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大泽丘鬼神祭祀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23 09:38:07 字数:2781 阅读进度:199/471

莫十道坐下后摆了摆手,鬼仆夫妇恭敬一礼,退下去了。

我是木头躯体,当然不会有表情变化,但我知道,如果自己是活人形态,一定被这魔头吓的魂不附体、面无人色。

这家伙,简直就是算无遗策。

主阵眼都炼化到体内去了,除非杀了他,不然,根本就破坏不了千葬局。

但千葬局好好的运转着,被考召而来的妖邪们就会听命守护。

我们没有动作,妖邪们才会全无动静的站在一边,但我敢肯定,一旦我和血竹桃发动攻击,一众妖邪高手立马会出手,那即便血竹桃的本领高强,甚至,我再度领悟了某种禁法,也不是这么多厉害妖邪的对手,会被瞬间镇服的。

就是因为这个,‘复活’不久的莫十道才敢在我们面前这样的嘚瑟、嚣张,人家有着反手镇住我们的实力和信心。

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算计都是浮云。

不对,这世上绝没有真的完美这一说!

任何盘算,都不可能一点儿漏洞都没有,即便强如莫十道,也设计不出百分百完美的局来,我必须静下心来,想办法找到那个隐藏的破绽,只要一举轰破,不见得就没有转机。

还有,想办法拖延时间,在没有找到这个杀局的破绽之前,不可鲁莽冲动,对方是一个历经生死、藐视人命的大魔头,段数比孟一霜之类的高明了不知多少倍,不可能简单的就被找到破绽,我需要时间。

想到这里,我缓缓的坐回椅子中,看向莫十道,轻声说:“掌院阁下真是好算计,了不得啊,对别人够狠,对自己更狠。

这四十多只骷髅头,就是旧杏观最初死亡的四十三名道士吧?你用了数十年时间,才将它们炼化成为一套法具,这才能缩小成那个样儿,真是用心良苦啊。要是没想错,你当成无劫宝体心脏使用的‘主骷髅头’,应该是鹿邱真人尸首上的吧?”

我看了鬼躯大震的鹿邱真人一眼。

“姜度,本座越来越欣赏你了,除了你有些顽固不化的坚持着所谓的正义,你的一举一动本座都看的顺眼,反应超快,胆大心细,睿智无双,天生的领袖型人物。

且运气好到爆,本座扔到千葬局中的几件法具,只有那枚魂石内芯打造的‘白骷’法具之中携带了一部分方外‘大泽丘传承’。

但这么多人进了风水环动千葬局,只有你福泽深厚的得到了此物,还在关键时候被其庇佑,甚至,主动的传给你大泽丘道法,这运道,啧啧。

无怪乎上天青睐于你,举一反三的厉害啊,你这么快就能想到鹿邱真人的头颅就在这儿,真是了不得。本座观他们,一个个的都犯迷糊着呢,你的脑力远超这帮子家伙。”

莫十道点了点自家心口,又点了一点昊鞅子等九人,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我的心头一跳再跳,总算明白皮包中白色骷髅头的来历了。

它果然是一件强悍的法具,本名为‘白骷’,倒是很形象。

魂石内芯是什么东西?听名头,远比魂石要来的强啊。

内中携带的杂论秘册,实际是什么‘大泽丘传承’?

大泽丘传承为何物?我是一头雾水的,但晓得绝对不凡。

“听你这意思,白骷法具,不是你亲手炼制的?”我追问一声。

“当然不是,这东西有灵,自行择主,谁都强迫不来,出产于方外大泽丘。本座早年参与了大泽丘鬼神祭祀典礼,偶然得到了此物,可惜福缘不够,始终没被其认主,更不能得到内中的大泽丘传承,真是遗憾。

这次不过是兴之所至,将其扔到千葬局之中,看看能否找到它的有缘人?

不曾想,你真的将其捡到了!更让本座震惊的是,白骷选择了你!你小子到底有什么神秘的?为何大泽丘鬼神祭祀典礼时出世的神秘法具,都愿意跟随你呢?奇怪哉。”

莫十道解释着白骷的来历,上下打量着我,似乎,想要将我里外里的全部看穿。

他口中的大泽丘鬼神祭祀典礼什么的,我是听不懂的,也知道追问的话,人家没有耐心法儿和我细说,那就干脆不问了,但深深记住了这些古怪的名词,以后有机会的,找宁鱼茹询问一番就是了。

一众伙伴,包括血竹桃,甚至,包括墙边候着的那些妖邪高手们,都好奇的看向我,和莫十道一样,他们也搞不懂为何我就独独受到白骷的青睐了?

我本身也懵圈着呢,鬼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至从被姜照设计之后,我的人生就完全失控了,行驶上了一条不知会通向那里的诡异道路。

63号墓铃,鬼牢法具,加上白骷法具,一个个的找到我的身上。

我还想找个明白人问问呢,自己到底哪里和他人不同?怎么这些别人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件的东西,都上赶子的往我怀里冲呢?到底看上我什么了?

“这话先搁置,莫掌院,事已至此,你该说了吧,想要我们怎样?”

我问了这话,转头看了看九个人、一只鬼,又转回来盯住莫十道。

大魔头摆宴席招待我们,又说了这么多的隐秘,绝不是闲的没事可做,以此刻的双方实力做对比分析,谁都晓得,他想要杀我们易如反掌,但直到现在,他揭开了这么多重隐秘之后,也没有动手杀人的意思,那就是说,他另有所图。

结合他和姜紫淮一样的想要向夜山阁五院大复仇的想法,我隐隐的猜到了他的真实用意,但不能确定,需要莫十道亲口来说。

莫十道目光诡异的看着我,半响无言。

‘噗嗤’一声笑,莫十道打破了沉默,伸手点了点我,轻声说:“姜度,本座摆出这副排场,别人想不明白要做什么,你这样睿智,难道也想不明白?

不,你不是想不到,而是需要实打实的听到才作数,你这性子真够谨慎的。

也是,本座就是欣赏你的睿智和谨慎,那就开诚布公好了。都听好了,在座的这些人,在风水环动千葬局考核里表现突出,都是本座选中的门徒。

而你,姜度,品行厚重,决策有方,睿智果敢,运道天赐,经考核确认,有资格成为本座的大弟子,继承本座的衣钵,以后的荡魔院掌院就是你了。你须肩负起重振荡魔院声威,扫平夜山阁五院的沉重使命。”

虽然早有预料,我还是被惊的失语。

他的话一出口,就引发了在场之人心灵间的大地震。

“莫十道,你设局杀了我那么多的同学,只是为了一场选徒考核?”卫红扇气的站起来怒斥魔头。

“岂有此理?即便你真是我的曾祖父,也不能滥杀无辜啊。”莫弃哆愤怒的双眼几乎喷火了。

“你太残忍了,太可恶了,呜呜。”刘艾玟又惊又怒,到底是哭泣出声。

莫弃烧被气的浑身发抖,还惦记着安慰刘艾玟,不停的拍着艾玟后背,怕将她气坏了。

昊鞅子眼睛眯起来,直直的盯着莫十道,不知道在寻思什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圆烹和尚和圆池尼姑心有不忍的闭眼念经。

牛野眨巴着三角眼,眼底划过算计之色。

秦纶音面庞僵硬的像是刚经历了整容手术,保持原样儿,甚至眼神都没变,她足够镇定。

血竹桃坐在那里,身上的阴火一重接着一重的冒着,显然很是愤慨。

我转头之间就将众人反应收进了眼帘,心头不由的揪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