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司醉将客

小说: 地府巡灵倌 作者: 彼岸浮屠 更新时间:2019-01-01 13:57:05 字数:2938 阅读进度:157/471

因而,只要司马没有第一时间发觉我们的踪迹,一脚踏入婚房时,并不会对我们摆好的场景感到不适。

这很是符合心理学,对人对鬼都一样。

试想,哪个新娘子愿意在新婚之夜于前面摆放血淋淋的尸首和恐怖的骨灰罐呢?爱美之心鬼皆有之,这才是正理不是?

问题只在于,司马何时踏进藏着诸多不速之客的婚房里来?最好能赶在隐身符效力还在的时限之内进来。

我在心中嘀咕着:“老天保佑,让司马早点进来!”

早点来和晚点来,于我们而言,是截然不同的局面。

时间缓缓流逝,二十多分钟就这么过去了。

我看到莫弃哆和同学们都紧张的出冷汗了,越是接近隐身时限,越是让人提心吊胆。

感觉每一秒都危机四伏的,惊心动魄不足以形容。

身在虎穴之内,安全这个词早就溜之大吉了,只剩下忐忑不安了。

我们的神经都绷紧到了极致。

“咔擦!”

一声响突兀的传来,正是门口方向。

“那厮来了,大家备战。”

我低声吩咐一声。

“度哥,我恢复了点儿法力,纸人仙女姐姐可以出战了。”

莫弃哆快速又低声的在我耳边说了一句。

我心下就是一喜。

两条锁链安静的落在地面上,就等着恶魔踏进婚房了,石门一关闭,禁制自行启动,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拿下司马了?

但愿他如同我先前所估计的那样,除了速度够快,其实本身能力并不算太高吧,要是估算错了,那我们就相当于送上门的菜了。

先前还灭杀和封印了他的三个鬼媳妇,这是深仇大恨。

若果,司马具备碾压我方的实力,加上这等仇恨,那我们真就没有好下场了。

这是在赌命!就看谁的运气更强一分了?

田堂他们都握着七八个小木瓶,随时可出手,能看到他们脸上的汗水,显然,都明白,生死关头到了。

开门的声音变大了,一道绿影慢步走了进来,正是外表第一校草萧不寸,内中实则是人皮鬼司马的恐怖恶魔。

司马的面色更白了一分,脚步有些踉跄,看样子没少嗅闻美酒,处于微醺状态。

鬼生大喜之日,一道娶了三个鬼新娘,想来,司马的心中无比得意吧?

法具库中的超强禁制,不知为何给了他极高的地位,这么多的妖魔鬼怪来捧场,排场绝对够大,满足了司马的虚荣心。

可怕的是,他的虚荣心却要刘艾玟等人的惨死来成就。

人皮鬼就有杀人的理由吗?岂有此理啊?

我探出小半拉木头脑袋盯着房门处的司马,只要他关闭了石门,我们就开始行动。

司马的两只脚都踏进了房内,身后一队阴兵低头行礼。

“快一点,将门关闭了。”

我心中大喊着,恨不冲过过去帮他关上石门,但却不能那样做,一时间心中都是着急的火焰,几乎将自己烤冒烟了。

司马倏然驻定,转身看向门外的鬼侍卫们。

我以为出岔子了,惊的七魄都快要跳出来了!

却听司马叽里呱啦一通,门外的侍卫们连连应声,想来是在吩咐什么事儿,使用的是鬼语,我自然听不懂。

吩咐完了,司马才转过身来,缓慢的抬脚向前。

“该死的,这厮忘记关门了。”

我急的像是热锅上蚂蚁,但只能忍耐着,恨不提醒他一声,这可是新房啊,咋能忘记关门呢?

