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尸魂落魄幡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2-13 00:11:57 字数:2331 阅读进度:232/471

绝杀!

那般强大的双头男鬼,被雷镜一击,也承受不住的变成了飞灰。

“啊啊,不,不……!”

攻击我的八鬼眼睁睁看着双头首领被电母雷镜轰杀了,一个个的惊恐到极点,因为,九鬼乱剑阵,破了。

缺少双头男鬼这一环,剑阵自然崩溃,九鬼力量联合起来那是何等的强大?但此刻却变成了各自为战。

即便它们每一只单独拿出来都无比厉害,但也远远赶不上结阵之时的恐怖了。

“姜度,本掌院和你不共戴天!你敢灭杀本院的心腹爱将,你必须死,必须去死!”

远远的,姜紫淮几乎气疯了,‘轰轰’的几道法术大招,愣是将宫重轰飞出去数百米远,紧跟着他浑身飙血凶神恶煞的冲了过来,速度奇快,风驰电掣的,一眨眼就到了近前。

宫重这时候才落地,厚竹板法具跟着砸落尘埃,发出震天声响,显然是受创不轻。

“姜度,快逃啊!”

灰土和烟尘之中,宫重凄厉的喊叫着。

一众伙伴想过来增援,但却被发疯的群鬼和僵尸使用人海战术给拖延住了,血竹桃急的喊起来:“小度,赶快跑!”

我心中计算的清楚,距离姜紫淮被反噬,只剩下最后的五十二秒了。

九鬼乱剑阵被破,我此刻要是转身就逃,必然可以拖延个数十秒,但看姜紫淮的极限速度,数十秒之后就会被追上,到时候,后背暴露于敌人眼前,反而更加的危险。

有时候,最好的防守反而是迎难而上的进攻。

“电母,和我一道上,弄死他个老匹夫!

我发起狠来,愤怒的吼叫着。

战甲上阴火爆燃,强大力量加持于双脚之上,不退反进,挥舞起封魂链钩,短剑向前闪电穿刺,悍不畏死的杀了出去!

同时,近五米高的电母法相手掌一翻,接住原路返飞回来的雷镜,转身就跟着我迎向老魔头。

“姜度,你还敢反击?找死!本院让你见识一下,尸魂落魄幡,现。”

彭!

急急冲来的姜紫淮须发皆张,挥手间祭出一杆紫黑色的旗幡,此物初始只有巴掌大小,但脱离他手掌之后,迎风一晃,就变成三丈高下的巨大玩意,旗幡招展,无边血光照亮了夜空。

这才是姜紫淮的本命法具,听他喊叫,名为尸魂落魄幡?

为何他先前对战宫重之时没有祭出此物?我于电光石火中想明白了缘由。

必然是因为他本身退化虚弱所导致的后果,也就是说,于此物,他只有一击之力了,所以,他留下来扭转乾坤使用。

更确切的说,尸魂落魄幡的终极一击,是给我留着的。

因为,只有在时限之前彻底的灭杀了我,他姜紫淮才有机会活下去,相比之下,宫重的缠斗不足以迫的他使用此招。

按照姜紫淮的原计划,只是九鬼乱剑阵就足以绞杀我了,他没有想到鬼牢战甲的出现,更没有想到我诵祷出了电母法相助阵,不但在九鬼乱剑阵中活了下来,更御使着朱佩娘法相强势灭杀了双头男鬼,打破了剑阵封锁。

这一连窜的意外,导致他的原计划失败。

此刻,他只能拼命了。

耗费大代价,我估摸着是祭献了损耗根基的精血,这才用大型法术打趴下了宫重。

他将剩余的所有能量和法力,完全关灌注于本命法具‘尸魂落魄幡’之中,就是要一击灭杀于我。

我没有逃跑,反而转头杀来,正中姜紫淮的下怀。

几乎是瞬间我就想明白了这中间的原委,但我不后悔,即便再来一次,我也会做此选择。

和姜紫淮老魔头,总是要分出个上下高低的。

眼下形式明朗起来,只要我抗住尸魂落魄幡的最后一击,姜紫淮必死。反之,我会身死道消。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下了。

“噗!”

就见姜紫淮猛地划破了手臂,猩红之血散落到旗幡之中,霎间血光暴涨,而姜紫淮本就干瘦的身躯似乎瞬间就缩小了三分之一,可见他一下子祭出了所有的精血,这绝对是玩儿命的架势。

其双眸中都是阴狠和杀机。

就剩下五十秒左右了,他当然不想被反噬致死,所以,别无选择,只能拼命。

换做他的巅峰时期,岂会和我这等小人物大动干戈?挥挥手就能置我于死地了。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也,眼下的姜紫淮激斗宫重之后也受伤了,法力下降的厉害,乃是他最虚弱的时刻,这是我唯一能够利用的条件。

我就不信了,上天还能容此等恶魔继续存活下去?

这杆尸魂落魄幡一展开,血气冲天不说,我还感受到旗幡之内禁锢了数万条阴魂,这些阴魂在旗幡之内痛苦的嚎叫,释放出滔天的阴气能量。

这一下子就隐藏不住了,这杆旗幡是使用数万无辜生命炼制而成的,乃是世上最邪最阴最毒的法具之一。

此等炼器之法,即便我不太懂方外世界的规则,却也晓得,绝对是天理不容。

不光是方外正道不容,邪道也不可能容忍。

所谓的正邪只是修炼方式的不同,但阴德法则摆在那里,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道,都是有所顾忌的,如姜紫淮这般滥杀无辜的炼器手段,正邪两道和中立派系都会将其视作必杀之徒!

“魔头,你该死!祸害数万无辜生灵,罪恶滔天。魔骁链法,杀!”

我感受清楚的同时,史无前例的愤怒充溢胸襟。

我知道姜紫淮阴狠,但也没想到他残暴到这等地步?

是不是他永远不使用失魂落魄幡,就没人注意到他暗中做了多少恶事?

我本以为布置风水环动千葬局的莫十道就足够狠辣了,为一己之私杀了数千人,但和姜紫淮炼制尸魂落魄幡所杀的无辜生灵比起来,那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夜山阁,你塔玛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不是说当年是正道双魁首之一吗,如何出现了莫十道和姜紫淮这样不将人命当回事的恐怖魔头?夜山阁五院,你们为何不除恶务尽?难道,就任凭这些魔头祸害苍生吗?”

这股怒气中,我将夜山阁五院一道记恨上了,他们有监管不严之责,谁也别想推卸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