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悚尸皮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19 14:44:53 字数:2950 阅读进度:191/471

我示意尼姑放开手,她忐忑的将手掌移开,那入口并未合拢。

“列位,看来这入口一旦打开,就能维持一段时间了,之后才会慢慢闭合,既然找到了,咱们就钻进去吧。”

我盯着那只容一人的入口,感受着无边无际的鬼气波动,心提了起来,莫名的感觉惊悚。

按照鹿邱真人所给予的地图去看,唯一的逃生通道就在主阵眼所在的密室之中,但接近了这里之后,我心头愈发的没底了。

感觉某种天大的凶险正等在前方,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坦,却不知道来源。

越是未知,越是恐怖。

偷偷观察一下到了这里之后就很少讲话的血竹桃,我发现她的脸绷紧了,身体语言也表示出她很紧张。

血竹桃是深知千葬局秘密的女鬼,但碍于风水杀局的规则,不能多做提醒。

眼看实力最强的血竹桃都这样的紧张了,都没心情说话了,我的心头能不沉重吗?

可惜,不论怎么询问,血竹桃也不敢多说,我们也只能按照原计划行动了。

已经到了这里,为山九仞了,怎么都不能功亏一篑吧?

不管密室中隐藏了怎样的凶险,我们也没得选,只能继续前进。

遗憾的是始终没有遇到莫弃哆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活着?

但千葬局还在,说明灭杀的人数还不到预定的一百六十五名,这样算来,莫弃哆等人还活着的可能性很大啊,只希望他们吉人天相,不要惨死于其中。

遇不上莫弃哆等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先逃离出去,有昊鞅子等法师在,立马能联系上他们的师长,请法力高强的前辈高手,来此破除千葬局,也有机会救回莫弃哆他们。

亲眼看到了那么多的妖邪汇聚,我很明白,自家小队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这时候去外头求人帮忙是很正常的,不丢人。

“大家小心一些,随我入内吧。”我将背着的皮包扯过来,先将它推进入口内,然后,自身钻了进去。

就像是置身于冰窖之中,阴寒气息猛增数倍之多,这里面没有鬼火照明,要不是我的视野特殊,立马就将陷入黑暗之中。

我的木臂上缠着两条封魂链钩,趴在那里手足并用,推着皮包向前而动,感觉入口是斜向下的结构,坡度不大,却有好几个拐弯,怪不得在外头时不能一眼看到底呢。

身后传来伙伴们爬行跟随的动静,血竹桃殿后。

其实,一般的实体物质,女鬼都是可以穿透而入的,但这本事在千葬局中是受限的,她也没法直接穿透雕像和土层进入主阵眼密室,只能如同生人一般的爬行着。

某刻,我看到了出口,急忙推着皮包向前。

空间忽然变大了,我从出口钻了出来,站起来,反手间欲要将皮包背起来,这动作让我微微抬头,顺着看向了前方。

“轰隆!”

心底似乎炸开一道惊雷,我一个趔趄坐到地上去了。

虽然木傀儡不需要呼吸,但我的七魄却是大口喘气的姿态,几乎被眼前的景象震的七魄碎裂。

身后传来爬行声响,一众伙伴都从出口处钻了出来。

他们虽然是法师,但没有我这样的特殊视野,这地方并没有鬼火,所以,不可能第一时间看的清楚。

“这里头真黑啊,用手电照明吧。”

牛野拍打着衣服,摁开了手机上的电筒。

明亮的光芒霎间就将此地照亮。

“啊呀妈呀!”

一声惊叫,手机落地,但光亮还在。

再看牛野,已经步了我的后尘,沉重的坐到地上,摔的不轻。

“啊啊啊!”