“新娘子们,你们好乖啊,对为夫提供的三件衣裳可还满意?嘿嘿,都盖上盖头了,别急,我这就来掀盖头啊,嘿嘿。”

司马笑着走过来,走到一半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拍脑门,嘀咕着:“我也真是醉了,不过是喝了数十盏酒水,如何就这般的善忘?房门还没关呢,我家的小娘子,才不让他们看呢。”

这厮转过身去,一步一摇晃的走回去,伸手去关门。

“度哥,不对劲儿。”莫弃哆忽然低声说了一句,我的心霎间提了起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大动静,我惊的几乎喊出声来。

只见数十只僵尸跳到了门前,而更多的阴魂鬼怪出现在外头。

司马的手停在了半途,他站在门前,僵硬的像是一块石头。

“砰砰砰。”

越来越多的邪物出现在房门之外。

最显眼的就是又高又壮单手拎着铁槌子的熊妖,而他宽阔的肩膀上,一身红衣的‘小女人’叠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正感兴趣的看向婚房,确切的说,看向我们藏身的屏风位置。

脸上都是黑鳞片的男人安静的站在一旁。

身穿破旧道袍的老头子手里拎着大酒葫芦,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寒光在内闪动着。

我还看到熟悉的身影了,那个被我打掉了半口獠牙的绿毛僵,跟在四只妖怪身后。

这地方可不是方块法具制造的灵异空间,僵尸受伤缺失的部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重新生长出来的。

只十几秒,外头的甬道中,黑压压的挤满了妖魔鬼怪,都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司马公子的吩咐。

“我们的行踪露了!”

这话在所有人的心头跳动,也明白司马先前对鬼侍卫们说的鬼语是什么意思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的困住敌人,他发布了召集人手的命令。

肯定有某个鬼侍卫迅疾如风的赶到婚宴那边,只是喊了一声,这不,就来了这么多只邪物!

而司马故意做作的说着醉酒的话,拖延了一会儿时间,让我们以为接近成功了,殊不知,已经落到他的包围圈之中了。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们的心中都是疑惑,但此刻没法询问,只能装死的缩在屏风之后。再说,即便有机会问,人家也不会告知,那就别多此一举了。

“怎么,还不肯出来?你们,将我的新娘们怎么了?”

背对我们站在门前的司马没有回头,而是愤怒的吼叫了一嗓子。

看样子,他真的很喜欢三只女鬼。

“咯咯咯。”

身边都是牙关撞击声,卫红扇、冷淑荷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动静,但马上用手捂紧了嘴巴。

“度哥,我们被包围了,那些妖魔鬼怪怕不是都来了?看样子,我们快要死了。度哥,感谢你一路相护,希望你找个机会逃出去,有能力的时候,为我们报仇!”

莫弃烧不再隐藏行踪了,很是低沉的说出这番话,然后,他摆了摆手,喊了一声:“解。”

嗡嗡几声,我们身上附加的隐身青光齐齐消散了。

被人家锁定了,隐身效果已经没用了,反正死路一条了,只能拼到底,何必还掩耳盗铃的隐身着呢?

莫弃烧施法催动符箓时很费劲,但解开符箓,不过是一摆手的事儿,建设困难破坏容易,果然是这个道理。

看样子,这个环节他完成的最为轻松。

可惜,我们的心都沉重了起来。

“度哥,别忘了为我们报仇。”

田堂扛着金属棍,满脸决然。

“度哥……。”卫红扇带着哭腔的说了一声。

我摆摆木手,凝声说:“还没到最后时刻,都说什么呢?去,将刘艾玟她们背上。”

“明白。”

学生们都走了出去,三个女生头上的盖头被扯掉了,她们满面惊恐,但却没流泪,因为方才已经听明白了一切。

莫弃烧当仁不让的将刘艾玟背起来,他先将书包挪移到身前,空出背部,这才将不能动弹的刘艾玟背起来,并示意同学们帮忙,撕破了那件绿色的大袍子,用布条将人缠在背上。

刘艾玟一直忍着没有流泪,但她此刻落泪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无声的滴落在莫弃烧的头上和背上。