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大骨棒鬼仆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08 13:23:34 字数:2911 阅读进度:172/471

收取了大量的‘红点发糕’,我心中琢磨着有的没的,下意识的抬头。

“啊!”

我被吓得一声惨叫,‘彭’的一下倒坐在地上,好悬碰到身后的那个玻璃器皿。

幸亏我反应快,向着一旁就滚出了半米,这才没有破坏到副阵眼。

不然,一定会引起风水千葬局反击的。

只见最中间的大玻璃箱子之中,一张极端恐怖的死人脸紧贴于玻璃上,压得都变形了,黑发分散于两旁!

死人脸距离我特别的近,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瞪得超大的,嘴唇异常的红,似乎,唇上在不停的流着鲜血,面皮有一大半是翻卷着的,被水浸泡的惨不忍睹。

这么一张狰狞的死人脸,突然出现在眼前,我也被吓到了。

“该死的!”

我用锁链前端的钩子指着紧贴玻璃的死人脸,凝声说:“你别作妖哈,要是敢出来,我就一钩子敲碎你!”

一边喊着,一边迅速的爬起来,然后,面对着死人脸,倒退着,顺着原路往回走。

惊悚到极致的事儿发生了!

我路过哪一个玻璃器皿,不管这器皿是圆形还是方形的,里面的那颗死人头都会随着发黄的水流转动过来,然后,本是闭着的眼突然睁开,瞳孔扩散的死人眼就无声的盯住了我。

似乎,它们在怨恨我拿走了‘红点发糕贡品’。

当我退出副阵眼所在的区域,四十三双死人眼都隔着玻璃,阴森的盯着我!

我就感觉天灵盖位置冷气直冒!

浑身哇凉,不敢再和它们对视了,转身就冲着门口弹动了出去。

“咻!”

我已经脱离了诡异到极点的房间,落到了廊道之中。

依着墙壁定了定心神,我才转过身去,向着来时路狂奔。

方才的那一幕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杀伤力,但委实吓人,见鬼无数的我此刻还感觉心头冰凉呢,四十三双死人眼的凝视,说实话,一般人真的承受不住。

我正奔跑着呢,猛地停住,震惊的看着前方。

幽暗长廊尽头,拐过来两道影子,一男一女,它们手中拎着奇怪的东西。

那是两只穿着青色大袍子的鬼魂,手持的是两根白色的大骨头棒子。

两只鬼手牵着手,向着我这边滑行而来,似乎,没看到我一般。

我可不是隐形状态,鬼魂岂会看不到我?还是说,它们在无视我?

我停在那里,两根封魂链钩蓄势待发,但没有抢先动手的意思,因为,这两只青袍子鬼魂,怨气浓重不假,却都没有孽煞。

都是无害鬼魂,我不能主动伤害,但在这玉皇殿中游荡的鬼魂,怕不是被千葬局驱使而来的第一批攻击者?

是不是,只要等待着即可明了。

所以,我持着封魂链钩,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凭两鬼滑行接近着。

阴风越来越大,我虽是木头身躯,但感知敏锐,体表愈发的寒冷,不过,这些感觉对我并没有多少影响,更不会干扰出手速度。

只要它们主动对我出手,比如说,用那两根白惨惨的大骨头棒子砸来,那我就可以毫不客气的出手了,不管是杀伤它们还是封印它们,都不会被阴德法则所惩罚。

近了,越来越近了!

两张毫无表情,看起来无比阴森的鬼脸,距离我只有两米远了。

它俩忽然齐齐停住了身形,黑发被阴风吹拂着向后飘着,直直的凝视着我。

和两只鬼如此近距离的眼对眼,对我而言也是很新鲜的事儿,但因为幽火法力的加持,又经过多次凶险历练,即便心头发毛,我也能做到不摇不动的和它们对视而不落下风了。

“咯咯咯!”

