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妖鼬邪雾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05 10:04:08 字数:2888 阅读进度:164/471

“姜先生,老朽的这口刀十几年没用过了,为了表示对姜先生的尊重,这才亮出它来,对了,不妨和姜先生多说几句,除了兵器,老朽还会一些妖法,一会儿请先生一并赐教。”

黄十九爷的眼睛再度眯了起来,右手持刀,左手掐了个古怪的指诀。

结合他的话,很明显,他会一边使用刀术,一边使用妖法,要双管齐下。

“妖法?”

我嘀咕一声,心头很是沉重。

只说这两只妖怪手持兵器的近身攻击,就已经让人难以招架了,好嘛,这老家伙竟然还会劳什子的妖法?这绝对是一场硬仗啊!

我虽然激发了禁术,但还没有学会道法,相比之下,就相形见绌了。

“嘿嘿嘿。”常柄么持着那口细长的剑,冷酷的笑了几声,感觉他忽然充满了自信。

由此可以推断,黄十九爷的加入,让蛇妖先前受挫的心情完全平复下来了,这也变相的说明了‘老黄皮子’的厉害。

哗啦啦!

两根封魂锁链震动连响,我举起两支木臂,森寒的说道:“黄十九爷客气了,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能耐。”

这意思是让他们抢攻。

“姜先生,果然是艺高胆大,既如此,老朽和小么就不客气了。”

随着这话,老黄皮子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我的身前,他手中的那口短刀,像是打了一道闪电,带着澎湃的青色妖力,狠狠的向着我的头颅刺来。

与此同时,身侧腥风涌动,蛇妖现身出来,黑鳞大尾巴对着我劈头盖脸砸过来,手中的细剑阴险的向着我的肋下扎来。

两只妖怪配合的无比默契,一看就是练过联手合击的,随手一击,就封死了我一大半的退路。

短刀和细剑被妖力加持着,运行之间狠稳兼备,速度奇快如风。

要是我没有被禁术加持的话,真就躲不开对方的袭击,但此刻嘛,他们运行的刀剑再快,在我的眼中,都像是被慢放了数十倍一般,可以看清楚来路。

我猛地一踩地面,身形像是弹簧般的向后弹退出去,躲过了联手合击。

轰!

黑鳞大尾巴砸在地上,打的石屑纷飞。

但刀剑半途改了角度,如影随行的紧跟着我,妖力涌动,始终指着要害位置。

我的木傀儡身躯确实强悍,强度超高,僵尸爪子都不能破防。

但眼下可不一样,对方不但都是妖怪,还使用了品质非常高的武器,一旦被其刺中,有可能被破防,木傀儡会受损。

最致命的是那种剧痛,七魄并不能免疫,那就会落到被动挨打却无法回气还手的局面之中,先前已经有过那么一次狼狈的经历了,我可不想重蹈覆辙。

所以说,躲避开对方最有杀伤力的招数,还是很有必要的。

“当啷,彭!”

一根封魂锁链横扫,打中刀剑尖端,将它们打偏的同时,另一根锁链上燃起一米多高的鬼火,携带巨力,只是一闪,就闪现出数十道鬼火锁链幻影,像是从地狱中冲出来的嗜血魔王,封魂链钩发出刺激耳膜的尖锐鸣啸,向着两妖的脖颈间缠绕过去。

这一击的速度迅如奔雷。

隐约听到观战的妖魔鬼怪发出了惊讶喊声,也听到卫红扇大喊的‘度哥加油’。

“厉害。”老黄皮子一声怪叫,就见他的身躯违背物理法则的横飘起来,像是螺旋钻头一般的旋转起来,顺势躲过了锁链缠绕,反手间,刀光爆炸般的释放出来,一霎间,不知道刺出了多少刀来,索命般的向着我扎来。

“该死!”

蛇妖发出一声怒吼,身形一矮,身后尾巴支撑地面,一个标准的铁板桥,锁链携带冷焰和巨力从他面门上一扫而过。

但燃烧着的冷焰到底是伤到了对方,‘哎呀’一声惨叫,他已经失控的跌倒在地,脸上漆黑,被阴火烧灼的鳞片碎裂。

“嗷!”

