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徐少八卦之魂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2-20 13:58:45 字数:2357 阅读进度:247/471

顺梯下楼,我小声的和宁鱼茹说话。

“我说宁师傅,你这未婚妻的角色扮演的不错,我真的是欠你人情了,你说,让我如何报答呢?”

宁鱼茹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扭头看看楼上,急忙掐了我一下,低声说:“别胡说了,二千金会取笑我的。”

我抬头就看到抱着手办的二千金了。

也知道,想让这位表面小女孩其实岁数比我大很多的无害女鬼留在卧室,是不可能的事儿,她始终不能离开我身躯百米范围。

那就随着她跟随吧,但一想到指不定何时就被她趴在背上来,我就感觉汗毛直竖。

皮包和阿鼻墨剑等武器都留在卧室中了,血竹桃她们不会乱动的。

经过一场生死洗礼,这些伙伴让我比较信任了,不可能完全信任,但也不会过度提防。

我‘嘿嘿’一笑,收回目光,尽可能小声的对宁鱼茹说:“那怎么成,有恩必报方为男儿本色,这半月来你亲自照顾我,我真的感激,要不,我以身相许报恩吧,你看的上不?”

这话一半开玩笑,但一半是认真的,我在试探宁鱼茹的心意。

“闭嘴,再胡咧咧我就用测地尺拍你!”

宁鱼茹脸上红晕一闪,紧跟着板起脸来,压低音量但声色俱厉的。

我悻悻的撇了撇嘴巴,暗中埋怨她不解风情。

“只凭神态真的难以判断宁鱼茹的心思,算了,追女孩也别忙于一时,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她脸皮薄,别惹得恼羞成怒了,反为不美。”

这样一想,我就转移了话题。

“一会就见到徐浮龙那小子了,我该将一千万还给他了,这笔账总是要清算的。”

我随意提了一嘴。

“那个……。”

宁鱼茹张口欲言。

“怎么了?”我不解的看向她。

“回来后,我就将自家账户中的一千万转到徐浮龙那边去了,说是你的还账,你已经不欠他钱了。这间小型别墅,徐家人不愿意住,徐浮龙让咱们住进来,租金不收,我也就没再矫情。”

宁鱼茹轻声的说明情况。

“你替我垫上了,这怎么成?这样,见完徐浮龙后,我将自家账户的一千万转到你那里去,我可不能欠账,特别是女人的。”

我无比意外,哪能花女孩儿的钱?

“你真的不用这样,实话和你说,那件犀牛青铜在十天前就被师叔他老人家出手了,整整换回来三千多万呢,零头他拿走了,剩下的三千万都转到我账户内了,说是以后济世度人使用。”

“严格来讲,这是建立在你那一千万基础上挣来的钱,因而你不欠我们的。对了,师叔说了,购买那东西的人是个有心的,要将犀牛青铜器捐献给博物馆呢,师叔觉着那人真心不错。”

宁鱼茹急忙阻止。

“别这么说,我当初答应过宫老的,这一千万我没法自己留着了,必须得转给你。”我始终坚持。

“那我先帮你保管好了,你需要的时候跟我说一声。”宁鱼茹沉吟一下,到底是应了下来,因为,她了解我说一不二的性情。

我暗中苦笑不已,这还真是打肿脸充胖子!但没有办法,承诺过宫重的,只能将这笔钱送到宁鱼茹那里去,谁让撒谎说宁鱼茹是我的未婚妻呢?这算是我生命中最昂贵的一条谎言了。

反正我目前也算是小有本事了,想要赚钱应该不难。账户空了,想办法填补上就是,但我决不占宁鱼茹的丝毫便宜。

这事就此说定,说我不心疼那是假的,但这世上总有比金钱要重要许多的东西,比如承诺、比如信誉。

已经到了一楼大厅,从敞开的大门那儿就看到打扮的人模狗样儿的徐浮龙,正一脸欣喜的快步行来,别说,这小子还真是够义气,我和宁鱼茹没有救回来个白眼狼去,这也算是好运气了。

以怨报德的小人不计其数,能遇到徐浮龙这么个懂得感恩的,说实话,很是不易。

“对了,我忘了和你说一件事,替补游巡的事儿我和师叔说过了,一周前,他已经帮你的游巡令牌和黑色短剑加持上了最高明的幻术,从此之后你不用担心会其他替补游巡了。”

“这种幻术很是神奇,比如说,你坐飞机过安检,现代仪器都检验不到这两件东西,可以携带去往全世界,封魂链钩啥的就自己做法吧,反正总有办法随身细携带且不引人注目。”

宁鱼茹这话一说,我不由大喜,连连的道谢。

这时候,徐浮龙快步走到了近前,我们相逢的位置就在一楼大厅的门前。

“度哥,你终于醒了,我就说嘛,吉人自有天相,好人有好报,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徐浮龙英俊的脸上都是激动,张开双臂,似乎要给我一个拥抱礼。

我一阵恶寒,忙躲到一边,他扑了个空。

“我告诉你啊,本人不喜欢被人碰,你还是克制一下吧。”

我毫不客气的给了他两句。

“啊哈,你还真是古怪。对了,我上次来时,见到宁师傅的师叔宫老伯了,听他话头,宁师傅怎么成你未婚妻了?你俩之间莫不是……?”

徐浮龙脸皮贼厚,打了个哈哈后找了个地方落座,然后,很是八卦的看看我,又转头看了看一脸冷清的宁鱼茹,好奇的要死了。

他当然知晓我俩在孟一霜事件时并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此时当然是超级感兴趣了。

我脸一黑,凝声说:“不该你关心的少打听。”

“呃?”徐浮龙尴尬的挠挠头,眼睛忽然一亮,指着我俩说:“难道你俩是在演戏?”

“嘘,嘘。”我忙上前,伸手指到嘴唇上,后怕的看了看上方的楼梯栏杆,只有二千金抱着手办坐在栏杆上晃着脚丫子,没看见血竹桃,这让我松了口气。

徐浮龙是看不见二千金的。

“你知道就好,别问为什么,也别到处嚷嚷。”我坐在徐浮龙对面,叮嘱一句。

宁鱼茹瘪了瘪嘴巴,很是不悦的在另一侧落座。

“还真是这样啊,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度哥你放心,我这人的嘴巴最严实了,还有,我说句实在的话,你俩其实是很般配的,要是真能走到一起去,那绝对是金玉良缘。”

徐浮龙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着,拍着胸脯保证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