尖叫声此起彼伏,两个佛宗弟子都没有来得及喊一声阿弥陀佛,就都坐到了地上去,甚至,昊鞅子也不能例外,他喘着粗气,坐在那里指着前方,喊着:“作孽,作孽啊。”

只有血竹桃没什么反应,她安静的站在光芒之中,却没有影子,只是木然的看向前方。

这里确实是一间密室,四十三口棺材还在,但全部是棺材盖半开的状态,包括最中心的阴沉木棺椁,也是半敞开状态,其内的尸体都不见了踪影,似乎,集体爬出棺材逃走了!

若只是这样,当然不会将我们吓成这幅德行,关键是,在四十三具棺材之间的空隙处铺满了人皮。

没有看错,那就是一张张的人皮。

其内的骨头和血肉突然消失了,只剩下那么一张人皮。

不光是地上,棺材上都贴着人皮,更恐怖的是,向前去看,正对着我们的石头墙壁上贴着的全是人皮,密密麻麻的,一张半叠着一张的贴在墙上。

‘人皮壁纸’这个词,就是眼前场景的真实写照。

血腥味弥漫,闻之欲呕。

打眼看过去,满眼都是散发死气的人皮。

大家伙只是一感知就知晓,都是真的人皮,不是刻意制作的仿真假皮。

而且,它们血淋淋的,证明都是新鲜的人皮。

这里的人皮数量,至少有一百五六十张了。

我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心头亮光一闪,就晓得了,这些人皮,都是死在千葬局中的猎物。

我快速的观看着人皮壁纸,某刻,七魄沉重一跳,狂暴的怒意骤然升起,直直的看着其中的两张人皮。

虽然距离的有些远,但我的视野将那个位置拉到了近前,看的非常清楚,那两张半叠压于一起的人皮,正是曾家兄弟。

当时,忙着给莫弃烧他们驱除尸毒,没有时间火化曾家兄弟的尸首,不想,一转眼间,他们的尸首就变成了人皮被贴在墙上?问题是,尸首中的血肉和骨骼都哪里去了?

我的眼神移动,不久前在某屋子中看到的二十一具尸首映入眼帘,只不过,它们此刻也变成了干瘪的人皮。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和尚圆烹盘坐在那儿,闭上眼睛低声念着佛号。

圆池尼姑满脸悲悯,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念咏着往生经。

“竹桃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会是此等场景?”

我抬头去看血竹桃。

女鬼寒着脸,却缓缓的点头。

我气的火冒三丈,但也知道不能怪责到血竹桃的身上。

“麻烦竹桃姐,焚了这些人皮吧。既然尸体从棺材中逃走了,说明主阵眼可以变动,不见风水环动千葬局还在吗?根本不受影响。既如此,那就将这些棺材也一并烧了吧。”

我叹息一声。

“好。”

血竹桃说了一声,一抬手,数十道鬼火如飞释放出去,瞬间就将所有的人皮和棺材点燃了。

在佛家弟子们的念经声中,人皮和棺椁全部变成了飞灰。

而我的眼神落到阴沉木棺椁原来所在的位置。

那巨大的棺椁被焚了之后,飞灰洒落,但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那位置和其他的地方不同,因为,那是一口古井。

古井边沿只高出地面半尺而已,是深黑色的石块,看着就和周围的石板不一样。

要不是烧掉了棺椁,真就想不到,那东西的下方竟然镇着一口古井?

我震惊的看着那里,心头直打鼓。

因为,鹿邱真人的地图只告诉了地道入口在中心位置的女尸棺椁之下,没有告诉我,地道的入口其实是一口古井啊。

其实我一直提心吊胆的,因为,烧毁四十三口棺材,在我的意识中,应该是损毁主阵眼的行为,天知道会不会被千葬局攻击?

但直到此刻,千葬局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我就确定了一件事,千葬局主阵眼,不是这里。

这个事实让我震惊莫名。

“原来,这里只是伪装的主阵眼,甚至,连副阵眼都算不上。姜居士,鹿邱真人给的地图,并不是百分百的准确啊。”

昊鞅子看着那口古井,说出了这话。

我就感觉凉意从脚底板儿直冲向天灵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