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子母鬼绕墓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07 14:59:42 字数:3009 阅读进度:169/471

那道白影初始之时很是模糊,一闪一闪的,但只是几秒钟就清晰了起来,是一个披着长长黑发的白袍子女鬼。

黑发在阴风中飞舞着,挡住大半边脸,看不清面容,但她并不是滑动而行的,是足尖儿点着地面,一下一下走动的,这样一来,她的速度就非常的慢了。

她行走的过程中,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扭着,那是一种非常恐怖的行走姿态,活人绝对做不出来的姿态,加上长长的白袍和身周环状运行着的阴风,只是看上那么一眼,就让人的头皮发炸了!

若普通人看到这可怕的一幕,怕不是会被吓尿?

之所以看起来臃肿,是因为女鬼抱着只鬼婴。

襁褓都是用白布做成的,那只鬼婴闭着眼睛,青惨惨的脸上笼罩着鬼气。

这是子母双鬼!

某刻,阴风猛地一吹,挡着鬼脸的黑发被吹乱了些,正好露出了女鬼的脸来。

偏偏有很多星光落到她的脸上,那一霎间,我方所有的人都清楚的看到了女鬼的模样。

“我去!”

莫弃烧低吼了一声,向后退出好几步。

他都这德行,可想而知刘艾玟她们啥样?

我听到几个女孩的惊恐低叫声了,幸亏受过多次撞邪洗礼,不然,一定会被吓得四处乱跑,即便她们拥有法力了,但胆子和原来并没有不同,根本没有变大多少,看到恐怖的脏东西,还是会被吓到。

不怪大家伙害怕,前方的女鬼确实瘆人。

她有着一张惨白的面容,这在鬼物中实属正常,但她的五官就太不正常了。

特别是她的嘴巴,太红了!

红的这个吓人啊,在她惨白的脸上,那张嘴巴红的像是用血染成的,世上绝对没有任何一款口红具备这等艳红的色调,红的似能渗透到人心之中。

她没有鼻子,本属于鼻子的部位,连细孔都没有留下,平平的一块。

她也没有眉毛,只有两只大小不同的眼睛。

左侧的眼睛非常的小,看起来就是个黄豆粒,但右侧的眼睛竟然大的像是鸡卵,区别是,左侧鬼眼闪耀着蓝光,右侧鬼眼闪耀绿光。

这样一张充满了矛盾和别扭感觉的鬼脸,冷不丁的出现在眼前,别说刘艾玟她们了,即便是我也被吓得心直突突,不过是强做镇定罢了。

凄凄惨惨的歌声传来。

“娘的宝贝,你安心睡觉吧,美梦伴随你,我们不分离。

娘的宝贝,你长命百岁啊,噩境远离你,巫师不敢近。

娘的宝贝,你……。”

女鬼一边缓慢的足尖点地行走,一边慢悠悠的摇着怀中的鬼婴,张开涂抹了死孩子血一般的大红嘴唇,露着没有牙齿、宛似黑洞的口腔,用一种让人汗毛倒竖的调调儿唱着歌,要是没听错,那是一首摇篮曲吧?

刘艾玟她们吓得三魂七魄几乎飞出体外,一个个的用牛角叉遥遥的指着女鬼。

“不要妄动,她没有害过人,身边没有孽煞。”

我急忙回头低吼一声,然后,转头看向那边,心头宛似擂鼓一般的‘咚咚咚’直跳。

因为,女鬼抱着鬼婴,只是在围着石墓转圈圈儿,她没有改变方向的意思。

而她本就是居住于千葬局中的鬼物,应该晓得,石墓附近的区域,乃是板块区界限所在,一旦板块移动,所产生的空间切割之力,别说她一只没有害过人,阴气聚拢的不够多的女鬼了,即便是那强大的蝎妙妙,也会被撕碎的。

“她要带着鬼婴赴死,她放弃了转生的希望。”

我突然明白这只形态丑陋又恐怖的女鬼想要做什么了,她打算带着鬼婴一道烟消云散,使用的方式是,等待着被空间之力给切割到,那可就死定了。

魂体在,就还有转世投胎的希望,即便渺茫,但希望总是存在的。

不知女鬼绝望到什么地步?竟然走了最极端的方式,在石墓界限区域打转,就是等着被撕成碎片。

距离冷淑荷她们计算好的板块区移动时间点,只剩下八秒钟了。

“你们等着我,别动。”

我没有时间多说什么了,喊了这么一嗓子,咻!腿脚用力,弹跳了出去。

“度哥,你要做什么?”