他再度暴走,趴在地上,挥动细剑,向着我的脚踝部位袭击。

一瞬间,两只妖就形成了没有死角的攻击,不管是上三路还是下三路,都被刀剑气劲儿所笼罩。

我冷哼一声,落地站稳,双臂神力运转,疯狂的挥动着两根封魂锁链。

叮叮当当!

我的身前全都是炸碎了的火星子,凭借可以锁定对方出手路线的视野能力,我每一次挥动锁链,都能精准的砸中对方的刀剑,并运用冷焰和阴气能量抵御住妖力侵袭。

“真是个棘手货。”

老黄皮子落地。手腕抖动间,数百剑狠狠戳来,狠辣的一塌糊涂。

借着力量翻滚出去数米远,一个弹身站起来的蛇妖,嘴角和眼角都是血,这是方才和我的锁链硬碰硬所导致的后果。

只说力量,老黄皮子可以和我一较高下,但蛇妖明显有些扛不住。

“妖法,邪雾。”

老黄皮子的手诀加快掐动,在挥刀扎向我的同时,猛地睁大眼睛,其内竖瞳散发邪意,然后,大嘴巴张开,一大股青黑色的雾气,狂暴的释放出来,瞬间就将我们三个笼罩在内!

“不好。”

被妖雾笼罩的一霎,我的视野就变得浑浊起来,这是灌注了强大妖力的邪雾,对他们没有影响,但对我的感知和视野,具备强大的干扰力量。

在彼此超快出手的情形下,一旦失去视野锁定,那会立马落到被动的局面之中。

老黄皮子的妖法看似没有杀伤力,但其实阴险到了极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暗算到。

都说黄鼠狼狡诈,果不其然啊。

我有些心乱,却猛然感觉危险临头,急切之间也没法多管什么,一下子趴在了地上,顺势一个懒驴打滚,向着外头翻滚出去。

可恶的是,那雾气始终随行,没有一刻脱离。

我就听到身旁‘噗噗噗’的声响,像是雨打芭蕉,心头清楚,那是对方的刀剑刺中地面所产生的动静。

因为我翻滚的足够快,对方的刀剑才没有成功的落到身上,不然,我已经被剧痛击垮了。

我的感知处于混乱状态中,眼睛看不穿邪雾,根本不知道对方身在何处,只能凭借本能的躲避。

但这可不是长久之计,不知道哪一下就被刺中了,那可就万劫不复了。

老黄皮子这等经验丰富的妖怪,哪会给我反击的机会?

所以说,我必须想办法将眼前的险局化解了,不然,就会被击杀当场了。

即便老黄皮子看我顺眼会手下留情,但不要忘了,蛇妖恨我入骨啊,一旦逮到机会,他不将我分尸了才怪呢。

“度哥……!”

远远的莫弃哆和卫红扇他们担心的大喊起来,估摸着她们是看不穿妖雾的,但一定感觉到我面临生死危险了,这不,都着急了起来。

我一旦失败,那大家伙都活不了,这危险局势谁不清楚?

“和他们拼了!”

听着身边密集落下的刺扎动静,我一边高速滚动,一边心头发狠,就想莫要故技重施的反向扑到对方身上,来一招死缠烂打。

用那等无赖招数,才能有机会扳平这一局,但几率吗,只有十分之一。

他们可不是绿毛僵,都是经验丰富的妖怪,我这招不定能得逞。

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被妖雾干扰的有力使不出。

老黄皮子的这一招其实也是无赖招数,但确实好使,一旦中招,不能快速将其破解的话,那就等着挨打吧。

就在我鼓足阴火法力准备反扑拼命的关头,背后忽然传来一丝悸动。

我的七魄巨震,心头都是不敢置信的感觉。

下一刻,嗡的一声响,就见周围的雾气疯狂的向着我背着的皮包中渗透进去,眨眼之间,就被吸收一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