就能处变不慌了。”

此刻懊悔也是晚了,我在石像头顶上转着圈圈儿。

数分钟后,低头看了看距离我只有两尺高度的水位,惊恐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脑中闪电过着随身法具的所有功能。

鬼牢法具已经开启的数项功能帮不上忙儿,白骷法具倒是有着巨大能量,但针对水患,好像也没有大用。

阿鼻墨剑杀敌犀利,且藏着可以使用的‘魂灵咒术’,但也没法帮我潜水啊……。

游巡令牌奖励的风遁术呢?

“咦,风遁术?”

我脑中忽然一亮。

这风遁术在水中能不能施展?若能施展开的话,速度如何?

虽然说身在水中,最适合的应该是水遁法术,但谁说不能在水里面施展风遁术了?只要能量足够,风遁术也可以在水中催动吧?

我只要把握好方向,冲进甬道之中后,利用风遁术的速度,应该能将我从入口处推出去吧?十几秒的时间就能完成这个过程!

我的心火热起来,然后,像是撒气的气球一般的瘪了。

因为,我忽然想到如此使用风遁术的后果了,绝对会死的!

关键还是因为身体强度的问题。

要知道,每一条深入地下的甬道,都是七拐八绕的,使用风遁术之后,即便能穿透深水阻拦,但地势复杂的甬道如何解决?

那等急速遁逃的过程中,势必和甬道拐弯处不停的撞击!

我的反应速度不够,不可能毫发无伤的顺着甬道驱使好风遁术,不等冲出地面,就会因着高速而撞死在甬道之中。

所以说,风遁术无法帮我逃离生天。

这样一想,不由的感到绝望。

水面距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

“实在不行的时候,就得做好死在这里的准备了。好在有很大的可能性,真的身在噩梦之中,或者是眼前一黑之后,就是梦醒时分?”

但我心头还是不甘。

脑中过着傀儡总诀,也过着大邱泽的传承,想着各种可能性……。

半响后,我忽然笑了起来,直骂自己愚蠢,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说的就是我啊!

“娘咧,真是脑筋不拐弯啊,水对于我而言,可怕吗?是问题吗?不是!因为,老子会西海广顺龙王法相诵祷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