伙伴们大惊,纷纷喊叫。

我要做什么?当然是,救鬼!

这是一只抱着孩子的女鬼,我不管她遭遇过什么,也不管她的形象多么的吓人,但她身边没有孽煞,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是一只和二千金一样的无害幽魂,遇到这种幽魂,不可伤害是基本原则。

但我遇到的是特殊事件,这只鬼要自寻死路,还要抱着孩子一道。我要是没有遇见也就罢了,既然遇到了,自身还有救她的能力,那就没法子干看着不管。

这和她是人是鬼都没有关系,总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事发生。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多么高尚、多么热心肠,但我,看不得不平之事。

以我此时的能力,这一跳速度之快,已经超过阴风的刮吹速度。

女鬼震惊的抬头看来,摇篮曲也停了下来。

嗡!

封魂链钩像是长着眼睛一般的缠在了女鬼的腰间,缠的死死的。

她能力低微,根本就没有躲闪开的本事。

“不!”

女鬼凄厉的怒吼一声,怨气冲天!

但我已经近身了,不管她的挣扎,冷冷喊着:“禁锢。”

锁链上的一枚符箓应声而动,瞬息间就到了女鬼身上,抱着鬼婴的女鬼被符箓光芒一照,就被缩成了米粒大小,一下子就被符箓封给印住了。

符箓原路返回。

而这时候,只剩下四秒钟了。

我就感觉整个空间都剧烈的摇晃起来,一股发自灵魂的恐惧,宛似飓风般的席卷了整个木头身躯。

板块界限马上要动了,谁都抗衡不了的切割之力即将降临。

“度哥,快回来呀,危险。”

远远的,莫弃哆带着哭音的喊声传来。

我根本就来不及想其他念头,浑身升腾起剧烈的阴火,像是点燃了的火炬,下一刻,玩儿命的向着后方倒翻出去。

嗤嗤!

一声声细微的轻响,我就感觉自己被重锤狠狠击中数百下。

传到七魄的剧痛弥漫开来,我受不住的惨叫着,腾云驾雾的翻出去老远,轰的一下,撞碎了某座殿宇的墙壁,翻滚了进去。

“嗡嗡!”

外头传来一连窜的声响,显然是板块区移动的动静。

半响后,灰尘缓缓落地,一众伙伴已经奔行到我身前,一边大呼小叫着,一边扶我起来。

我半坐着,低头一看,不由的直喊侥幸。

只见木头身躯上都是深有十几厘米的伤痕,最可怕的一道,紧挨着脖颈过去,留下三厘米深的擦痕,好在,关键时刻脱离了空间切割范围,不然的话,我已经尸首分离了。

七魄也别想逃出切割之力的绞杀,好险!

“度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傻事啊?值得吗?呜呜,吓死我了。”

美少女莫弃哆从卫红扇的身上下来,扑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呜呜的哭起来。

我忍着七魄间的剧痛,伸着木手,轻轻的抚着女孩的背部,凝声说:“没什么值不值得的,那毕竟是两条灵魂,我不能见死不救。”

“呜呜。”莫弃哆哭的更大声了。

伙伴们围在四周,都眼睛红红的看着我,女孩们的眼睛都是湿的,她们看的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别哭了,都不漂亮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我轻轻推开莫弃哆,故意伸展着四肢。

“彭!”

莫弃哆给了我心口一拳头,抹着泪的站起来,但还是听话的停住了哭声。

众人不说话的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些许的埋怨,更多的是担心。

气氛有些古怪,我很尴尬,只能摊摊手说:“得,别这么幽怨好不?我晓得你们的意思了,以后绝不逞能了,这还不成吗?”

“噗!”

大家伙破涕为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