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古井凶水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19 14:44:54 字数:2393 阅读进度:192/471

按照我们对风水局的了解,主阵眼的任何组成部分都不能轻易损毁或改变位置。

所以说,当发现密室中四十三口棺材内的尸体不翼而飞时,我就初步断定这不是主阵眼了。

如果真的是主阵眼,其内尸体丢失,立马会引发连锁反应,甚至毁掉整个千葬局,但很明显,缺失尸体之后,千葬局仍旧在运作,毫无停止迹象,这足以说明问题了。

因着这个,我才敢示意血竹桃烧毁棺椁。

血竹桃显然认可了我的判断,这才没有犹豫的放出阴火烧了人皮和棺椁。

也可能是她早就知道这里不是主阵眼,没法提前告知就是。

总之,一把火之后,四十三具棺材不是主阵眼的事实就展现在眼前了。

中心棺椁下方出现了一口古井,这又是出人预料的事儿。

按照鹿邱真人所给的地图提示,四十三具棺材就是主阵眼,中心棺椁下方是逃出生天的地道入口。

但眼前的景象说明,鹿邱真人没有说实话,甚至可以认为,他就是在故意误导。

问题紧跟着就来了,鹿邱真人为何误导我们?还有,此地不是主阵眼,那么,千葬局真正的主阵眼在哪里?

这两个都是不解之谜,但并不是迫在眉睫的事儿。

摆在眼前的急事不是这个,而是,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列位,看来,鹿邱真人有意混淆了一些关键讯息没有告知,不过,总算是找到地道入口了,咱们不用寻思太多,都到了这一步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只要到了外头,你们应该能找到高手来支援吧?我还不信了,咱们破不开千葬局救人,难道你们的长辈们也不成?”

我沉吟一下,如此作答。

昊鞅子他们交换了几个眼神,都沉重的点点头。

血竹桃却滑行向前,到了井边,低头去看。

我看到血竹桃的脸上神态一变,就意识到,这口古井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我们都围拢过去,探头看向古井之内,一眼看清,我心头就是一跳。

只见古井深两米的位置,就是平静的水面,这水散发寒气不说,还看不到深处,整体呈现漆黑色泽,隐隐的凝聚鬼气。

只是看一眼这古井,生人就会被吓的颤栗,这绝对不是一口简单的井,天知道下面隐藏了多少鬼怪?

水本就是阴寒之物,而井更是阴中之阴。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故老相传,深井连接地下河水,而地下河水,连接地府的忘川河。

所以说,干涸的古井也就罢了,但那种井水满满当当,且存在年头悠久的老井,乃是世上最邪场地之一。

眼前的这口古井,就是这种存在。

井壁内的青苔和斑驳的痕迹,说明它的年头悠长,阴气内敛的井水,说明它真的有可能直通幽冥地府。

如此古井,法师们看一眼都胆寒,普通人更是不可接近,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我是木傀儡状态,水火不侵,只是感知敏锐,能切身感受到井水的冰寒,其实,落到井水中根本没有什么伤害,无非是心理压力大一些罢了。

但阴气浓郁的黑水,对昊阳子他们的威胁力度可就太大了。

先不说别的,只说水中呼吸这一条,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

我们之中,只有我和血竹桃不担心窒息之祸,但五法师怎么入水呢?谁也不知道那下面是怎样的形态,到了此刻,鹿邱真人的地图完全不能信任了。

“这水看着太过幽深,阴气太重,怕不是隐藏了千百水鬼?列位,你们确定自己要走这条通道吗?”

血竹桃抬头,血眸扫视五法师。

“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秦纶音苦笑一声。

她手掌一翻,一张黄符显现出来,猛地贴在小皮鼓之上,随时可以动用的姿态。

“这是,潜水符?”

昊鞅子他们盯着小皮鼓上贴着的符纸,仔细观察上面的朱砂符文,同时惊讶的喊出一句话。

“没错,这就是七塘口独门秘术炼制的潜水符,持续时间半小时,可同时加持在九个人身上,符箓力量加持之后,呼吸方式改为内呼吸,毛孔张开,可过滤来水中蕴含的氧气,这样一来,就可以在深水中如履平地了。

但不能过深,一旦潜水深度超过五百米,水压就不能免疫了,需要靠自身去硬抗水压,即便你我是法师,平时炼体不辍,但五百米深度的水压加身,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秦纶音面容肃穆、语气认真,详细解释了一番七塘口潜水符的用法和限制。

昊鞅子他们的眼神却游移不定起来。

只是看了他们的眼神,我就知道,这四位没有携带类似的符箓,也没有谁会避水类的法术,所以说,他们能依赖的只能是秦纶音的潜水符加持了。

但这中间存在了大风险。

秦纶音是出身于邪道宗门七塘口的萨满巫女,长久以来,一直和正道门派水火不相容,可以说是积怨已深,即便中立的门派,也不太信任邪道门派之人。

因而,四法师踟蹰不决了。

要知道,潜水符是被秦纶音所控制的,一旦她在半途念咒收回加持在四法师身上的符咒法力,那瞬间就能置人于死地。

正常人落到深水中不得呼吸,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儿就得去见阎王爷。

即便昊鞅子他们是法师,比正常人多坚持一两倍的时间,那也无济于事,很快就会死亡。

所以说,这就是要将性命交付到邪道女巫师手中的选择,四法师自然心头忐忑。

“怎么,你们信不过本姑娘?担心我会在半途下手?还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既然信不过,那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本姑娘一刻也不想待在此地了,即便这古井中的水鬼无数,我也要逃出去。”

秦纶音看了四人一眼,瞬间就明白他们心中所想,不屑的撇着嘴,说话难听了许多。

昊鞅子眉头蹙紧,眼神闪动几下,试探的说:“纶音道友,不是我等信不过你,实在是性命攸关,谁也不想无辜枉死。如果,道友能用心魔去发誓……?”

昊鞅子提出了一个见鬼的建议。

我和血竹桃交换了个眼神,暗中直摇头。

昊鞅子岂止是不信秦纶音,简直是防贼的心理啊!

秦纶音这等直来直去的火爆脾气,怕不是被激的发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