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亮相老匹夫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2-14 01:47:59 字数:2792 阅读进度:234/471

在场之人都感知的清楚,恐怖绝伦却无法凭借眼睛看见的反噬之力,不但断绝了姜紫淮身躯之内的所有生机,同时,他的灵魂也被那股力量吞噬一空了。

姜紫淮身魂俱灭,死绝了!

好恐怖的反噬,果然,越是可怕的禁术,反噬之时越是厉害,姜紫淮这样的大佬,都无法抵抗由内而生的反噬力量。

也对,要不是有这等严重后果,指不定法师们会滥用禁术和邪术,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世界规则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要保证平衡,无疑,眼前的这一幕就是了。

更远的位置,一道道女鬼幽影显现出来,都是姜照掌控的鬼怪,她们脚上的红指甲无比骇人,一个个鬼脸青紫,用残忍的眸光盯着场内的人。

而变异八鬼自觉的拱卫到姜照身边,显然,控制传承非常顺利,姜照已经接管了姜紫淮麾下所有的妖魔鬼怪。

数百鬼怪僵尸汇合了姜照带来的红指甲女鬼,将此地围的密不透风。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姜照的计划到了最后一环,坑死姜紫淮之后,就是斩草除根了,只要杀了我,一切就都完美了。

熊霹雳跑到我身边,低着长毛熊头看着我的双眼,凝声问:“还能站起来不?”

我趴在那里,摇了摇头。

身上骨折伤势严重,至少断骨七处,要不是墓铃壁垒守护了内腑,我早就完活了,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了,伤势这般重,当然站不起来。

“咻!”

血竹桃到了身前,莫弃烧紧跟在血竹桃身侧,他没有受伤,但脸色惨白如鬼。

通用型符箓消耗殆尽,都被这孙子给祸害光了。

血竹桃身上出现了十多个透明窟窿,黑气弥漫,但窟窿正在向内收缩,显然是有着强大的愈合能力。

她二话不说的就释放出阴气来,镇在我的身上,精准的说,是透过鬼牢战甲附着到我骨折的位置,进行了一层保护。

然后,她一挥手,阴气将我震起来,一只能量巨手探出来,将我握住,因我背着宁鱼茹和二千金,等于一只能量手握住了我们三个。

就这样,我们被血竹桃使用能量手拖举在身后,保护了起来。

与此同时,蝎妙妙折返回来,她巨大身躯的后背上,驮着受伤严重的牡丹女鬼和宫重前辈。

我们汇合到一处,被妖魔鬼怪包围的这个严实,它们都在等待新主人姜照的命令,只要女魔头一挥手,就要将我们一勺烩了。

先前和姜紫淮的战斗过于惨烈,除了血竹桃、熊霹雳和蝎妙妙还有一点余力,其他人,包括我和宫重在内,都失去了战力。

形式一目了然,我方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姜照摆在明面上的力量,我们已经吃不消了,何况,姜照一定在暗中隐藏了后手,此刻真就说的上是十面埋伏,想要逃离出去,谈何容易?

阴气拟形的能量手有一丈大小,握住我们三个很轻松,但不轻松的是接下来的局面,眼看着我方要被姜照一网打尽了。

宫重大佬要是战力还在,我们当然还有底气,但他力拼姜紫淮已经是极限了,想要恢复战力需要数天的时间,可姜照哪会给我们翻盘的机会?