其中的那只女鬼忽然怪笑起来,漆黑鬼眼中黑光闪动,像是变成了两个小黑洞,吞噬灵魂的力量传荡出来。

我暗中做好了准备,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被她的鬼笑所干扰。

“嘎嘎嘎,木傀儡先生,你能不能让一让?我们夫妇还要打扫玉皇殿呢。”

女鬼怪笑了数声后,突然幽幽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的心头一跳,感情,玉皇殿里这么干净,真的是鬼怪打扫维护的。

“你们是谁,为何打扫玉皇殿?”

我冷声的问。

“木傀儡先生,你的问题还真是够多啊,你只需要知道,我们夫妇是管理玉皇殿事务的鬼仆即可,请让开道路。”

男鬼用比我寒冷了数倍的语调给出回应,态度非常高傲,好像是,能够做管理玉皇殿的鬼仆非常荣幸一般。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站在中间,但两侧都是路,凭什么要给你们让道?想过去是吧,从我两边滑过去就是,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我故意表现的极为不客气。

“木傀儡先生,你还真就是一个恶客!我们夫妇念着你们这么多人都挨着饿,好心好意的留下十几盘子红点发糕待客,好嘛,你取走了食物,却翻脸不认鬼了?世上有你这样做客的吗?”

女鬼不乐意了。

“你说什么?那些食物,是你们故意留给我们的?”

我吃了一惊。

“正是。”

两个鬼仆同声回答。

“我们和你俩素不相识,谈不上交情,且不请自来的闯入玉皇殿,你们没有出面驱逐,反而赠与食物,这不符合逻辑。说说吧,你们为何这样做?还是说,红点发糕中动过了手脚,一旦食用,就会毒发身亡?”

我的语气趋于严厉。

这世上哪有无缘无故的事儿,所谓,无事献殷勤非监即盗。

“木傀儡先生,你这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鬼心了。是,我们夫妇和你们非亲非故的,自然没有如此善待的道理,甚至,因为守护玉皇殿的职责,反而应该驱逐你们离开才对,但没办法,鹿邱观主不久前吩咐过,让我们善待木傀儡先生一行,必要时给予协助。

我俩做为此地的鬼仆,当然要听从观主的吩咐,要不然,谁会闲的给你们找寻食物?你当旧杏观中那么容易找到食物吃吗?还下毒?

我们为何要下毒?你们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我们夫妇还从未害死过人呢。算了,那些吃的,你们要是不放心就别吃了,反正,我俩已经按照观主的吩咐做过事了,你们不领情,那是你们的问题。夫君,走吧,后面的几进该打扫了。”

女鬼很是不满的嘀咕了一通,身形一晃,松开鬼夫君的手,从我左侧滑行而过。

我站在那里,浑身都绷紧了,不管她说的多么天花乱坠,我也不敢放松警惕,她鬼爪中的那根大骨头棒子,不像是人类的骸骨,因为,人类没有那么大的骨棒,更像是某种凶兽的腿骨!

更可怕的是,我发现大骨头棒子上篆刻了不少符箓,可想而知,要是被这东西当头来那么一下子,不死也残啊,我能不提高警惕吗?

“阁下自便就是。”

男鬼也不太高兴了,缓缓的从我右侧滑行而过。

我的感知锁定两鬼身上,直到它俩滑行出去五米以上的距离,确定真的不会对我出手了,我才喊了一声:“多谢两位款待,我们心记着了。”

并没有回头去看它们,而是弹身窜起,高速的向前奔行。

身后传来女鬼怨念深深的话声。

“夫君,这人真是不近鬼情啊,真窝火。”

“算了,娘子,咱们还有活儿要做呢,没工夫和他闲扯,但愿,他们不要将玉皇殿搞的一团糟才好……。”

鬼动静儿渐渐远去,而我已经从侧门穿了出来。

抬头看向玉皇大殿之内,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眼前一黑,几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手电筒和夜明珠都摔落在殿内,地上都是血,还有三具尸首。

而其他的人,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