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丈影附身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17 13:30:16 字数:2302 阅读进度:186/471

“那是什么?”

“天,是不是诵祷法相附身?”

“没错,应该就是了,那是只存在于方外世界的传承,方外是有规则的,不许这种大威能的法术流传出来,如何会在这里出现?难道姜度来自于方外?”

“他莫不是方外某个超级大派的核心弟子?只有核心弟子,才有资格得到诵祷法相类道术的传承吧?”

我身在半空,但耳力不知为何变的无比敏锐,在周围狂乱的喊打喊杀之声中,愣是听到身后数十米位置和阴兵混战于一处的昊鞅子他们所说的话,一时间心头大震。

“原来,诵祷法相道术,不是轻易得见的,而是只在方外传承,背包中的白色骷髅头一定来自于方外,且携带了一份独属于方外的传承,更是莫名其妙的传到我的脑海中,因何就选中了我?”

脑中似有一道闪电划过,隐隐的,我好像是把握了点儿什么,但真的想要捕捉,却还是差上一丝不能够到,只能直喊‘遗憾’。

“为何他们一眼就认出我使用的乃是诵祷法相呢?要知道,为了不被人看出底细,我刻意的选择了法相两种用法之中的‘上身之法’,也就是附身。

本以为马面法相附身之后,虽然增加了自身的力量和能力,但绝不会轻易被人看出来使用的道法类型,可倒好,人家只是看我一眼,就知道我使用的是法相附身了,这是怎么回事?”

挥手向下释放链影攻击的同时,我下意识的一抬头。

彭!

就好像是被一柄巨锤击中心口,眼前金星直冒,也明白了为何所有人都能看出我使用的是法相附身了。

一尊高有一丈以上的马面虚影,就在我的眼前。

确切的讲,以我为中心,这道丈高的法相虚影覆盖了我的木傀儡身躯,随着我在半空弹动呢。

马面鬼差的虚影比正常人高了这么多就不说了,形象也是极度恐怖的。

大马脸上棕色细毛根根竖立着,这脸确确实实就是超长的大马脸啊,看起来狰狞又古怪。

他头上戴着阴差冠帽,两只大耳朵从冠帽下方斜着伸出来,魁伟身躯上罩着一套深青色的阴差制服,上面有好多诡异的符文,这些符文正在急速运转中,一道道鬼火暴窜而起,和我幽火沸腾释放的鬼火能量融合一处,更是增添威力。

一条超长的勾魂锁链正在马面法相的手中摇晃着,似乎,随时能对敌方致命一击。

这家伙的手掌太大了吧,像是簸箕一般,那锁链赶上血竹桃的腰粗了,这要是被它扫到一下,还不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我的个乖乖,这就是马面法相附身吗?为何这么不安分的展现在外啊?

要是能收到体内,就不会这样的醒目了,可倒好,我被笼罩在马面法相之中,明眼人都能看见,所以,都晓得我催动了怎样的道术。

“不好!”

麻花辫少女鬼尖叫一声,手里出现一口散发鬼气的长剑。

她瞬息之间运用阴气凝结成了武器,只是一抖,就绽放了无数道剑光,迎上了从上至下释放的链影,与此同时,少女鬼空着的那只鬼爪火速的掐诀,高速念动法咒。

念咒速度太快了,我此刻的耳力都听不清,就看她那只鬼爪向外一翻,张口吼了一声:“阴火霹雳。”

半空中猛地现出数十道细如发丝的绿光闪电,体表燃着蓝火,向着我就劈落过来!

无疑,她使用了阴魂咒术。

另一边,司马成泉的淡然神态完全消失不见,一霎间的形式翻转,本已经胜券在握了,他正打算欣赏自家妹纸干掉大敌的场面呢,不成想,眼看着我就要被摧毁了,却猛然使出方外才有传承的法相附体?

这变化来的太快太突然了,司马成泉霎间被吓的屁滚尿流,先前的山岳崩于眼前面不改色状态直接破功。

这厮惨叫着催动了鬼气,拼命抗衡落下的链影,同时向外速逃。

在他周围的那些阴兵被链影击中了,就燃起鬼火,变成黑烟,长矛只要和链影接触,就是被打断打碎的下场,一时间巨响连环,到处都是爆炸声响。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相比司马成赞的临场反应,司马成泉可就太不够看了。

砰砰砰!

连环的阴火霹雳落到我身上,迸溅出大量的火光。

但我此刻处于法相和禁术双重加持的状态中,即便被击中,也瞬间就化解了。

司马成赞的反击极端犀利,链影虽然打散了剑光,但还是有好几剑刺中了我,剧痛山呼海啸,我只能凭着意志力硬抗。

但少女鬼也别想好过了,变起仓促,她的反应再快也得吃亏。

“啊啊啊!”

惨叫声无比凄厉,连着三道链影抽中了少女鬼的脸,打的她半张脸冒起黑烟,整个浪的被掀翻出去,化为滚地葫芦,咕噜噜的向着远方翻滚出去。

我在半空倒着翻了几个跟头,化解了少女鬼的力量,很是快速的落地,膝盖弯曲,只是一弹,就向着司马成狂追出去,速度之快,风驰电掣一般。

有马面法相加持,我感觉自己好像是顶级跑车上了高速公路,还是最大马力的狂飙状态。

沿途遇到的阴兵,都来不及刺出一矛,就被我散发的蓝绿鬼火烧成了虚无。

半秒钟之内,我狂穿出去数千米距离,追到魂儿几乎被吓飞的司马成泉身后。

他浑身冒着黑烟,感觉身后有异,狂奔之中转头看来。

一眼看到我,妈呀一声,吓的几乎失去控制的翻滚出去,连连喊着:“姜度,住手,不要杀我。”

“田堂,我为你报仇了!”

我怒吼一声,这时候岂会手下留情?

要是等到那几个高手摆脱血竹桃的纠缠围过来,那就再也没有灭杀司马成泉的机会了。

这是队友们用命换来的战机,不可失!

“去死!”

我嚎叫着,两根封魂锁链燃烧着冷焰,宛似毒蛇出洞的冲飞出去,其中一根哗啦啦的绕在司马成泉的脖子上,还有一根捆住了他的腰!

“给我开!”

我猛用力,双臂灌注力量,向着相反的方向拼命一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