她作壁上观许久,在暗中看着我们和姜紫淮两虎相争,此刻冒出来,就是要坐收渔翁之利。

“咳咳。”

我咳了好几声,透过木头盔上的窟窿,看着将姜紫淮尸体交付于一只鬼仆手中之后俯身捡起巴掌大小尸魂落魄幡的姜照。

忽然沉声说:“姜照,果然好手段、好算计,算计的你祖父身死不说,还将我方困在此地不得逃脱,你还接管了这么多邪物的控制权。我知道你厉害,但你还是让我刷新了印象,你的狠毒和阴险已经达到极致了。”

将旗幡塞进怀中的姜照闻言看来,她的眼神都没有停留在血竹桃身上一瞬,直接落到我的脸上,似是两枚刀子,带着寒意和杀机。

“姜度,你只是棋盘中的一枚棋子,不过,你这枚棋子真的不赖,竟然真的将死了我的祖父,也算是最大化的发挥了功能。

但你的路也走到尽头了,不管是我有意还是无意,让你知晓了太多尸魂院的秘密,既如此,你就得死。死前还有这么多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傻叉给你垫背,你偷着笑吧。”

说到这里,姜照不屑的眼神转到了血竹桃的身上,又打量了几眼妖脉真身状态的蝎妙妙和熊霹雳。

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几乎要破体而出了。

在姜照的眼中,眼前的这些诶家伙都是随手可以灭杀的垃圾。

即便先前很有威胁力度,但火拼姜紫淮之后,全部成了待宰的羔羊。

“嘿嘿嘿,小姑娘,这是在讥笑你姑奶奶我吗?”血竹桃不怒反笑,血眸狠盯着姜照。

“姜照,本太奶一声令下,你信不信数以千计的保家仙会将你剁成肉泥?”

蝎妙妙保持着大蝎子形态,发出人声。

“呔呀呀,魔女,你这是在藐视吾吗?知道上一个这等态度的人什么下场吗?被吾一槌子砸成了大饼!”

熊霹雳浑身电光直冒,气的暴跳如雷。

“老了,竟然被后辈看不起了?这辈子混的还真是失败,姜紫淮的孙女真厉害呀,不过你这点儿阵仗,就想留下我?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

努力的在蝎妙妙背上坐起来的宫重,手中拿着那根恢复了原来大小的竹板法具,沉静的盯着姜照。

“哈哈哈,看你们一个个输人不输阵的缺货德行,还真是有趣啊!”

“宫重老爷子,您的大名我听祖父说起过,虽是散修,但也是附近这十几座城市中最不能招惹的大人物,这点小女子心知肚明,正常状态下,谁吃饱了撑的要和你为敌?

不过,你被我祖父打成了这个德行,哪还有昔日威风?我奉劝你还是少说点狠话吧,小女子是讲究江湖道义的,可以给你留那么一具全尸。

至于你们这几只丑陋的妖怪?低头看看你们的伤口,血快流干净了吧?还是省点力气去止血吧,东北大地的保家仙大名鼎鼎的,我好害怕啊!哈哈哈!

这位是血竹桃女士吧?我承认你本事高强,还有一拼之力。但你泥普萨过河自身难保的,还敢大言不惭?你当本姑娘麾下的这些高手都是摆设吗?九鬼乱剑阵是祖父的绝学,但我也会啊,你以为我能不能瞬间布置出几套来?”

姜照站在那里,也不着急发布进攻的命令,而是抬起纤指,挨个的点着在场的人,说出了这番话来,无比的狂妄,极度的嚣张!

这态度太让人生气了,一时间,我方集体暴怒,简直就是三尸神暴跳!但也清楚,对方说的都是大实话,并没有夸大之处。

此一时彼一时也,我方要是人人都完好无缺的,还可以和姜照势力去硬碰硬。

但眼下,战斗力只有先前的三成了,而对方聚集的邪怪力量反而更加的强大了,此消彼长的,如何去和人家争锋?

我们要是也有尸鬼战团做后盾就好了。

“唉!”

我深深叹息一声,眯起眼睛,盯着傲立于对面的魔女,张口说话了,但并不是对着姜照说的。

“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了,你光在那儿看戏,不付票钱吗?要是再不出手,我们可就死翘翘了,这等结果非你所愿吧?莫十道老匹夫,你演戏演的很过瘾了,也该亮相了。”

我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姜照,却说出了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